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朕

    张应京很快就知道赵瀚要干什么了。

    数日之后,赵瀚直接召开佛道大会,除了天师府的道士之外,还有青原寺、东林寺、西林寺、仙人洞、仙都观、崆山寺等等。

    赵瀚本人还未现身,一群和尚道士在那儿干瞪眼。

    互相寒暄问候,气氛更加尴尬,因为宗派实在太复杂了。

    青原寺是青原宗祖庭,东林寺是净土宗祖庭,前者是禅宗,后者是净土宗。

    禅宗与净土宗的和尚,或许还可以友善沟通。但天师府和仙人洞,那是真没啥好聊的,相传仙人洞为吕洞宾修炼之地,而吕洞宾又是全真派的祖师爷。

    众僧道等待良久,赵瀚终于进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道士。

    “道长请入首座。”赵瀚的态度非常尊敬。

    那道士婉拒道:“多谢总镇好意,张天师当居首座。贫道不才,陪座即可。”

    赵瀚的态度,突然又变得强硬起来:“我说谁居首座,谁便该居首座!”

    那道士有些尴尬,朝张应京作揖致歉,张应京只能把道教这边的首座让出来。

    与此同时,无论僧道,都在猜测这道士是谁。

    赵瀚扫向张应京:“怎么,心里不高兴?”

    “不敢。”张应京连忙应答。

    “自己看!”赵瀚砸出一封信,落到张应京的面前。

    张应京捡起阅读,顿时吓得浑身颤抖,这下连面子都不要了,直接跪在地上说:“总镇恕罪!”

    却是费映珙把张应京父子带走,让人继续清查天师府、上清宫和正一观。很快就有人举报,之前张家的自查,有许多道士躲进山中小观,于是又从山里搜出1300多个道士。

    至于田产,并不只有上清镇周边几万亩,加上各种隐田,共有将近二十多亩地!

    张应京父子没有亲自作恶,但天师府的道士、家奴,其中有许多堪称恶霸。仅一个月内调查出的命案,就多达三十几件,百姓被逼得卖儿卖女的而是难以计数。

    赵瀚冷笑道:“你们父子,暂时就留在吉安府。什么时候把事情查清楚了,你们再回去也不迟。从今往后,张家只能掌管天师府,上清宫、正一观等天师府下属庙观,张家之人不准插手任何事务!”

    “小道遵命。”张应京趴伏在地。

    赵瀚指着自己带来的道士说:“给诸位介绍一下,这位是皂阁山崇真观刘显微刘道长。”

    众僧道立即见礼,都没怎么放在心上。

    道家有很多流派,但大致可分为正一道和全真道。

    而在明代,正一道被朝廷奉为正宗,张家的正一观,又恰好是正一道的祖庭。

    皂阁山属于灵宝派祖庭,与龙虎山、茅山,并列为正一派三大道庭。在朝廷的册封下,龙虎山真人是正二品,皂阁山、三茅山灵官都是正八品。

    赵瀚懒得跟这些和尚道士讨论,直接宣布道:“吉安总兵府,增设宗教司。任命崇真观刘道长,为正一掌司;任命为东林寺慧音法师,为善世掌司。其余寺庙道观,皆须归宗教司辖制!”

    张应京虽然心中害怕,但实在是忍不住:“总镇,正一观才是正一道祖庭。”

    赵瀚面色阴沉道:“刚才说了,张家今后只管天师府,正一观的住持监院,会另择道家高贤去担任。还有,天师府必须捐献八万两银子,用于重建崇真观、重建紫阳书院!”

    此言一出,张应京几欲晕倒。

    让他张家负责出钱,给皂阁山修房子是什么道理?

    皂阁山就在樟树镇旁边,樟树镇能成为南方药都,皂阁山的道士便是奠基人。葛玄、葛洪就在皂阁山种药行医,皂阁山不仅道经多,而且医书也很多,道士们行的是“医道”。

    可惜,大明宣德年间,皂阁山道观被一把火烧光。

    道士刘开化试图恢复,但财力不济,只修复了很小一部分。眼前这个刘显微,就是刘开化的侄子,他常年带着道士下山行医,赚来的钱全部拿去重修道观。

    至于紫阳书院,即皂阁山道德宫,乃是朱熹当年的讲学之地。

    赵瀚不但要重建皂阁山崇真观,还要重建紫阳书院。准确的说,是“紫阳医学院”,聘请名医主讲,让道士们跟着学,让有志行医的俗家子也去学。

    赵瀚又拿出一本最新版《大同集》,比旧版增加了两篇文章。他对僧道们说:“各庙观僧道,今后在参佛修道之余,也应当学习大同思想。你们若是有心,也可将大同思想,与佛家、道家经典融合,告诫弟子应当济世救民。”

