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农门商娇

    “爹。”陆绵绵轻轻地喊了声。

    “绵绵你回来了。”夏明棠眼神不善地盯着萧墨顷,他怎么也在,“你们去哪儿了?”

    “刚从太后那回来,和南宫染一起的,他吃太多在花园里消食,孩子睡着了,我就先抱他回来。”陆绵绵连忙解释。

    “睡着了就赶紧把孩子放下,你自己还是个孩子,你一整天照顾孩子很累吧?”夏明棠有些心疼地问。

    “不累,他挺安静的。”陆绵绵依言把孩子放下,在他身上盖了张小被子,然后才问夏明棠,“爹,你找我有事吗?”

    “你娘担心你,让我进宫来看看你,还有我母亲她三天后过寿,她老人家想着就家人聚一聚算了,也不是什么大寿,我就想问问你那天你能不能回家。”夏明棠忧心忡忡地看着熟睡中的孩子。

    这孩子的气色看上去还是很不好脸上蜡黄蜡黄的,而且鼻梁上有一道青筋,皮肤看上去也不像是正常孩子那般白嫩,甚至有些干裂。

    绵绵她得照顾这孩子到什么时候,夏明棠想起了丑丑,丑丑那时的情况也比这孩子好,但丑丑也是被精心照料了那么久才追上正常人的体质。

    照这样算的话,她什么时候才能抽出时间来处理自己的问题,夏明棠望着陆绵绵的眼神越发心疼。

    “可以,可以,不过可能要把孩子带上,你先和祖母找个招呼,到时候我一定回去,还有让娘亲不用担心我,我在宫里一切安好,吃喝不愁。”陆绵绵惆怅地望着孩子,刚刚说过的话自然是不会忘。

    其实这孩子还是可以经一下其他人的手,不然的话她不得累死,只是出了慈宁宫之后,做戏还是得做全套。

    夏明棠有些哭笑不得,但得了她的准信,他得去干正事了。

    待夏明棠离开之后,萧墨顷默默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以后不许这样了。”

    “那样?”陆绵绵一头雾水,看着他越靠越近,弱弱地说道,“知道了。”

    自从南宫染在慈宁宫那尝到了好处之后,管它打雷下雨,风雨无阻的赶去慈宁宫做客,美名其曰陪太后解解闷。

    太后已经不想再看到南宫染了,若不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用,她是恨不得毒死他算了,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自然她也没时间招呼南宫染,经常性让他自便。

    只可惜她还没品出把南宫染赶跑的真谛。

    又或者是不屑。

    陆绵绵和萧墨顷偶尔陪同,主要是南宫染跑得太勤快,而陆绵绵一去到慈宁宫就得绷紧神经,不能天天过去那儿。

    没去慈宁宫的时候她和褚沐馨还有司徒兆打了个招呼,得带着孩子回家一趟。

    司徒兆准了,也不能拦着她不让她尽孝,至于孩子,陆绵绵都那样子和太后说了,他也不好让她自个打自个的脸,反正孩子这身体情况,一时半会还真离不开他。

    不过这孩子,都答应了班山岳,也不能出点什么状况,司徒兆让夏明棠亲自来把人接走,自然是要安然无恙的把人送回来。

    萧墨顷原本想要来蹭顿饭的,结果没赶上,知道陆绵绵离开了皇宫,转身又离开了。

    南宫染看到他都不来和自己打声招呼,气呼呼地生闷气。

    夏府里,陆绵绵给夏老夫人送上了自己准备的礼物,从宫里顺来的玉枕,“皇上听说今个是你寿辰,二话不说便把玉枕给我了,我这叫借花献佛,祖母你可不要生气。”

    “不生气,不生气,你有这份心就行了,听说你一直都在亲自照看孩子,你看看你脸蛋都瘦了,你能回来给祖母贺寿,祖母高兴都来不及。”夏老夫人乐呵呵地让人收好玉枕。

    皇上也赏了东西下来,她自然是高兴,都是托孩子的福。

    “我不累,就是不能在祖母跟前尽孝,祖母可不能嫌弃我。”陆绵绵尽量挤出最大的笑容,这玉枕可是勾销好几笔账才换来的,司徒兆也是抠门的很。

    正说着,冯客远和夏兰姿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一进门就是大嗓们。

    夏老夫人又惊又喜。

    孩子却是被吓哭了。

    冯客远和夏兰姿看着陆绵绵熟练的哄孩子的样子都傻眼了,“孩子谁的?”

    众人沉默了。

    其实夏老夫人和夏夫人也是知道这孩子身世的,只是皇上要留的人她们不知道皇上什么意思,也不方便介绍这孩子身世。

    陆绵绵倒也没隐瞒,将孩子的身世和他们说了。

    冯客远和夏兰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些人也太狠心了,怎么下得了手。”夏兰姿想起自己那个无缘的孩子,忍不住有些伤感,“看着像是个有福气的。”

    夏夫人拉了拉她的衣袖,可不能乱说话,陆绵绵身边那几个可都是皇上身边的人,而且这孩子的经历实在是算不上有福气。

    夏兰姿了然,忙送上自己准备的礼物,也就没再提孩子的事情。

    礼物有很多,香膏还有抹额之类的,路上各种买买买,东西自然就多了。

    “姐姐,我也有礼物吗?”夏培之看得有些眼馋。

    “有,我买了一大箱子的书呢,你可得好好读读,一会儿拿给你。”夏兰姿看着夏培之,笑嘻嘻道。

    夏培之听了,不禁垮了脸。

    众人见状纷纷偷笑。

    气氛缓和了不少。

    不过这孩子还是得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才行。

    吃了饭,他们又陪着夏老夫人闲聊,直到夏老夫人累了众人才散了。

    陆绵绵也就带着孩子回房间。

    夏二夫人在陆绵绵进房间前把她拦住,都还没出嫁的姑娘家带个孩子进闺房,还要一起睡,总觉得不大好,于是劝道,“绵绵,要不孩子还是跟着我们睡吧,你一个姑娘家带着孩子睡传出去了也不好。”

    “没事,我在宫里天天都带着他睡,他那么小,没事的。”陆绵绵不以为然道,“在我心里他就像是我弟弟一样。”

    “你爹也能保护好他的。”夏二夫人嗔怒地白了她一眼,她是这个意思吗?

    “他认人,不信的话你试试。”陆绵绵有些无奈地把孩子让给她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