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该死的朗费罗!他居然敢发起夜袭!”

    加斯克尔子爵的疑惑没有持续很久,但他看见营地外突然亮起大量火把,以及在火光中攒动的人头,他顿时就明白了什么,气急败坏地大声咒骂道。

    他的咒骂声将营帐内的布鲁克引了出来,后者看着那正在朝这边奔来的人群,脸色大变,立马伸手抓住兄长的手臂,往停放战马的方向跑去。那些喝得伶仃大醉的士兵们只有少数几个发现了这支突袭的部队,随后发出了惊声尖叫,想要向周围的人提出预警,但是那些喝醉的人并没有理会他们的叫喊。

    灾难就此降临。

    以朗费罗子爵亲自率领的高尔领骑兵踏着沉重步伐,直接将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低矮木栅栏撞倒,而后又速度不减的继续冲入营地,将那些喝得伶仃大醉没有反抗能力的顿拉领士兵撞倒撞翻,几个还算清醒想要举剑反抗的人更是直接被锋利骑士剑砍下了头颅。因为是夜袭,高尔领骑兵队没有使用骑枪,他们每个人都挥舞着锋利的刀剑,左右劈砍,将身旁的顿拉领士兵斩杀。

    在高尔领骑兵队的身后,白天被击败的步兵们呼喊着跨过倒下的木栅栏紧跟着冲了进来,在几个带头逃跑的人被朗费罗子爵亲手处死以后,再加上子爵本人许诺的丰厚奖励,这些唯唯诺诺的农兵们此时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就冲进营地,想要大开杀戒,以报白天的仇。

    但是他们的打算终究是落空了,在被骑兵队一阵冲杀后,顿拉领步兵们顿时军心溃散,不管是喝醉的还是没喝醉的都尖叫着四散而逃。在简易马厩内准备上马逃离的加斯克尔子爵目眶具裂地看着这一幕,他想要回去解救自己的士兵,但是布鲁克拼死拦住了他,这位忠诚的贵族次子诚恳地对他劝说道。

    “哥哥,我们先撤吧,只要我们安全回到西拉亚,就一定能够卷土重来,向卑鄙的朗费罗子爵复仇!”

    “那些我的士兵!我的领民!我的财富!”加斯克尔仰天长啸,心中充满了不甘,“我的荣誉,一夜之间全部成为泡影!”

    就在布鲁克以为他还要固执地回去之时,加斯克尔却翻身上马,红着眼睛看着惨叫连连的营地,带着布鲁克向西拉亚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而与此同时,安提柯一行人望着远方那几乎染红半边天的红色,知道留在营地里的人几乎是凶多吉少了,但他们并没有感到多少悲伤,有的只是逃过一劫的庆幸。

    尤其是莫尔斯,这位刚刚还在咒骂拉着自己出来的塔特尔的老猎户,在看见这一幕后,整个人沉默了下来,让人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着什么。安提柯也没有心思去管他一个人的内心,他看着前方漆黑的森林,又看看自己这五个人手里的两个火把,想了想,开口道。

    “我们不能冒险留在这附近,难免高尔子爵的骑兵会不会在营地周围扫荡,抓捕逃兵,所以我们必须连夜赶路,尽早找到一个落脚之处。”

    安提柯话音落下,丁尼生就开口附和道:“安提柯说的没错,这里还是太危险了,我知道离这不远有一座小村庄,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先去那里落脚。”

    这位老兵被安提柯救了一命,对他的好感度很高。

    “要走多远?”安提柯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出发,明天下午就能到了。”丁尼生想了一会,回答道。

    安提柯考虑了一下,他们这五个人一共就带出来三匹战马,而且只有两个人带着武器,去更远的地方明显是不可能的,路上说不定就被土匪劫了。

    想到这,他开口问道:“丁尼生,如果让两个人同骑一匹马的话,能不能缩短时间?”

