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长沙府城。

    长沙知县杨观吉,正在督建瓮城。长沙以前是有瓮城的,但只四道门有,现在又增设几座。

    面对江西贼寇,必须加固城防!

    “吉长,”知府王期昇快步走来,面色严峻道,“江西赵贼,已经派兵攻打湖广。醴陵失陷,浏阳被围。”

    醴陵县、浏阳县,都属长沙府管辖,而且是长沙的东大门。

    杨观吉问道:“那位湘南巡抚在作甚?”

    “在岳州、常德两府募集钱粮,号召士绅开办团练,”王期昇说道,“王巡抚让长沙士绅也办团练,此事就拜托吉长了。至于督建瓮城,交给其他人来做即可。”

    杨观吉心中叹息,抱拳道:“尽力而为。”

    把瓮城工地的事务交接之后,杨观吉立即出城,去乡下串联士绅豪族,说实话他此刻很想从贼。

    长沙知府王期昇,长沙知县杨观吉,其实是同科进士。

    杨观吉自幼家贫,每逢家中缺粮,母亲就带他去外公家蹭饭吃,从小饱受舅妈和表兄弟的歧视。但他读书很用功,年纪轻轻考中进士,可惜没钱贿赂吏部官员。

    堂堂进士,本被任命为如皋知县,刚到如皋赴任,莫名其妙就贬为广信府知事。

    他没有得罪任何人,没来得及说话,也没来得及做事,就从七品知县降为九品知事。只有一个可能,如皋知县的职位,被人花高价钱买了,他这正牌进士必须让位。

    折腾至今,数次迁调,还是个七品知县,而他的同科进士已是知府。

    苦活累活,全是杨观吉在做,功劳却是别人的。

    杨观吉直奔沙坪村,拜见士绅陶氏。本地人呼为“陶烂谷”,意思是说,陶家的稻谷多得烂在仓里。家里养的奴仆,为其耕种的佃户,加起来有上万人之多。

    这家人正在办丧事,族长陶添荣刚刚去世。

    杨观吉前去吊唁,他是一个穷逼,送不起贵重礼物,干脆空着双手到灵堂上香。

    当晚,他把陶邦显、陶邦用兄弟俩,叫出灵堂商量办团练之事。

    还没开口,陶邦显就说:“县尊,长沙修筑瓮城,陶氏已捐了千两白银。朝廷数次加派,陶家也摊派最重,难不成又让陶家出钱?”

    “非也,非也,”杨观吉有些尴尬,“陛下有旨,乡绅可办团练,只需到知府那里报备,就能自己募兵剿贼。”

    陶邦用立即拒绝:“陶家人只会读书,不会打仗。”

    杨观吉劝说道:“那江西赵贼,已经攻陷醴陵、包围浏阳,很快就要打到府城这边。此贼可是要分大户田产的,陶家数万亩地岌岌可危!”

    陶邦显拱手说:“县尊请回,陶家不会募兵打仗!”

    陶邦用也起身作揖,兄弟二人不再言语,结伴回到灵堂为父亲守灵。

    “唉!”

    杨观吉无奈摇头,只能作罢,翌日又去找其他大户。

    陶氏兄弟则悄悄商量从贼之事,他们共有八个儿子,还有好几个女儿。两个没出嫁的女儿,可以嫁给赵贼麾下官员联姻。八个儿子,只要是已经成年的,都可以送去赵贼那里当官。

    至于家里的几万亩地,分就分呗,只要能保住性命即可。

    为啥如此干脆利落?

    因为仅万历年间,湘南就爆发了20多次农民起义。农民军只要打到长沙,就肯定拿陶家开刀。

    整个陶氏家族,到天启初年,男丁被杀得只剩祖孙四人。多次战乱之后,陶家的十多万亩地,现在也只剩下几万亩。

    陶家已经被杀怕了,对风吹草动极为敏感。

    如今,家里的男丁繁衍至十人,再被屠杀极有可能灭族,必须找一个强有力的靠山。

    他们去年就派人去江西,观察赵瀚对大族的政策。情况让他们非常高兴,江西赵贼竟然只要田产,别说抢钱杀人,就连仓里的粮食都不会抢。

    “父亲,叔父,”长房长子陶爱之说,“既然决议投靠赵先生,为何不趁机立下大功呢?”

    陶邦显问道:“如何立功?”

    陶爱之说道:“便依那知县,陶家出钱办团练,到时候可以带兵反戈一击!”

    陶爱之出生于天启初年,当时陶家只剩祖孙四人,生下来便是新一代的独苗。因此取名“爱之”,从小严加培养,聘请名师教学,又送其至岳麓书院求学。今年虽只十八岁,却也见识广博,而且颇有谋略。

    陶邦显、陶邦用对视一眼,但他们心有余悸,特别害怕兵戈之事。

    陶邦用说道:“兵事凶险,能避则避,不如就在家里等着分田吧。为今之要务,是你们兄弟几个,多多纳妾生子,让陶家人丁兴旺起来。”

    陶爱之愤懑道:“叔父,小侄才将才十八岁。二弟、三弟十六岁,四弟才十五岁。英华少年,正当建功立业,如何能痴迷于妇人?”

    陶邦显的表情有些恐惧,叹息说:“你小小年纪,不知兵祸凶险。数十年前,陶家男丁两百余。仅你曾祖那一辈,主宗兄弟就有十三人。你祖父那一辈,又有同支兄弟十一人。可历次民乱,杀戮无数,为父亲眼看到各位叔祖、叔伯被杀。家中女眷,多遭侮辱,甚至被虐待致死!”

