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还不快去写作?成天跟一个机器人嬉戏算了?!要不要本姑娘把这个一百块钱买来了的机器人给拆机?”

    皮莉丝的这些话,非常具有震慑力。

    (老实说:每句话,每个字,都很好的拿捏住杜波利的命门。不乖一点,恐怕是不行的。)

    “好了,我知道了。皮你。一周交稿的计划,我早就已经完成了。下面,估计要开新书。”???

    “哦!?是这样的呀。那,你尽情去玩去玩吧”

    皮莉丝一听,杜波利早就把计划给完成了。这样,坐着等数钱的名堂,她还能不知道?

    于是,皮莉丝又换了一副态度。

    “额,女人呀,就是这样善变~”

    杜波利无奈的说着。

    “主人,小吉为你搜到了追求喜欢女子的技巧”

    额?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不是,小吉,你可别瞎说。我我那是,不喜欢,的,一种表现。知道嘛。我很讨厌这个女人!”

    杜波利一开始,舌头是打结的。不过,后来说到“讨厌”上面,杜波利反而是非常顺口了。

    “主人,已经为你搜到讨厌的真实含义”

    杜波利一看,小吉的肚子上面,又在放电影了。

    屏幕上面是张动漫图。

    一名男子给一名女子送花,结果,女子侧着头,表示不需要。可是,她明明手都已经接到花了。

    这

    而且,女人嘴里还说着“讨厌”呢。

    “额小吉呀。我们人类之间的感情呢,其实蛮复杂的。”

    “有多复杂?主人,请说给小吉听”

    “这个,所谓的感情,她包括”

    杜波利开始一本正经的在那里胡说八道呢。

    “吃饭!!!”皮莉丝吼得整个楼层都在颤抖。

    “好了,我马上啊”

    皮莉丝一听就来气。

    “每天吃饭的时候,还要喊?”

    杜波利听见这如同母老虎一样的吼声,不敢怠慢,带着小吉,一起过来吃饭了。

    反正,现在桌子上是三双碗筷的。

    他们并没有把小吉当成外人。

    “额,皮你”

    杜波利刚想说什么。

    “呜啧。镀玻璃,你不要说话。知不知道,一天准时吃饭,是一种生活规律!?”

    “额,知道,知道。”杜波利赶紧扒饭,赶紧点头。

    “知道个ABC?你知道。晚一分钟吃饭,这饭菜就会凉一分钟。然后,吃了冷饭冷菜,就会闹肚子,引起身体不适。再然后,就生病住院。看病,不要钱的嘛?好像你是什么大款一样。”

    “额,吃完了。”杜波利嘴边粘饭粒,口中鼓得跟个皮球一样。

    “来!”皮莉丝伸手。

    杜波利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把碗筷拿来,我要一起洗碗了!”

    原来,皮莉丝扎着围裙,这是要去洗碗呀。

    难怪

    “哎”

    杜波利跟到厨房。

    “洗碗一个,五块钱。筷子一双,一块钱。还有,洗衣服”

    皮莉丝刚好用手机给杜波利算账呢。

    “不是,皮你,我真的有话要说。”本来,杜波利想着拿那个红色盒子出来的。里面是戒指嘛,一点悬念都没有呀。

    结果,现在让皮莉丝的小性格给逼的,实在没有什么办法拿出来呀。

    再加上,杜波利有些不好意思直接说。

    “对了,从明天开始,你代替我去买菜!记得,一分钱都不能多给。也不能占人家便宜。卖菜的大叔大妈,多不容易呀,你为了一分钱,好意思占人家便宜?不过,多一点,像那种,优惠一角钱之类的,你就欣然接受哈~”???

    杜波利真的不喜欢去买菜。那种斤斤计较的活儿,杜波利宁愿再抵挡一次白聚娜的攻势,也不愿意这样

    “哦,知道了。”不过,可惜,杜波利没有机会拒绝。

    本来也是,皮莉丝现在,一个人操持着整个家庭的大小事务。

    很辛苦的。

    是时候该休息休息了。

    “那,今天,我就先回去睡觉了?”

    “哦睡觉,你还不就去睡觉?这都要跟我汇报一下???”

    额

    杜波利此时,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小吉帮忙整理着杜波利的一天琐事。

    并且,小吉还帮忙做了很多力所能及的事情。

    杜波利的梦境。

    “原来,我们在小说里面,竟能生活这么久呀?”皮莉丝在杜波利的梦境里面,显得有些傻气。

    “师傅”杜波利与皮莉丝,都看见了花杰。

    “杜、皮。其实,为师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教你们呢。”

    “啊!?师傅,还有多少东西呀?”

    “起码还有十分之九没有教”

    杜波利与皮莉丝一听:什么?还有这么多?

    “师傅你也太狡猾了吧?”

    “啊!肚皮?你们两个,看!飞碟!”???

    杜波利与皮莉丝一分神,花杰溜了。

    “师傅”他们两个,有气无力的喊着。

    “哎!玻璃、皮你。还没在一起呀?”这个时候,花小小出现了。

    “我们两个,一个属水,一个属火。这样,能够在一起嘛?”杜波利与皮莉丝异口同声的说着。

    “唉!两个人,矛盾少一点。要不然,杜波利就再回玄境门,以后与我长相厮守算了。”

    皮莉丝一听,顿时勃然大怒,“你敢!?!”

    杜波利哪里敢这样呢?

    “也许这里真的就很不适合我呢?”这个时候,大师兄丁尔走了一个过场。

    “大师兄?大师兄?”杜波利与皮莉丝,这个时候,还是挺尊重大师兄的嘛。

    “为什么总是赢不了你们呢?”白聚娜这样哭丧着脸,说着。

    “因为嘶因为什么来着?有点忘了。这样吧!白聚娜,下辈子再想想,等我们想到了再告诉你。”

    杜波利与皮莉丝相视一笑。

    “大师兄又在那里显摆了!”瓶瓶似乎对大师兄的这次出场,表示很不满意。

    看来,瓶瓶也开始不喜欢大师兄了。

    “师傅,我想吃烧饼了”杜波利与皮莉丝,用手撑着下巴,这样说着。

    “年轻人,我们只存在于你的字里行间当中呦。,所以,需要我们的时候,就拿起你的笔,开始一段新的文学旅程吧”

    “我们这里,就是一个玄幻小说的聚集地哦”

    那些曾经逝去的人,都出现在杜波利与皮莉丝面前。他们这样自顾自的说着。

    寒冰不能断流水,枯木也能再逢春。

    幻即是真,真也即是幻。

    这些,谁又有时间去分清楚?

    “你小气!”

    “你马大哈!”

    有的是时间,杜波利与皮莉丝,还不如趁着这美好的梦境,多干一仗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