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木叶,无人的街道。

    空正双手抱膝的蹲坐在阴暗的角落里。

    旁边更阴暗的角落里

    “哥哥,你看那家伙好可怜啊!”香磷双眼扑闪扑闪的看着泉水,低声说道。

    泉水:你说得对,可你能不能不要一边说话一边往我怀里挤啊!

    “哥哥,你为什么不说话呢?”

    香磷说道,“真是的,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啊。如果不是在这里偶遇,我还不知道哥哥已经回来了呢!哥哥,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嘛?”

    香磷低下头,可能是不好意思吧!

    “唉~~~”泉水叹了一口气:长大了,心野了,队伍不好带了

    “怎么了,一个人在这里哭泣?像一个懦夫。”一个脸上有着疤痕,手持锡杖的白发中年男子来到空的面前。

    “是你!你是那时的”空瞪大眼睛,眼前的家伙正是盗墓四人组中的首领,“你这个家伙,居然敢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木叶。你有什么企图?”

    “心眼真小。”白发男子嗤笑道,“那对你来说,木叶是友方吗?”

    空皱起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快看,哥哥。这就是我这次追踪的目标。”香磷指着白发男子,在泉水耳边说道,“原本我要直接拿下他的,可既然哥哥说要陪他耍耍,那就耍耍咯。嘿嘿嘿”

    泉水:妹妹,你可以坐直身子吗?有点咯人。

    泉水看了看身后埋伏着的同伴,又看了看前方不远处的敌人。

    泉水所在的位置简直绝佳,只有香磷和泉水两个人,隐蔽阴暗,视野极佳。惊险、刺激、禁忌要是在经典阅读区,单单是这里只怕就能水出个三万字的战斗出来。可惜

    真的有点咯人啊!

    这确实怪不了泉水,毕竟大白馒头吃多了,谁还会想吃馍馍呢?

    “我和你说过,你拥有天赐的强大力量。”白发男子来到空的面前,“真浪费!要是我,我会把这力量化为大义而用。”

    “谁会听你的一派胡言!”

    阿空挥动着这手里的忍具,向白发男子刺去。被白发男子轻松的躲了过去,并且夺走了空套在手腕上的忍具。

    “真是的!”白发男子端详着手里的忍具,“这种玩具一样的东西根本就配不上你的力量。”

    说完后,白发男子将忍具扔在地上,用锡杖重重一捣,忍具立刻破碎。

    “混蛋!”空咬着牙,恨恨的看着他。

    “怎么了?”白发男子嘲讽的看着空,“你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愤怒,这个忍具是对你有特殊的意义吗?”

    “去死吧!”空大叫道,飞起一脚踢向白发男子。

    砰!

    白发男子矮身躲过,随后一拳打在空的肚子上,立刻将其打得浑身痉挛:“别吵,我是因为有事告诉你,所以才特意来了一趟木叶。这个忍具应该是一个关爱晚辈的长辈送给你的吧猿飞阿斯玛,啧啧啧,这个村子里面的家伙,果然都是虚伪的啊!”

    “不许你这么说阿斯玛大叔!”空挣扎着说道,“阿斯玛大叔他是坚信父亲为心中理想而死的父亲是一个英雄。”

    “是吗哈哈哈哈哈哈~~~~”白发男子突然大笑,随后低声问道,“那他告诉了你,是谁杀死了你的父亲吗?”

    空紧紧拽紧了拳头。

    “他永远也不会告诉你的。”白发男子将嘴巴凑到空的耳边,“你应该也想到了吧!没错告诉你一个事,杀死你父亲的,就是原守护忍十二士的叛徒,猿飞阿斯玛。那个虚伪的、两面派的家伙,杀死了你的父亲,然后在你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充当什么,又戴上了什么面具,宽容敦厚的长辈吗?哈哈哈哈哈哈”

    白发男子嘲讽的大笑道,“你居然信了,相信自己的杀父仇人,真是讽刺啊!”

    “纳尼!”

    空立刻惊惧的瞪大眼睛,脑海里浮现出阿斯玛浓眉大眼的脸。

    “为什么?”空喃喃道:明明他长得浓眉大眼啊!

    没错!空相信了。

    你问为什么?

    因为白发男子一看就是反派啊!不信反派的话难道还要信正面派的?

    难道还能是因为白发男子是空的爸爸,让空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所以才信任他?

    开玩笑吧你?

    “为了这个。”白发男子拿出两只玉牌。

    “这是两个玉。”空接过之后,疑惑的说道。

    “不错!”

    白发男子沉声说道,“就是因为玉有两个,所以才会出乱子。火之国的大名,和木叶的火影。有两个玉,所以就会招来混乱和疑虑,判断也会迟疑,让别国趁虚而入,和马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让火之国齐聚一起,成为一个整体。所以和马想要纠正双玉的局面,也正是这件事害了他。”

    白发男子突然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毕竟这个村子出去的人最终还是背叛了理想,跟随了这个村子的玉。阿斯玛和这整个村子都选了火影,选择了这边的玉。但他们永远不会明白,这村子闪耀光辉的原因,是有真正的玉火之国。”

    白发男子紧紧握住拳头,亢奋的说道,“所以他们才能有机会闪耀啊!为了火之国,这就是和马的大义。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和马才把这股力量交给了你。”

    “交给了我!”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喃喃道:原来,我就是天命之子!

    “哥哥,这家伙说的有没有道理啊?”终于挤进泉水怀里的香磷,靠在泉水胸膛上,扬起脑袋问道。

    “有道理个屁。”

    泉水不屑的说道,“不过是一个野路子出生的忍者,见识了繁华之后便开始觊觎权力的滋味。掌握忍者的力量,那他就掌握了权力。但木叶的存在挡住了他的发展,所以他要除掉木叶,在建立以他为中心的火之国新的军事力量。就算他成功了,到时候的虚弱的火之国也肯定会被其他国家蚕食,渐渐沦为像草之国一样的弱小忍村。以削弱国力为代价,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大名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答应。偏偏他自己喊着‘大义’,这样的家伙,能有什么高尚的情操。”

    “好有道理啊!”香磷痴痴的笑道。

    泉水:你听了吗?

    泉水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对痴弹琴

    “或许现在的你不能理解!”白发男子跳上一处窗沿,居高临下的说道,“但我相信你迟早会想通的。”

    “不要辜负和马对你的信任。”白发男子一边向上跳跃一边说道,“他始终相信你”

    砰!

    呼~~~

    啪叽!

    以脸着地的白发男子一脸懵逼的快速站起身,一把抹掉鼻血,随后摸了摸头顶的包!

    嘶

    很疼!

    忍不住!

    所以倒吸了一口凉气。

    “什么人?”白发男子警惕的四下扫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