    立即有侍卫进来,给这些来自江西各地的僧道,每人都发一本《大同集》。

    众僧道,立即口宣佛号和天尊。

    “汝等都跟我来。”赵瀚起身说。

    众僧道跟随赵瀚离开,前往城外的军营校场,然后就被那场面看傻了。

    只见校场之上,竟有数百僧道,不但有和尚和道士,而且还有尼姑和道姑。他们都是被清理的非法出家人,挑选其中的年轻聪明者,培训转职为战场医生,主要学习急救和外伤处理。

    刘显微捋着胡子微笑,这些人是他教出来的,已经前后培训了一年,而且还带去民间跟着行医三个月。

    虽然当医生还不够格,但处理外伤,急救伤患是肯定足够的。

    这些非法出家人,依旧穿着僧服和道服,但每人胸前都绣有葫芦标志。他们还各自背着药箱,药箱也有葫芦标志。

    赵瀚笑着对僧道们说:“出家人慈悲为怀,治病救人也是慈悲。皂阁山紫阳书院,对所有出家人敞开大门,便是尼姑也可以去学医。我希望,你们在念经修行之余,也能实实在在做些事情。便是禅宗,入世救人也属修行法门。静岩禅师,是不是这个道理?”

    “阿弥陀佛,世间万事皆为修行,总镇所言深具佛理。青原寺将挑选十名僧人,前往皂阁山紫阳书院学医。”静岩禅师是青原寺的新住持,青原寺就在赵瀚眼皮子底下,已经被收拾得服服贴贴。

    东林寺住持也说:“本寺将选送十五名僧人,前往皂阁山紫阳书院学医。”

    其余僧道纷纷表态,就连天师府都要选送,紫阳书院的第一批医学生便有了。至于僧道下山义诊什么的,今后再慢慢说,反正不能让这些出家人无事可做。

    眼前这些“医疗兵”,还有许多是自己报名的妇女,大概有一百来个的样子,她们目前主要做战地护士。

    而且,所有医疗兵,关键时刻都能拿起武器参战,他们也是要进行军事训练的。

    张应京回到临时住所,唉声叹气,把事情都给儿子说了。

    张洪任说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为今之计,只有他说什么,天师府就做什么。孩儿明日便去学那《数学》、《几何》,得闲之后再去皂阁山学医。”

    “只能如此了。”张应京心如死灰,再也不想折腾,只愿早日回到天师府养老。

    南昌府。

    “老爷,巡抚召见议事。”家仆敲门说道。

    “备轿吧。”张秉文说道。

    三个月时间,张秉文已经学到《解析几何》。除了这玩意儿新鲜,其他数学知识,大都是他以前学过的。

    无非是把文字和算筹,改为数字和计算符号表达。

    这有什么难的?

    张秉文完全搞不懂,为啥赵瀚增加教学内容,那么多士子明里暗里反对。非常简单,也就解析几何稍微难些,随便抽点空闲时间就学完了。

    坐轿来到巡抚衙门,半路上张秉文还在解题。

    进了大厅,其他官员已至,不只江西三司,就连府衙的官员也来了。

    巡抚朱之臣无奈道:“赵总镇已经占领江西,只南昌府城未下,估计过几日也要来了。我已打算投诚,不知诸君何意?”

    吴时亮叹息道:“老朽八十余岁,哪能连累儿孙?你们去投吧,我回浙江便是。”

    今年浙江终于不再大旱,开春便有两场雨,吴时亮完全可以回家养老。趁着反贼占领府城以前,装病挂印而去,朝廷追查那就等死而已。

    顺便一提,相较于去年,今年的旱灾有所减轻。

    北方全部省份继续大旱,而在南方地区,只湘西出现旱灾,江南诸府终于缓过劲来。

    具体到江西,仅九江府、南康府不雨,这两府正好挨着长江和鄱阳湖。

    按察使李时茪说:“我也回乡吧。”

    诸多官员纷纷做出选择,要么从贼,要么回乡,都不敢跑去北京。其他江西官员不在,自己一个人去北京,万一皇帝恼怒要杀人怎么办?

    就像约定好了一般,等该跑的官员已经离开,数日之后大同军终于进驻南昌府。

    黄幺带兵登岸,沿途百姓夹道欢迎。特别是城中商户、家奴和游民,早就盼着这天,他们实在不愿生活在大明治下。

    “恭迎将军!”

    朱之臣率领官员出城迎接,徐颖、王廷试也混在人群之中。

    黄幺抬头望着城楼,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待军队走近,王廷试抖抖袖子,昂首挺胸走过去,再怎么说他也是功臣。这几个月来,他一直在帮忙串联,安抚南昌城的各方势力。

    徐颖微笑不语,他有新任务,那就是去南京,在江南诸府发展情报网络。

    张秉文此时也没露面,等他把解析几何彻底搞懂,就要到吉安府考试做官去了。

    崇祯十一年,元宵节期间,赵瀚占领江西全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