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吴航也点点头:“我也听说过你,没想到我们这样见了面。”

    李连武点燃两支烟,塞在吴航嘴里一支后,就拉过一把破椅子,坐在了他的对面。

    吴航抽了几口,就把烟卷吐在地上:“你说吧,什么时候儿动手?”

    李连武笑了笑:“你这么说,我就直接告诉你正在联系‘下家儿’。那边只要答应了,呵呵。”

    吴航点点头,脸上现出苦笑。

    李连武也不想多说话,就把手中的烟蒂狠狠地丢在地上,再站起来,到院里打电话。

    但他几乎将一部大哥大的电池电量耗干,电话也没有和要买黑车的人联系上。

    转头看看黑黢黢的四周,李连武暗叹后骂着:“玛的,四周的山太多,信号出不去!”

    一人走来劝说:“得移动着打!”

    李连武不禁再喝骂连声:“好,那就是你了!你拿部电话,跑远点儿打去!”

    这人只好接过大哥大,向远处的空旷处走去。

    李连武再大喝一声:“快点儿啊!你这是上班儿去啊?满心的不乐意!”

    那人听到催促,连忙加快了脚步。

    李连武继续吆喝着:“远点儿,远点儿,走个几里地出去才行!”

    喊完,他再对另一人说:“饿了!烧开水煮方便面!”

    话一出口,他又叫住了这人:“别开火了,老远就被人看到了。凑合着干啃吧!”

    “嗯,本来也不够,有几包干脆面!”这人说着,走去拿来两包方便面,一瓶矿泉水。

    一手拿着矿泉水瓶,一手拿着干脆面,李连武嘴里“嘎吱咯嘣”地嚼着,心中也是躁烦。

    酝酿了多时,说起来抢车的这件事,还是谋划得很好的。

    对于车主吴航,也是混社会的李连武,虽然与他没有深交,但的确也有所耳闻。

    仗义,勇悍,吴航这样的人,本来是李连武很看重的。而且,当初接到崔强的信息时,李连武也得到了崔强不要“害人性命”的暗示。

    而且,李连武即便再是糊涂,也明白崔强是和虎头奔车主有仇怨的。

    崔强这人,李连武也是看不太上。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崔强的外强中干。

    以这件事来说,如果和吴航有仇,崔强可以选择明着跟吴航干,或者找其他办法。而不必等了很久,他才下了决心。

    因此,即便是崔强要求,李连武也不会为他冒太大的风险:毕竟,抢车和害人命,若是被警察抓到时,受到的处罚是大不一样的。

    一个是多判几年,一个是以命抵命。

    但因为同做此事的人一时失口,喊出了自己的名字,本也是心狠手辣、不想再进监狱的李连武,立刻觉得没有了退路。所以,他当即决定:一不做,二不休!

    那个贾妤,已经另行安排车辆回了家。此处,连带李连武,一共是四个人。

    李连武暗自盘算:车子脱手后,不管多少钱,自己就占一半。剩余的,再由其他人分。

    那三人不同意怎么办?

    李连武暗自冷笑:或者自己先出言暗示一下,如果他们不满,那么,自己就干脆将全部车款拿走!

    正在想着如何能够避开这三人,将钱带走,李连武已听到跑出去很远打电话那人,一边小跑着回来,一边喊着:“不行!”

    李连武一惊,连忙也跑了过去:“别他玛那么大声儿叫唤!什么不行?”

    两人趁着月色,在半路碰了面。

    这人连声说着:“这么贵的车,对方只给四十万!”

    李连武一听,也气得几乎口鼻冒出烟火来:“玛的当初不是说八十万吗?!”

    这人喘着粗气说:“他说,他说那是正常旧车转卖的价钱!可是,可是咱们这车,”

    李连武听完,想着还要有人来辅助自己,也就没有再给这人一个耳光。

    “你告诉他这车有问题了?”李连武说着,眼睛里放出野狼一般的光。

    这人心中发寒,连忙说:“我能说这车担着人命吗?应该是那孙子明知道这样,当初是故意骗我们的!”

    李连武觉得有理,把牙齿咬得像是嚼干脆面般“嘎吱咯嘣”作响。

    一般抢过大哥大,他拉着这人说:“走,我倒要问个明白,看看他有几个胆子,敢他玛糊弄我!”

    两人一边摸黑走路,一边尝试着拨打着电话。

    直到走出山路,来到一处平坦的空地时,李连武才听到听筒里传来“嘟,嘟”的接通信号的声音。

    心中稍微平和了一些,李连武听到对方接起电话,就立即喝问:“你做事儿也太不地道了吧?!”

    对方立即叫苦:“大哥,您听我说。现在风声太紧,处理这种车,要费很大的劲。找来的工人,也要拿出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工资,人家才敢干,”

    正说着,李连武听到警笛声传来,就压低声音对话筒说:“你换个地方儿接电话,别被人察觉出来。”

    对方稍微诧异后,就惊呼着说:“不是我这里,是你那里!”说完,他立即挂断了电话。

    李连武如梦方醒,抬眼看去,已经见到远处的山路中,有闪着警灯、响着警笛的警车驶来。

    当即就吓出一身冷汗,李连武再回身找同伴,早已不见了踪影。

    心知同伴早已吓得溜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警察能来得这么快,但李连武也不敢稍有迟疑。

    他一边往回跑着,一边暗自奇怪:在大北旺得手后,我们又转向西行。按说不应该这么快,就被警察发觉啊!

    想归想,他的脚下却不敢稍有停留。

    不管是被路边的荆棘划破了手脸,还是被不平的地面绊得连续几个趔趄,李连武终于赶回了小院中。

    闪亮的虎头奔,安静地停在那里。但一是没有开过,担心不熟悉车况,反而耽误了逃跑;其次,想开也开不成,车钥匙还在屋里。

    不敢稍有耽搁,李连武从裤袋里迅速掏出桑塔纳的车钥匙,就钻进了车中。

    打着车,他也顾不上屋内的两个两个同伴,以及吴航了。

    立即驶动起来,他打开前车灯后,迅速地驶离了小院。

    眼见警车越来越近,行驶在山路上的李连武,心慌不已。转过一个拐角,他急中生智地关掉了车灯,将车停在了路边。

    几辆警车随后赶来,李连武紧张地坐在车中,浑身较着劲,仿佛已经僵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