    “这”丁尼生犹豫了一会,他看了看没有马的莫尔斯父子,又看看自己胯下的战马,过了一会才回答道:“如果是两人一骑的话,那么最快也要明天中午。”

    “那就这样吧,莫尔斯大叔和塔特尔与我们共骑一匹马,我们必须尽快找到落脚点,顺便补充补给。”

    安提柯一锤定音。

    其他四人没有多少异议,莫尔斯父子也不好意思同救命恩人安提柯挤挤,便各自上了丁尼生与迪恩的马,接着,五人三马在丁尼生的指引下向不远处的村庄连夜行进。

    翌日下午。

    因为在路上耽搁了一会,所以安提柯等人晚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村庄,然而,看着满目疮痍的村庄,安提柯知道,自己这一趟可以说是白跑了。

    村庄已经遭到了洗劫,或者说,整个村庄都被烧毁,村庄里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一个活着的动物存在,遍地都是尸体,那些木头制成的茅草屋也被大火烧得只剩下了还在冒烟的黑色废墟。

    安提柯默默翻身下马,踩在了被烧成黑色的路面,一脚下去,伴随着一道清脆的断裂声,焦炭应声碎裂。

    “这里是谁干的?”

    丁尼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出声问道,但是没人能够回答他,因为除了这些被杀死的村民以外,恐怕已经没有人知道答案了。

    走到一具腹部被破开的尸体前,安提柯面无表情,虽然这具尸体被火烧过,但从其身上的生理特征来看,还是很容易辨认出她是一位女性,腹部内的器官都被烧焦了,安提柯没办法判断她生前遭受过怎么样的折磨,不过当他看见不远处一团红色的肉团时,瞬间就明白了。

    这是一个还没发育好的婴儿,几乎就是红色的肉团,在它身上的某一个点上还连着一条焦黑的长条,安提柯知道,那是一条脐带。

    当他看见这个婴儿时,只感觉呼出的气都凝固了起来,前世只在书上看见的暴行,现在居然就真真切切的在他的眼前展现,展现得畅快淋漓,不给人一点点防备。

    哪怕安提柯上过战场,杀过许多人,锻炼出比较强大的心脏,在看见这一幕之后,他所谓坚固的防线顿时破防了,他想起了维吉纳宫的海伦,如果海伦遭受到这样的待遇,那他很有可能会当场疯掉的。

    “该死的”安提柯下意识就骂了出来,但是他骂了一半,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应该骂谁,便将后面的主语给咽了回去。

    深吸一口气,安提柯努力将心中的怒火平息下去,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几个人,见他们脸上的表情同样复杂多样,有震惊、愤怒,也有悲伤、怜悯。

    “这是一场泯灭人性的屠杀。”走到他们身前,安提柯那低沉的声音随之传了过来,“我很难想象这是文明人会做出的事情,在奥格雷尔半岛,哪怕是野蛮人,都不会比这更加的残忍。”

    听着安提柯的话,几个人卡特兰人都沉默不言,毕竟野蛮人现在已经消声灭迹了,犯下如此罪行的除了卡特兰人以外就再无可能。

    而就在这时,村庄里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听到动静的安提柯等人条件反射般向那看去,顺着他们的目光,两个身着破烂短袍手里拿着武器的人的身影赫然出现,这两个人似乎也没想到这里居然还能看见活人,也是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以后马上转身就跑。

    安提柯一见他们要跑,连忙追了上去,塔特尔和迪恩也紧跟着追了上去,丁尼生和莫尔斯面面相窥,收回刚想迈出的脚,又看了看身后的三匹战马,想了想,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留下来看马比较好。

    另一边,安提柯快步追了上去,他一边跑,一边抽出挂在腰间的西福斯短剑,那把被他缴获的骑士长剑就被挂在自己战马的一侧,相较于比较笨拙的长剑,他还是更青睐于灵活的短剑,这可能也是他骨子里流淌的马其顿血液的缘故。而在这里,灵活的短剑给他带来了一定的便利,伙食比这些卡特兰人还要好的他体力自然也远远超过了那两个看起来瘦弱的人,没跑多远就追上了两个人。

