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农门商娇

    一想到这儿司徒兆就一个激灵。

    “不要。”李嬷嬷激动地扭动着消瘦的身体,恨不得挡在主子面前。

    但是当事人却是无动于衷,哼都不哼一声。

    司徒兆看着她,心里有些发毛,这样的女人也太可怕了点。

    “把她带下去好好审问!”司徒兆皱眉。

    虽然抓住了太后,但司徒兆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在一旁看了好一会的褚沐馨这才带着儿子缓缓走近司徒兆。

    司徒兆看着他们娘俩,心底有些许安慰。

    直到太后被抓,霍祈靖才匆匆忙忙的回京,他查到了些许线索,没曾想太后已经现形,那他岂不是查了个寂寞。

    苏德之那老匹夫一问三不知,苏家的事情还得他安排人去代州那边仔细盘查,苏夫人娘家就在灵剑山庄附近,她似乎和灵剑山庄前庄主有过一段感情。

    有人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班家的,但事实证明她并没有怀孕,也没生过孩子,孩子是她从外面带回来的,至于是谁给的已经无从得知。

    司徒兆听了霍祈靖的禀告,让他暂时不用查太后身世,等他看看能不能从太后这边查到前朝余孽的老巢。

    除了灵剑山庄还有哪儿?

    他父皇怎么知道她就是班家后人?

    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告诉他,司徒兆很生气。

    不过倒也让他想到了一个人,萧墨顷,说不定他会知道。

    正想要宣萧墨顷觐见,高公公连忙劝着,天都黑了,劝他歇一歇,明日再问也可。

    司徒兆这才作罢。

    这一夜萧墨顷却是迟迟没有入睡,不是因为天气逐渐炎热,而是因为他担忧陆绵绵的身体,她的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一大早的他还没来得及去找陆绵绵便被司徒兆截了胡。

    对于司徒兆的问题,萧墨顷无能为力。

    “你也不知道。”萧墨顷挺失望的,他该去问谁。

    “班家又不是只有太后一人,还有班山岳和班山瑶,你让人仔细观察一下,说不定就能发现确认班家人的办法,或许我去问问绵绵。”萧墨顷脑海中灵光一闪。

    “朕和你一起去。”司徒兆起身,老是待在这里什么也想不到。

    萧墨顷在他看不到的时刻飞速变了脸,你来凑什么热闹。

    但他也不能不让他跟着。

    于是陆绵绵的偏殿一大早迎来了两位贵客。

    褚沐馨看到他们过门不入,有些郁闷,亏得戚嬷嬷还兴冲冲地来告诉她皇上来看她。

    想了想,褚沐馨把儿子抱上去找陆绵绵。

    只不过司徒兆看到他们来也没太大的反应,当然也没让她离开。

    至于其他人还是先退守在门口。

    孩子,陆绵绵给孩子起了个小命叫臭臭,还懒着她。

    司徒兆听完她的介绍一脸黑线,她对臭臭这个小名就那么执着吗?

    还好儿子没叫臭臭。

    司徒兆忽然想起这名字的来历,差点忘了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你能不能确认一下太后,不是,不是,是废太后,也不是,那女人,你能确认那女人是班家的人吗?

    班家现在就剩班山瑶和班山岳了,就朕所知,应该没有其他人了,滴血认亲可以吗?”司徒兆很认真地想了会。

    “不可以,不靠谱,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说不定皇上你和皇后娘娘的血也能融合在一起。”陆绵绵摇头。

    “真的吗?”褚沐馨有些好奇,原来他来是为了这事,看了看自己的指尖,又看了看司徒兆,后者白了她一眼,示意戚嬷嬷和高公公来试一下就行了。

    高公公和戚嬷嬷认命了。

    陆绵绵见他那么执着,只好倒了一杯白开水,凉白开,用针扎破他们两人的手,各滴了一滴血进茶杯。

    其他人凝神屏气,眼睁睁地看着两滴血不可思议地融合在一起。

    戚嬷嬷和高公公对视了一眼,他们绝对不是失散多年的亲人,没有那种血脉的亲近,只有表面的客套。

    各为其主,他们两人也是不时有些小矛盾的。

    “除了滴血认亲就没别的办法确认了吗?”司徒兆有些烦躁。

    “这个要怎么说呢,皇后娘娘,能让丑丑喝臭臭玩一小会吗?有差不多大的孩子在一块玩,臭臭就没那么黏我了。”陆绵绵看了看自己怀里像八爪鱼一样的臭臭,哀求地望着褚沐馨,她都抱累了。

    “你带他们俩在一旁玩。”褚沐馨对臭臭也没那么大的意见,便让戚嬷嬷带两个孩子在一旁哄着。

    可能是有玩伴,臭臭也没那么抗拒戚嬷嬷了。

    陆绵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恍惚,她好像看到臭臭笑了。

    “你快说,都快急死人了。”司徒兆不由得催促。

    于是陆绵绵便从滴血认亲到滴骨认亲,再到相貌性格辨认等等办法都给他们解释了一遍,“就好像丑丑有时候脾气挺倔的,我觉得他的性子就是随了”

    “她。”

    “他。”

    司徒兆和褚沐馨不约而同指向对方。

    褚沐馨在司徒兆的迫视下弱弱地收回了手指,在外人面前就给他留个面子吧。

    陆绵绵恨不得捂住嘴巴,她好像又举错例子了,“丑丑挺聪明的,都听得懂我的话,知道摇头了,肯定是随了你们俩。”

    司徒兆和褚沐馨不约而同白了她一眼,他们不上当了。

    “皇上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你不是已经确认了她的身份了吗?”陆绵绵随口问。

    “多事!”司徒兆傲娇地冷哼一声,在陆绵绵这问到了点东西,他得亲自去审问一下那女人才行。

    事关他父皇的私事,他也不能告诉其他人。

    他真的很好奇他爹怎么就一大早确认她是班家的人,毕竟这人一开始就藏得很深,若是他也知道方法说不定就能把班家的老底给掀了。

    除了他们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司徒兆想要相信这个答案,心里却总是在犹豫。

    待皇上走远了,陆绵绵忍不住问了褚沐馨一句。

    “本宫也不清楚,此事说不定扯上先帝,你还是不要问那么多为好。”褚沐馨最熟悉司徒兆不过,一牵扯到先帝,他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就随口问问。”陆绵绵识相的没有再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