    陶邦用也说:“最危险那次,贼寇来得太快。我与母亲跳入粪池,在大粪里泡了一整天,全身爬满蛆虫,半夜方才逃出去。”

    陶爱之没有经历过那些,又兼年轻气盛,斩钉截铁道:“父亲,叔父,陶家为何屡遭不幸?皆因朝廷腐败,官逼民反,致使民乱四起。如今赵先生起兵,江西已然大治,未闻再有民乱,此平定乱世之英主也。我陶家既然决心归附,不惟献土而已,还当趁机立下大功。于公,为生民立命也;于私,可使我陶家再得富贵!如此良机,怎可错过?大丈夫生于乱世,难道还要苟且偷生,整日与妇人在内宅为乐吗?”

    “砰!”

    房门被推开,三个少年走进来。

    却是陶邦显的次子陶眬之,陶邦用的长子陶云峰、次子陶爱峰,年龄最小者只有虚岁十五。

    “请父亲、叔父募兵!”

    三个少年,齐刷刷跪地。

    陶爱之也跟着跪下:“请父亲、叔父募兵!”

    兄弟俩又是担忧,又是高兴。忧的是惧怕兵连祸结,喜的是儿子们都胸怀大志。

    数日之后,陶家派人去府城报备,知府、知县都非常惊喜。旬月间,陶家募兵四千余,由陶爱之、陶眬之、陶云峰、陶爱峰四兄弟统率。

    浏阳。

    李正此时极为郁闷,出兵湘南的四支部队,黄幺攻克醴陵,刘柱攻克茶陵,张铁牛攻克酃县,只有他被堵在浏阳城下。

    浏阳知县冯祖望,虽然已经升迁异地,但他练出的乡勇却还在。新任知县虽然没啥本事,却也懂得放权,把乡勇交给王徽来统率。

    王徽据城不出,热油、金汁、滚木、落石齐备,把浏阳县城守得无懈可击。

    没法强攻!

    前任知县冯祖望,不但编练乡勇,还把县城给修缮加固了。

    这个冯祖望,不学父亲冯梦龙写小说,跑来掺和兵事干嘛?

    李正望着城池无可奈何,只能寄希望于围城打援,可长沙那边偏偏又不派援军过来。

    “攻城为上,攻心为下。”萧宗显提醒道。

    李正问道:“如何攻心?”

    萧宗显说:“传令宣教员和农会,先给城内乡勇的家人分田,再让这些家人去城外喊话。找不到家人的,就给他们的邻居分田。”

    李正顿时醒悟,大喜道:“好计策!”

    定下计策,立即行动。

    又过数日,几百个先分到田的农民,坐着小船渡过护城河。

    “不要射箭,我看到我爹了!”

    “我三叔也来了,大夥莫要射箭。”

    “”

    守将王徽顿时又惊又怒,他出身大地主家庭,家里有上万亩地,已经提前把家人接到城里。

    可他麾下的乡勇,却多出自小地主、自耕农,另外还有一部分是佃户。

    城外这数百农民,他还真不敢下令射箭,否则定然军心大乱。

    一个自耕农大喊:“润哥儿,我是你爹。咱家的田没被分走,还多了二十几亩。有水田,有旱田,还有山地!莫要再给官府打仗了,快快投降做赵先生的兵!”

    另一个佃户则泪流满面,哭喊道:“石头,咱家也有田了,咱家也有田了啊!不用再给地主种田了,咱家自己也有田,快快回家种田!”

    “良子,我是你叔。你爹走得早,你们兄弟几个,从小就过苦日子。快回家吧,你娘都分田了,你也快快分家分田!”

    “大哥,我是小妹。女人也能分田,爹娘让你快回家!”

    “”

    一通喊话,守军全体沉默,都在侧耳倾听城下在说什么。

    王徽只觉浑身冰凉,哪有这样打仗的?

    他看向身边士卒,除了大族子弟之外,其他人全部开始躁动,脸上写满了向往之色。

    这还怎么打仗?

    只需再喊话两三天,反贼根本不用攻城,守军自己就要跑光一大半,甚至有可能直接开门献城。

    王徽朝着另一段城墙走去,面无表情道:“县尊,借你人头一用。”

    知县表情惊恐,还没来得及求饶,就被王徽一刀砍死。

    “开城!”

    王徽提着知县的脑袋,带着乡勇出城投降,这仗根本就他娘的没法打。

    李正带兵过来,笑着说:“你便是守将王徽?带兵不错,今后跟着我打仗吧。”

    “愿为赵先生效死!”王徽单膝跪地。

    王徽以前只杀过江西来的贼寇,手上没有染过大同兵的血。而且,他麾下全是家乡子弟兵,也不可能胡乱在家乡杀人。

    除了出身大族,肯定要被分田,跟赵瀚没有其他矛盾。

    王徽手下的乡勇,大部分被遣散回家,只留一千人作为运粮队。暂时没有正式编制,临时招募的运粮辅兵而已。

    略作休整,李正派人给黄幺报捷,商量下一步作战计划。

    此时此刻,黄幺已经离开醴陵,攻占了渌口镇,卡住水陆交通要道。

    当友军捷报传来,黄幺立即下令,让李正前去骚扰长沙。而他自己,则带兵前往湘潭,只要把湘潭拿下,就能跟李正一起合围长沙。

    李正在等待命令期间,突然抓到一个“奸细”。

    “奸细”跪地磕头道:“将军饶命,小人是沙坪陶氏的家奴。我家主人募兵数千,只要将军兵至,必然反戈一击。将军若是不信,到了长沙之后,可以先去沙坪分田,那里的田地都是陶氏所有。”

    李正将信将疑,还有主动请求分田的大地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