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泉水穿越了,穿越过后就叫泉水,孤儿院院长起的名字,听上去像个女孩子,可泉水是个实实在的男孩子,在内心还住着一个抠脚大汉的灵魂。

    泉水是在第三次忍界大战爆发前夕就被捡回木叶村了孤儿院,后来大战爆发,整个忍界都多了很多战争孤儿。孤儿院每天都能在门口发现很多个孤零零的小家伙,其他人在路边捡到的也都送来了。

    泉水一直觉得自己一定是在泉水旁边捡到的,因为还有叫河水、井水的,更不用说松下、井上了。

    至于姓,没有!在忍界,姓都是属于大门大户的家族,平民有个名字就不错了!

    泉水觉得还行,只要自己好好努力,保护好这张帅脸。以后就可以像某个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四代火影那样,娶一个带着一整个家族财产的漂亮女人,这样就可以生下一个有名有姓的儿子当然女儿也行。

    生活嘛!不寒碜!

    至于娶的女人嘛当然了,漂不漂亮无所谓,只要有钱咳咳,只要有内涵就行,家境平韩更好。

    可家境不值亿提的也不错啊!

    选哪个呢?

    泉水很苦恼!上次这么苦恼的时候还是前世小时候纠结上清华好还是北大好的时候。

    还好!小孩子才做选择,等自己长大了

    我全都要.jpg

    很快泉水又开始苦恼了,自己穿越过来一没有藏在戒指里的老爷爷,二没有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垃圾系统!

    怎么办?穿越过来不能打穿忍界,那还穿越个毛啊!

    兄弟我大老远的穿越一趟,没有金手指,说不过去把!

    泉水急的抓耳挠腮,突然灵机一动,自己前世在网上找到了一个修炼功法,好歹还是假吧意思的修炼出了气感。正当自己在风雨交加夜时想要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就穿越了,就尼玛突然!连漏电的电线都没摸一下,更别说雷劈了。

    泉水连忙坐下调息,发现自己体内一道先天真气环环相扣,圆满无阙。

    我大老远的穿越一趟,果然还是有福利的嘛!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可以自行修炼的先天之境,武道极致!”泉水摩挲着下巴喃喃自语。可正儿八经的先天之境是混沌真气溢满全身经脉穴位,哪像自己只有这么可怜的一环。

    嘿嘿嘿!

    不管了!好歹是先天之境!自己以后好吃好睡,难道还怕它不会增长!

    或许就是因为泉水的先天之境,他吃得多,饿的快。毕竟修炼时炼精化气,粮食的精气尤为重要,要不怎么说穷文富武呢!

    毕竟有钱人有那么多翅膀,没个好身体忙得过来吗!

    “轰!”

    远处出来传来一阵巨响,气流随着音波将所过之处的玻璃震得粉碎!

    泉水被震得双耳嗡嗡作响,一个恶狗抢屎栽在地上,随后一脸懵逼的爬起来。走到破碎的窗户前向外面的黑夜望去。

    不远处,熊熊火光映染了半边天幕。九条黑影狂舞,正是不祥的怪物九尾!长着九条尾巴的橙色狐狸,忍界最强大的尾兽。

    遥想当年,那个时候,忍界的天还是蓝的,水还是绿的九尾还在忍界撒欢的。突然就有一个叫宇智波斑的智障用万花筒写轮眼控制住了它,让它往东它不能往西,让它捉狗不能撵鸡。最后居然要带它去打架

    夭寿啊!我吕布啊,不是我九尾平生不好斗,为何世人皆以为我酷爱斗狠?

    最后打架的结果就是宇智波斑当场扑街,千手柱间一边狂殴九尾一边哔哔奈奈:“九尾!你的力量太过于强大,必须受到约束。”

    九尾:“”

    然后九尾就被封印进了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的妻子漩涡水户体内,眼见漩涡水户年老色衰,就快镇压不住九尾的时候,九尾还没来得及高兴,哐当一下,一下就又换了一个人,九尾被封印进了青春貌美的漩涡玖辛奈体内。

    九尾:“”

    结果今天,突然钻出来一个带着面具的独眼家伙把九尾放了出来,九尾还没来得及撒欢,一下就又被控制住了,像一只脱缰的野狗般开始使劲拆木叶。

    九尾:“”

    泉水呆呆地看着,外面的世界就像是一处无声的默剧,他能够看见街道上被橘黄的街灯映照着的惊恐的脸庞,房顶上跳蚤般赶过去的忍者。孤儿院老院长和院里的护工阿姨正四处收拢着孩子,冲着他们挥舞着手臂,嘴巴快速地开阖着

    泉水使劲的摇了摇脑袋,又拍了拍耳朵。渐渐地,双耳嗡嗡的声音退了下去,他的听力回来了。

    “啊!妈妈,你在哪里”

    “怪物!快跑啊!”

    “孩子!我的孩子”

    “跑!往火影岩那里跑!”

    “吼!”不远处一声大吼,迅速掩盖了一切声音!

    是九尾!

    泉水一个激灵,赶紧向外跑去!

    大门处,院长胸前抱了一个孩子,身后还背了一个。可把他累得够呛,此时正组织孩子们一起去火影岩!

    “泉水!快过来!”

    “院长爷爷!给我吧!”泉水跑过去就把院长身上的那两个孩子提了下来,一手一个,迈着小短腿就往火影岩跑去!

    火影岩下面有避难所!

    “还好还好!”避难所里,老院长清点了一下人头,一个不少!随即缓缓坐了下来,捶了捶腿。

    外面轰鸣声响个不停!

    避难所里气氛低迷,到处都有压抑的哭声!

    泉水打了哈欠,选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接着睡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