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农门商娇

    这事司徒兆让夏明棠和褚沐馨两人来查。

    褚沐馨负责查可以可疑的宫人,夏明棠则是查侍卫是否有靠近偏殿这里的可能,还有其他可疑的蛛丝马迹。

    宫里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而褚沐馨先给南宫染和陆绵绵换了个地方,换到了未央殿附近,反正南宫染离太后远点也好,至于丑丑,她自然会盯紧一点。

    孩子换了新环境,可能是不安,有些闹腾,陆绵绵想要休息一会都不行了。

    其他人想要接手也不行,孩子要不哭得都快传到未央殿那边去了,要不就是哭得快要喘不上气似的。

    萧墨顷有些心疼陆绵绵,接过她手里的孩子,僵硬的抱着,哄人是不可能哄人的,盯着哭得惨兮兮的孩子,皱眉,再皱眉,咬牙警告,“再哭让你变哑巴!”

    神奇的是孩子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最后变成了抽噎,慢慢的竟睡着了。

    只是还放不下,不过耳朵不用再遭罪也好。

    陆绵绵却是觉得不好,说了萧墨顷一句,也撑不住,跟着一块睡了。

    南宫染过来看到萧墨顷抱着孩子守在陆绵绵身边的样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刚想要说些什么,被萧墨顷一记眼神警告,忘词了。

    甚至连自己想要来做什么都忘了,南宫染转身便离开,回到自己房间才想起正事,又折回去找萧墨顷。

    这会儿萧墨顷刚刚放下孩子,他也没醒,怕被南宫染吵醒了,赶紧把人拉出去,然后让萧一他们盯着熟睡着的两人,不能让任何人靠近半步。

    “你又惹什么麻烦了?”萧墨顷看到南宫染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得皱眉。

    “我突然想起我好像带了一瓶高冠树的汁液。”南宫染弱弱地说道。

    萧墨顷的眼皮子跳了跳,“你是故意要吓唬她的吗?事情闹得这么大你才来说是不是晚了点?”

    “不是,绝对不是,再说我吓唬她做什么,之前是有些讨厌她”南宫染察觉到不妙,立马改口,“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我除了佩服就剩佩服了。”

    “你和皇上说了没有?”萧墨顷耐着性子问。

    “没有,我和他说这事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再说了,其实我也不大确定自己有没有带,是青音提醒我我才想起来有这回事的。”南宫染连连摇头。

    “你到底带了那东西没有?不是,你带那种东西做什么?”萧墨顷扶额。

    “烤肉的时候放点汁液到柴火上,烤出来的肉特别香。”南宫染的声音越说越小,“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自己带了没有。”

    毕竟那样子的事情不用他来操心,路上可以吃的东西太多,都没机会用上。

    萧墨顷鄙视了他一眼,看来也不能指望从他嘴里问出点有用的东西,这事只能是他私底下先查清楚。

    没想到还真让他查出来了,南宫染确实是带了一瓶高冠树的汁液,那汁液也确实是不见了踪影。

    于公于私他都得将这事告诉司徒兆,萧墨顷赶紧去承明殿那边。

    这时夏明棠已经在偏殿的床脚下发现了一条暗道,之前清查过一次,可能是因为这里没有人住,所以清查的时候有所忽略了。

    他亲自带人进入暗道,走了没多久就感觉到不对劲,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冲击着薄薄的墙壁,等他察觉到不妙,让其他人赶紧撤离。

    他这个决定是对的,暗道坍塌了,若是他们再晚一点点,可能就会被埋在下面,但眼下情况也不大妙,暗道里充满了水,有人被水一冲,站不稳,整个人被水淹没了。

    “所有人拉着手。”夏明棠垫高了脚尖,用力大声喊道。

    “可是夏大人?”萧墨顷一惊,立马问道。

    他刚才准备走去承明殿的时候察觉脚下有些异样,下意识的用脚跺了跺,没曾想脚下的泥土竟然塌了。

    惊魂未定之际听到夏明棠的声音,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到了,萧墨顷便意识到不妙,脚下应该是暗道而不是他功力大增,随便一脚都能把地踩出个大坑来。

    这坑恰好把暗道的出口堵住了,萧墨顷赶紧喊人来把坍塌的泥土清除掉,而他则是尽快确认夏明棠他们的位置。

    其实暗道坍塌堵住了他们的去路,也把水的出口给堵住了,暗道里的水下降了不少,现在刚刚没过他们腰际。

    想要原路返回也还是可以的,但涉水行走有点难,而且不清楚会不会遇上第二次坍塌,夏明棠听到外面已经有动静了,且似乎是萧墨顷的声音,便做出了个艰难的决定,原地等待。

    好像很快,又好像很漫长,他们终于看到了光,水也少了将近一半。

    “把条水渠把水引走。”萧墨顷看到那些水,不是一般的多,立马吩咐下去。

    原本地有些潮湿,原以为是浇灌或者是下雨的缘故,没曾想暗道里竟然灌满了水,出口挖了个狗洞大小的缺口,萧墨顷担心里面的人,没多想便钻了进去。

    “真的是你们。”萧墨顷看到夏明棠他们,还好他把暗道踩塌了,还好他来了。

    “是你。”夏明棠看到萧墨顷有些意外。

    “出去再说。”萧墨顷拉着夏明棠的手,一步一步往出口走去。

    出口也越来越大了,他们猫着腰便可以走出去。

    出了暗道,夏明棠和手下都顾不上仪容什么的,有人瘫躺着,有人瘫坐着,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很狼狈。

    司徒兆和褚沐馨他们赶来,已经不是盛怒可以形容的了。

    夏明棠和其他人勉强撑着行了礼。

    “先下去收拾一下。”司徒兆忍着怒火道。

    看着再次乱七八遭的御花园,褚沐馨的心情也不好,但没人敢上前劝司徒兆,宫人正瑟瑟发抖跪成一片。

    她却是不得不上前,但她也不知道怎么劝好。

    萧墨顷也是一身狼狈,却是没有和夏明棠他们离开,而是走到司徒兆面前,将刚才经过还有南宫染那边的事情告诉了他。

    “朕知道了,你先下去换身衣服。”司徒兆忍着怒火,命人去把人证带到御书房那边,他要亲自审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