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农门商娇

    “你看看他,好不容易才长的肉是不是又下去了?”褚沐馨心疼地摸了摸儿子消瘦的小脸蛋,又是自责又是难过。

    “肠胃原有的平衡被打破,不过会慢慢恢复的,不用那么担心。”陆绵绵安慰她道。

    “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褚沐馨看了看陆绵绵,示意其他人先退下。

    陆绵绵便安安静静地等着她开口。

    “听说你们经常去慈宁殿?”褚沐馨小心翼翼地问,“本宫不是怀疑你们,只是希望你们能够保护好自己。”

    嗯,带着孩子去的,看看她什么反应,也看看她能忍多久。陆绵绵压低声音解释。

    褚沐馨恍然,“本宫就知道你会有分寸的,本宫就是有点担心那个南宫染,若是他在宫里出了点什么事,皇上那边也不好向魏国交代。”

    “那我劝他尽量少点去慈宁殿,不过他未必会听我的,几颗果脯就能把自己卖掉的人,我也是拿他没办法。”陆绵绵很是无奈。

    褚沐馨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对南宫染最后那一丁点不满也跟着烟消云散,但她想她还是会让儿子离南宫染远一点的。

    丑丑这边没什么大事,褚沐馨便让陆绵绵回去好好歇息,又赏了些补品给她。

    只不过炖好的补品大部分都进了南宫染的肚子里。

    陆绵绵只喝了一点点,她也不敢乱吃东西了。

    “有没有别的需要我去找来的?”萧墨顷见她活得这般谨慎,越发的心疼。

    “没有,这些天都没好好做过一次实验,要不你帮我把我做实验的东西带来?”陆绵绵想了想,找了点事给他做,“不过你得帮忙带孩子才行。”

    这个任务,这个要求,萧墨顷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立马去夏家把她要的东西带进宫,然后带孩子,也盯着她,该休息的时候还是得休息。

    他盯着陆绵绵,夏明棠也在盯着他。

    若不是人手不足,若不是怕顾不上那么多,夏明棠都不想让陆绵绵住在这儿。

    虽然两人住的是东西两间不同的厢房,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凑一块,多是南宫染来串门,光明正大的串门才气人。

    虽然被人盯着,萧墨顷还是怡然自得的摇着摇篮,带孩子也不是很难。

    一阵臭味爆发出来,萧墨顷强装镇定喊来嬷嬷来处理这事,他只负责远远的看着。

    霍祁媛和褚沐阳两人一进来便闻到了些许臭味,立马退了出去。

    片刻后两人还是进了里面。

    “绵绵呢?”霍祁媛问萧墨顷。

    “在忙。”萧墨顷指了指里面。

    “他当爹了?”褚沐阳附在霍祁媛耳畔问,不应该先喝喜酒的吗?

    “我听得见,这孩子不是我的。”萧墨顷一脸黑线,他都学了些什么。

    “哦,那他爹呢?”褚沐阳随即好奇地问。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萧墨顷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是大孩子了。”褚沐阳不服气地说道。

    “走走走,该去见你姐姐了。”霍祁媛看着架势,还是先把人带到未央殿吧。

    “你来了。”陆绵绵从房间里出来,看到霍祁媛,并不是很惊讶。

    “来看看你,我哥让我多点来陪你。”霍祁媛笑嘻嘻道。

    她现在也挺忙的,不是陪着褚沐阳就是抽空来看望陆绵绵。

    “知道了。”陆绵绵挥了挥手,褚沐阳已经拉着她一只脚踏出了门槛外。

    “他好像还是老样子。”萧墨顷看着褚沐阳的背影道。

    “你没看出他的进步吗?”陆绵绵却是不认同。

    看不出来,但他没有反驳。

    陆绵绵见孩子还在睡觉,便又回里面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然而当她小房间里看到瓷碗里红色的液体之后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绵绵。”萧墨顷立马跑了进去,将脸色苍白的陆绵绵扶了出来,对萧一道,“去叫御医,快。”

    陆绵绵揉着发痛的太阳穴,孩子却是哭闹了起来。

    一时间偌大的厢房内显得有些乱。

    “谁进过那里面?”陆绵绵有气无力地问。

    “没有人,如果有我肯定会知道的。”萧墨顷下意识的说,随即意识到什么,“你怀疑有人动过你的东西吗?”

    “嗯。”陆绵绵点了点头。

    “不可能。”萧墨顷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萧一他们也表示没发现有任何有可疑的人出现。

    陆绵绵捂着胸口,难道她见鬼了?

    “对方怎么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宫里?”萧墨顷喃呢,“会不会是上次那个黑衣人?那人的武功十分诡秘,说不定真的是他。”

    陆绵绵软绵绵地白了他一眼。

    这事还是惊动了司徒兆和褚沐馨,还有御医。

    她这房间顿时变得拥挤。

    陆绵绵让萧墨顷将红色的液体拿出来,倒也没让御医帮忙看病,反正除了这个她一所无知外,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你们谁见过这东西?”陆绵绵问,“不要碰,有腐蚀性。”

    “这味道我好像在哪闻过。”御医努力地回想着,被众人盯着,突然就什么都想不到了,“臣惶恐,臣想不起来了。”

    “这是魏国特有的一种高冠树上特有的汁液,是有一定腐蚀性,但不会对人造成什么伤害。”萧墨顷想起来了,“你为什么要怕这东西?也不是很像血?”

    陆绵绵差点被他气死,“我没有你说的这种东西,它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看到陆绵绵的反应,萧墨顷恨不得抽自己一记耳光,光顾着想这是什么,都忘了她害怕的到底是什么。

    “有人进来过?”司徒兆皱眉,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嚣张,竟然敢来宫里挑衅!

    萧墨顷摇头。

    陆绵绵也是茫然地摇头。

    甚至连暗卫都否认有人靠近过那个房间。

    司徒兆和褚沐馨两人的脸色已经不是一般的难看,特别是得到御医的肯定之后。

    孩子又哭了起来,他的声音特别大,但很快便歇菜,停片刻之后又继续大声的哭,如此反复,让众人都有点无法忍受。

    嬷嬷哄不住他。

    陆绵绵强打起精神来把孩子哄好了。

    司徒兆和褚沐馨见她脸色不佳,打发走其他人,并保证会彻查此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