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农门商娇

    管着南宫染行李那些的人叫裴三,他不会说陈国话,司徒兆还得把崔昭学叫来。

    裴三忐忑不安地跪在下面。

    正在书库的崔昭学收到消息匆匆忙忙赶来。司徒兆一句,裴三一句,他仅仅是充当翻译,连语气也模仿了一番。

    但这一回他多问了一句,听到回复之后沉默了片刻。

    “皇上,裴三说他在宫里遇到了个老乡,曾经和对方说过南宫染有高冠树汁液的事情。”崔昭学小心翼翼地说道,“但是他忘了那人长什么样子。”

    似是觉得司徒兆不信,崔昭学硬着头皮说道,“他说那人和微臣长得差不多。”

    天地良心,他可没见过这小太监!

    “皇上,萧皇子和夏大人在外面等候觐见。”高公公看到外面的人打的手势,出去看了一眼,见是夏明棠和萧墨顷,赶紧通报。

    “宣。”司徒兆深呼吸了一口气,感觉裴三在耍自己。

    到底不是自己的人,想打还得看在南宫染的面子上忍一忍,司徒兆郁闷极了。

    萧墨顷和夏明棠他们进来便知司徒兆心情还是不怎么样。

    崔昭学小声和萧墨顷解释了一下裴三都说了些什么。

    “我听绵绵说过,有些人是脸盲,就是分不清其他人长相有什么差异,严重的话即使是熟人也会形同陌路,哪怕是父母”萧墨顷想到了一个可能。

    世上竟有这样的病症,司徒兆一脸黑线,仍是半信半疑,不过为了证明裴三没撒谎,他还是让人把陆绵绵给请来了。

    陆绵绵来了之后详细解释了一下脸盲症,然后又做了个试验,让裴三辨认自己的族人,换装前,换装后,还有陈国宫里的宫人,也是这般操作。

    最后得出结论便是他没有异族面孔的识别能力,在他眼里陈国人长得都差不多,其实魏国人也有点难度,除了特别熟络的人外,其他人只能是通过细节来辨认。

    司徒兆看着那些太监,有些接受不了自己在裴三眼里很可能会和那些太监长的差不多,“你可认得朕。”

    “认得,认得,穿着龙袍。”裴三陪着笑脸说道。

    只是这话还不如不说。

    司徒兆都无语了,不过他说那人是老乡,说的是魏国话,裴三应该认得才对。

    虽然不排除那人只是会魏国话。

    这也算是一条线索,崔昭学会说魏国话,这事让他去查一下宫里是不是有魏国细作。

    陆绵绵倒是想到了一个法子,附在崔昭学耳畔嘀咕了一番。

    崔昭学乐滋滋地下去照办。

    司徒兆有些好奇,但陆绵绵没说,说了就不灵了。

    裴三这边该问的问得差不多了,司徒兆让萧墨顷把人领走,继续查一下他有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

    至于夏明棠,司徒兆让他把原来的暗道给挖通了。

    他就不信查不出什么来。

    萧墨顷先让宫人把裴三送回去,自己和陆绵绵满满地走在后面说说话。

    “你怀疑这次的事情和黑衣人无关?”萧墨顷听完陆绵绵的分析,有些意外,在他看来黑衣人的能力几乎是无所不能,这笔账算到他们头上也不冤枉。

    “应该是的,具体原因说不上来,可能是女人的第六感觉。”陆绵绵很认真地想了想,但找不到实际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看法。

    “我信你的第六感觉。”萧墨顷笑吟吟地望着她。

    陆绵绵回了他一个浅笑。

    仅仅是一个浅笑,却是让她觉得气血上涌,十分难受。

    陆绵绵咬紧了牙关。

    萧墨顷皱眉,靠近一下,稍微用力掀起了她的嘴唇,洁白的牙齿上渗出了一丝发黑的血迹,他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萧墨顷逼着她正视自己。

    “你这不是知道了吗?”陆绵绵讪讪地擦了擦嘴角,好像没有渗出来。

    “我们能不能马上出发?不过你确定凤凰木真的可以治好你体内的蛊毒吗?”萧墨顷担忧地问。

    他们好像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浪费,万一凤凰果不可以的话那她还能撑到下一个可能吗?

    “不知道,总得试试才知道。”陆绵绵叹了一口气。

    “都怪白娇滟那个疯子。”看着陆绵绵脸上的惨白,萧墨顷暗恨。

    “怪她做什么?”陆绵绵一头雾水地问。

    “她为了变美真的对自己下了狠手,还祸祸了凤凰果,你还不知道吧,她进太子后院了。”萧墨顷解释。

    他的人好不容易潜入白家,结果却是得了这么个消息,气死他了。

    “凤凰果放那么久还能用吗?还是白家一直有办法拿到凤凰果?”陆绵绵有些好奇。

    “听闻凤凰果是越老越好,放得越久越好。”

    “那肯定不好吃。”

    萧墨顷一脸黑线,好吃不好吃是重点吗?

    重点是可以救你的命!

    御花园里,褚沐馨正盯着其他人在收拾残局。

    宫人又来说池塘里的水一下子都没了,宫里人心惶惶。

    褚沐馨怒了,让戚嬷嬷去看看谁敢再谣传,听到一个字都得掌嘴。

    御花园好不容易收拾了些许,夏明棠又带人来,皇上的意思是一定要查出这事的幕后主使,就算把御花园挖个底朝天也在所不惜。

    褚沐馨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是任由他胡来。

    暗道已经坍塌,估计后面的也被堵上,而且再加上之前那些废弃的暗道,说不定都连上了的,真要挖出原来的暗道谈何容易。

    但司徒兆正在气头上,褚沐馨也没敢去触霉头。

    她猜得没错,暗道不仅仅连通之前四通八达的暗道,还有一条暗道途径荷花池那边,荷花池底淤泥甚多,坍塌了也难以发现,如今差不多又灌满了水,更加是难上加难。

    夏明棠一人亲自下荷花池检查,一个人在荷花池那边踩了老半天,还得褚沐馨亲自来才把人喊了上来。

    褚沐馨这几天是一肚子火,劈头就问,“夏大人忙活了那么久,可有查到些什么?难道你还想继续挖下去吗?”

    再挖下去,国库都得给挖空了!

    司徒兆那家伙是不是忘了自己兜里还剩几个钱了?

    “臣已查明。”夏明棠朗声说道,请罪之后赶紧去禀告司徒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