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泉水一个人躺在路边的草地上,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天上。

    团藏说泉水是去追佐助去了。但问题是,团藏这人说的话能信吗?

    “来了!”

    泉水耳朵一动,随后缓缓站起身――

    “木遁?木分身!!!”

    咔咔咔~~~

    伴随着枝条抽动的声音,两个木分身缓缓出现。

    “变身术!!!”x2

    嘭!

    嘭!

    随着一阵白烟消散,泉水的两个木分身变身成为了飞段和角都。

    众所周知,晓组织在忍界四处收集忍术、募集资金、捕捉尾兽,所以抢个劫也是合情合理的。

    泉水看着道路尽头出现的车队――满车都是黄金啊!

    “呀,惠比寿大人。这次押送就麻烦你们了。”商队老板笑道。

    “放心吧!”惠比寿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因为你招募的是木叶同届的最强小队。”

    没错!

    就是最强小队!

    这样的小队每一届大概有好几只,具体有多少要取决于那一届到底有多少个小队。

    因为每一个小队都是这样对外吹嘘的。

    “咦?”

    泉水轻咦一声。

    按照团藏的估计,此时护卫的小队应该是卡卡西班,为什么来的是惠比寿班?

    就是因为估计之前来的应该是卡卡西班,所以团藏才会从纲手那里借出泉水,毕竟可以从掌握仙术的宇智波、控制了九尾力量的人柱力、精通千手一族的怪力还有一个花里胡哨的五五开这四个忍者手里抢走金条而不暴露身份的人,数遍忍界似乎就只有泉水了。

    抢完金条之后在随便给泉水安一个任务在头上就交差了。

    别问根部为什么要抢金条,因为穷!

    漩涡香磷和漩涡雨琉的移植顺利完成,但这个试验也让本不富裕的根部雪上加霜,所以不得不捞一捞偏门。

    抢了这一车队的黄金,根部起码不会饿肚子,但却会严重伤害木叶的信誉。

    这就是不统一的坏处了,为了自己的私利而相互内耗。

    泉水痛心疾首,决定这票干了。

    毕竟是为了忍界统一嘛!

    呵呵!

    “什么人?”

    听到轻咦声的惠比寿一声大喝,警惕的看着路边的草丛!

    “惠比寿老师?”

    猿飞木叶丸与风祭萌黄、伊势乌冬立刻集结队形,将金商队护在中间。

    嗖!

    嗖!

    “你们是”惠比寿心里慌的一批,“晓吗?”

    “纳尼?”商队老板大吃一惊,“居然是晓组织吗?”

    商队走南闯北,自然要清楚各方势力,这样才能在异地拜对山头,所以他们自然知道在忍界臭名昭著的晓。

    “真是没有想到啊!飞段。”泉水木遁分身假扮的角都重点咬住了‘飞段’两个字强调了一下,看着商队老板说道,“连忍者都不是的家伙,居然知道我们晓的名号!”

    “你很烦,角都。”泉水另一个木遁分身假扮的飞段重点强调了‘角都’俩个字,“快点动手吧,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没错,他们‘角都’和‘飞段’做事光明磊落,不怕被别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泉水本体躲在草丛中暗暗点头,木遁分身顶着谁的脸就自称是谁,行事光明磊落,毫无遮掩,磅礴大气随他!

    “小心了。”惠比寿说道,“这两个家伙号称是晓的‘不死二人组’,一定要小心。如果害怕的话”

    大家就逃命吧!

    惠比寿没有把话说完,但他希望自己的部下能够明白。

    “放心吧,惠比寿老师。”木叶丸自信满满,“我可是掌握了一个绝招。”

    “没错,惠比寿老师。”风祭萌黄和伊势乌冬同样自信满满,“只要老师能够掩护一个机会,我们一定可以打倒他们。”

    惠比寿:“”

    吾命休矣!

    惠比寿主要的能力是培养孩子,以及为他们打好基础,所以无论是影分身,近身体术还是苦无,手里剑的投掷水平都远超中忍水平,与上忍十分接近,基本功非常扎实。但缺少高级忍术却是其最大短板。这样的学术型忍者,让他与强者作战简直就是在难为他,但是

    “明白了!”惠比寿抽出苦无,直面前方。毕竟部下已经斗志昂扬,身为老师的他又怎么能退却呢。

    “惠比寿老师,让我们一起”

    “木叶丸、萌黄、乌冬。”惠比寿打断了木叶的话。

    “怎么了,老师”

    惠比寿背对着木叶丸他们,说道:“如果我战死了,你们立刻分三个方向逃跑,一定要回到木叶,将消息告诉村子。”

    “老师。我们”

    “闭嘴!听我说。”惠比寿粗暴的打断了木叶丸的话,“晓的家伙居然深入到了火之国腹地,这个消息一定要汇报给村子,这是你们的A级任务。”

    “老师”

    “呀,就是前面了。”带土在密林之中的一处遗址前停了下来。

    “这里就是宇智波的故地吗?”佐助看着掩藏在树木间的破损房屋,说道。

    “对啊。”带土点点头,“这些可都是从战国时候遗留到现在的建筑啊。”

    “佐助来了啊!”遗址旁的石柱上,鬼鲛正蹲坐在那里。

    “是你,鼬的同伴。”佐助抬头看着鬼鲛,“这么说,鼬那个家伙就在里面。”

    “不错。”带土点点头,“你一个人进去吧。佐助。”

    “我还以为你会进去看热闹呢!”佐助冷冷地说道。

    “我就呆在外面,和鬼鲛一起顺便保证一下周围的安全。”带土说道。

    佐助没有搭理他,一个人静静的走了进去。

    看着佐走进遗迹,被黑暗吞没了身形,带土轻声说道:“蜕皮成功会是一只在圈里扑腾的鸡,还是一只翱翔在天空的鹰。真是期待啊,佐助。”

    佐助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处大厅。

    “来了吗?”昏暗的大厅中,一个高坐在石椅上的人影发出了声音。

    “是谁?”佐助握紧了做自己的草雉剑。

    “是我,佐助。”黑暗中的人影睁开了眼睛,露出一双三勾玉写轮眼。

    “一打七!”佐助微微眯了眯眼。

    “稍微长高了一些呢。”鼬淡淡的说道。

    “你倒是一点都没变,那冰冷的眼神也是。”佐助的内心突然变得平静了下来。

    “怎么不像以前一样鲁莽地大喊大叫的冲过来,”

    “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佐助杀意满满的说道,“我心中的满怀着多么强烈的憎恨,因此让我变得有多么强。你对我一无所知。”

    “你的那双写轮眼,能看到多远呢!”

    “你问我能看多远,现在我的眼中所能看到的――鼬,是我杀死你的样子。”

    “我被杀死的样子吗?那,把他再现给我看。”鼬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鼬,“欢迎来到宇智波的据点,就在这里做一个了断吧!”

    “当然。”佐助眼睛也回视鼬的双眼

    “咦?”

    墙壁中探出绝的脑袋。

    白绝说道:“为什么鼬和佐助他们两个人一动也不动啊。”

    “那是因为他们现在正在比拼幻术。”黑绝说道。

    “啊!真是无聊啊。”白绝说道,“雨隐大本营里面似乎也要开始一场大战了啊!我也好想去看那一场啊!”

    “闭嘴!”黑绝有些气急败坏。

    所以说

    白绝和黑绝看着在大厅中大眼瞪小眼的佐助和鼬――

    你们到底打不打啊,我们都好烦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