    眼见安提柯居然追上了自己,两个人相视一眼,也不准备继续逃了,先后停了下来,将武器对准身后追上的安提柯,其中一人高喝道:“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既然那么想死,那我们兄弟俩就成全你!”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眼前一花,安提柯居然不声不吭直接上来一脚将他踹了出去,这个被踹的人惨叫一声便飞出了两米,重重摔在地上,当时就晕了过去。另外一个人看着倒地的同伴,嘴巴张得大大的,有些傻眼,等安提柯不慌不忙地走到他面前时,他才反应过来,先是尖叫一声,然后转身就还想继续跑,却被安提柯从屁股后面踹了一脚,摔了个狗啃泥,眼冒金星的同时被后面跟上来的两个卡特兰年轻人给按在地上。

    迪恩一边将他按在地上,让他动弹不得,一边恶狠狠地说道:“你这该死的乡巴佬,跑什么?难道你也是强盗的一员不成。”

    一听压着自己的年轻人居然说自己是强盗,这个人连忙大声喊道:“不,我不是强盗,我只是想来这里捡捡便宜的而已。”

    “捡便宜?”迪恩可不听他的解释,粗暴地把他从泥里拉了起来,又嫌弃他身上的肮脏,一把将他推到安提柯身前,这个人一个趔趄就跪在安提柯面前,膝盖底下的疼痛让他脸都变形了。

    看着这个非常弱鸡的强盗,安提柯以居高临下地姿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

    “我,我叫陶特,从克甸村来的。”自称陶特的男人知道眼前这个独自一人将他们两人收拾的少年就是对方的老大,惴惴不安地回答道。

    安提柯自然不知道所谓的克甸村是哪里,别忘了他对这里可是人生地不熟呢,不过他也没有纠结对方的来历,继续问道:“你和那个地上躺着的家伙来这里要干什么?别告诉我只是简单的捡便宜而已。”安提柯一边说着,还一边把玩着手上锋利的西福斯短剑,极其锋利的剑刃闪着寒光,几乎能够让人的血液冷冻。

    陶特被那把锋利的短剑吓得差点尿出来,他也只在自己的领主那里见过这么锋利的武器,连忙就将自己的所有事情和盘托出。听完他的供述,安提柯这才相信了这两个人和这次袭击事件没有一点关联,呃不过换句话来说,以他们这么弱鸡的战斗力和胆子,也没多少可能做出这种暴行的。

    不过,陶特两人也不知道是谁袭击了这个村庄,按照他的说法,高尔领的军队几乎都被朗费罗子爵带去袭击加斯克尔子爵的营地了,没有可能分出兵来劫掠这样一个偏移战场的小村庄,或者说,如果高尔领最后赢得了胜利,这座村庄也有可能被划到他的统治范围内,朗费罗就算再愚蠢也不至于做出这种捋完羊毛再杀死羊的事情来。

    排除掉交战中的高尔领军队的话,那么剩下一个可能

    想到这个可能性,安提柯的脸色突然变了变,顿拉领和特罗洛普领是相邻的,所以安提柯才能骑着驮马直接逃到了顿拉领境内,也就是说,之前袭击安提柯所在商队的强盗们也有可能跨过两领交界,来到这里作案。

    “我们可能要遇上麻烦了。”

    想到这,安提柯对着迪恩和塔特尔说道,或许是他此时的脸色不是很好,以至于两个年轻人都被吓到了。

    “怎么了?”塔特尔和安提柯认识得比较久,壮着胆子问道。

    “在特罗洛普领袭击我的强盗团可能来到这里了。”安提柯向他解释道,“而我们所在的这个村庄,很有可能是他们的杰作。”说着,他伸出手指了指被烧得焦黑的地面。

    听安提柯这样说,两人脸色都变了,没等他们说话,安提柯继续说道:“我们得先撤了,去找他们汇合,然后直接前往西拉亚。”

    安提柯承认,他现在是有些担忧的,他害怕那些强盗们没有走远,趁着他们在这里交谈的时候围上来把他们吃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