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湘潭,周氏,大族。

    虽然还没有发展为“周半县”,更没有发展到清末“联姻半湖湘”的地步。但从嘉靖到万历年间,周之屏、周之基、周之龙、周御、周徐接连考中进士,还出了一大堆举人,周家在湘潭疯狂兼并土地!

    跟长沙那边的陶氏不同,湘潭周氏人丁兴旺。

    万历年间经历多次农民起义,周氏每次都主动募集乡勇。等打退农民军之后,立即趁机兼并土地,如今已经占地超过十万亩。

    得知江西赵贼出兵湖广,正在岳麓书院求学的举人周星,立即赶回湘潭募兵。

    历史上,再过两年,他也会考取进士。

    隐山脚下,廖晟的胞弟廖景,前来偷偷跟周星联络。

    双方都出身大族,毫无妥协可能,必须跟赵瀚死磕到底。

    “景虞兄,湘潭形式如何?”廖景问道。

    周星回答说:“数千反贼,已围困城池半月。刚刚接到消息,赵贼已经占领浏阳,肯定会朝长沙进兵。湘潭若失,长沙危矣!衡阳那边呢?”

    “除了衡阳、衡山、耒阳,东边和南边诸县,皆被赵贼占据。”廖景回答道。

    经过长久作战,廖晟麾下已有上万团勇,接连收复衡阳、衡山、耒阳。

    攸县、安仁的贼寇最惨,东边是赵瀚的军队,西边是廖晟的团勇。

    这地方已经没法待了!

    因此,刘柱刚从茶陵出兵,攸县贼寇就弃城而逃。路过安仁之时,安仁贼寇也跟着逃,两股贼寇就此合流,跑去永兴县投靠小霸王。

    小霸王听闻北边局势,也感觉没法守,于是弃城前往更南边的郴州。

    他们攻打郴州失败,只能绕城而走,一路劫掠村镇,准备从宜章流窜进广东地界。

    如果无视南逃贼寇和起事瑶民,湘南现在有两大战场。

    北方,黄幺包围湘潭,李正包围长沙,战略目标是攻取长沙。官兵主帅,是湘南巡抚王之良。

    南方,刘柱陈兵雷家埠,张铁牛陈兵永兴县。他们一边让宣教官、农会分田,一边与廖晟的团练遥相对峙,战略目标是攻取衡阳。

    廖景说道:“家兄准备偷袭渌口,杀掉那里的贼兵,截断赵贼的粮道!”

    周星听完南边局势,惊道:“令兄带兵北上,就不怕耒阳、衡山被赵贼攻陷?”

    “两城各留三千兵足矣,”廖景说道,“必须把湘潭的贼兵赶走,长沙、湘潭、衡山、衡阳、耒阳才能连成一线。”

    周星问道:“我该如何配合?”

    廖景回答:“家兄建议周家的团练,前往湘潭牵制贼兵主力,拖延贼兵回援渌口的时间。待家兄拿下渌口,就能与周家的团练,还有湘潭城内守军,三面合攻反贼。反贼被团团包围,失去粮草供应,必然军心大乱,一战可胜矣!”

    “好计策!”周星赞叹道。

    确实好计策,前提是要打得赢。

    廖晟打那些江西逃来的贼寇,连战连捷,此时威望大涨,自信得有些过头。他觉得江西贼不过如此,留下几千人守城,拦住张铁牛和刘柱,竟然亲率精锐北上攻击黄幺。

    他要一个打三个!

    仅从战略角度而言,这种做法是很聪明合理的。如果双方战斗力差不多,廖晟肯定能成功,有极大的概率全歼黄幺主力。

    不得不说,黄幺轻敌冒进了,根本不把衡山之敌放在眼里,导致自己的粮道暴露在廖晟兵锋之下。

    这属于黄幺的用兵风格,出兵迅速,行军奇快。

    李正就刚好相反,性格谨慎,思虑周全,还喜欢跟部将商量。他如果跟黄幺调换一下,估计黄幺已经拿下长沙,根本不给王之良增援时间。

    三日之后,周星带着团勇,小心翼翼接近湘潭县城。

    他不敢靠得太近,生怕全军崩溃,只求吸引黄幺的注意力,为廖晟截断敌人粮道创造时间。

    “总算来了!”黄幺笑道。

    黄幺围城半个月,根本没想过攻城,专门等着官兵援军。只要击败援军,城内守军必然士气低落,到时候就有各种方法攻陷城池。

    肯定是有援军的,黄幺早打听过了。

    这里盘踞着一个周家,几十年间出了五个进士,每次民乱都被周家招募乡勇平定。

    如果再等半个月,周家还不带兵增援,黄幺就会自己带兵过去。

    “轰轰轰!”

    三声炮响,佛朗机炮发射。

    好端端的火炮,被黄幺当成了发令炮。

    周星正在选择良好地形扎营,就是能跑那种,反正他不会跟黄幺硬拼。

    突然三声炮响传来,由于距离太远,周星还以为敌人在攻城。

    该不该去帮忙?

    周星决定按兵不动,远远看着就行了,反贼肯定无法攻陷城池。而且隔着一条湘江,他暂时也没法过河救援反贼一旦试图过江,周星立马就要开溜,他得先保住自家的团勇。

    这个距离,还隔江而望,周星认为自己很安全。

    “嘟嘟哒嘟嘟嘟哒嘟哒~~~~~”

    片刻之后,涓水两岸传来冲锋号,周星顿时吓得背心直冒汗:“快结阵,有伏兵!”

    周星顺着涓水而来,此时此刻,两岸的白鹤山、化龙公山,分别奔出五百大同士卒。他们跑到山脚下,才吹响冲锋号,东西夹击冲向周星的团勇。

    这一出实在整得太突然,周家团勇刚把粮食从船上卸下,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扎营。

    周星带兵在涓水东岸,化龙公山冲下的五百伏兵,缓步小跑着冲杀过去。白鹤山的五百伏兵,则是脱下甲胄,跳进河里抢那些已经卸粮的小船。

    由于涓水相隔,周家数千团练,只需面对五百伏兵,另外五百伏兵暂时过不来。

    可是,能挡得住吗?

    “抬枪!”

    周星大呼,让家奴举起令旗。

    丁家盛举起长枪,跟着严九一起冲锋。

    严九是跟着费映珙的老贼,被打散编入军中,现在已经可以统率五百人。

    而丁家盛这个都昌义军首领,则转职成为军中宣教官,他虽然半路入伙,大同理论却学得非常扎实。

    狼筅开道,长枪突刺。

    五百大同士卒,闯入将近五千敌人的阵中。犹如刀切豆腐,撞出一个大缺口,周家团勇在接战瞬间就崩溃了。

    “少爷,快走!”

    一个心腹家奴,拖着周星就跑。

    被三面围攻?

    不存在的。

    黄幺虽然喜欢冒进,却并不真的轻敌,他在用自己当诱饵,引诱后方的敌人上钩。

    周星的脑子一片空白,完全没搞明白自己怎么输的。

    他有五千团勇,怎被五百反贼击溃?

    而且,溃得干脆利落,完全没有一点反抗能力。

    心腹家奴不时往回看,突然推开周星:“少爷快闪开!”

    周星狼狈摔倒,抬头一看,自己的书童已被反贼杀了。

    他顾不上悲痛,手脚并用爬起来,朝着河边跑去,猛地跳进河里。

    游着游着,突然听到背后有声音。

    河对岸的五百伏兵,已经跳河抢到小船,此时一个个光着膀子划船,用长枪刺杀跳河逃跑的团勇。

    “别杀我,我是举人,我是举”

    周星惊恐大呼,突然一杆长枪刺来,非常准确的扎在他额头。

    在另一个时空,辉煌到民国时期的周家,这次肯定要被严厉镇压,能活下来多少族人全看造化。

    渌口。

    廖晟带着五千精锐,坐船飞快来到此地。这里是黄幺的粮草转运站,一旦拿下,黄幺就被截断粮道。

    他准备夜间奇袭,谁知距离还有二十几里地,就遇到反贼派出的哨船。

    反贼探子,居然派出二十几里远?

    廖晟感到很不友好,他的奇袭计划落空,接下来只能进行强攻。

    费映珙正在渌口晒太阳,黄幺让他看守粮道,那就专心看守呗。躺在一张竹制摇椅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品茶茗,偷得浮生半日闲啊。

    “爹,探子回报,敌人来了。”费如惠走过来说。

    费映珙麾下的匪寇,都被打散了编入军队,唯有女儿费如惠一直跟在身边。

    费如惠硬要投军打仗,而且获得了赵瀚许可。

    “来了多少人?”费映珙问道。

    费如惠说:“好几千。粮草走水路,士兵走河边,观其行军似是精锐。”

    “老子打的就是精锐!”

    费映珙缓缓站起,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说:“再不打仗,骨头都快酥了。”

    费映珙手里,只有五百正兵、五百农兵,其他全都属于运粮队。

    廖晟在暴露行踪之后,没有返还衡山,而是减缓行军速度,让麾下士卒不至于那么疲惫。

    他有一万多团勇,没怎么训练,却打了一年多的仗。

    这次带来截断粮道的五千团勇,全是身经百战的“精锐”老兵。至少,他自己觉得是精锐,能把江西来的贼寇打得满地乱窜。

    赵天王又如何?

    他又不是没打过江西反贼!

    廖晟自觉科举无望,值此乱世,他要凭借战功封妻荫子,同时还要保住自己家的田产。

    第二天上午,廖晟带着五千精锐,来到渌口准备进攻费映珙。

    他麾下甚至练出三百弓箭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