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安提柯一行人还是安全的离开了,他所担心的强盗卷土重来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离开这个村庄以后,他们沿着大道一路向西拉亚的方向赶去,花了四天的时间才终于赶到这座城镇。

    西拉亚还是顿拉子爵的属地,看着城墙上那随风飘扬的旗帜就能够看出来,不过这座城镇的氛围并不好,城门虽然大开,但进进出出的行人屈指可数,城门和城墙上的守军卫兵数量也比以往多了许多。

    安提柯自然是不知道以前的守军数量有多少,但不妨碍有本地人丁尼生告诉他。从守军数量来看,这场和高尔领的战争肯定没有结束,不过这也在安提柯的意料之中,战争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结束,高尔子爵刚刚靠夜袭获得了大胜,肯定会借机提出令人难以接受的和平协议。

    因为在进城以前安提柯等人特意打扮了一番,再加上丁尼生刚好认识其中一个守城的士兵,所以他们只是被简单的搜了一下身,便被放入城内,通过丁尼生对那名士兵的询问,可以得知西拉亚城的氛围极其紧张,出征的军队只有加斯克尔子爵和他的亲弟弟骑着战马逃了回来,在回来以后,他们下达了新的征召令,准备对抗高尔领的军队,同时也在派出使者向对方交涉。

    交涉?

    只能说是被打怕了。

    那一晚遭到袭击的营地里的士兵们大多成了俘虏,要么是成了逃兵落草为寇,只有少数幸运儿能够安然返乡。换而言之,顿拉子爵已经没有多少军力可以继续和高尔子爵继续打下去了。

    安提柯有些唏嘘,如果加斯克尔子爵的警惕性高一点,那也不至于从大胜演变成难以挽回的大败了。

    不过这一切已经和安提柯等人没有关系,在西拉亚城内丁尼生家中安顿下来后,安提柯便委托他们寻找城内的马其顿人开的店铺,一边也让莫尔斯父子回村去接家人到这边过来。结果就和安提柯料想的差不多,在西拉亚这个偏僻的乡下小镇里,国外营的间谍压根就没留下任何踪迹,所以安提柯就只能继续前往卡特兰王国首都布尔拉普。

    或许是为了报恩,在莫尔斯一家被接过来以后,丁尼生与迪恩的家庭一同出钱安排他们与一队刚好要前往布尔拉普的商队同行,还搭上一笔不菲的路费。

    从西拉亚到布尔拉普的路上一片太平,商队用了差不多半个多月才到达布尔拉普城下。

    布尔拉普,是一座建立在卡特兰平原上的巨大城市,这座城市紧挨着被卡特兰人称为母亲河的柯纳河,在那七八米高的石质城墙的外围围绕着一圈宽三米多的护城河,护城河直通柯纳河,每天都有无数的垃圾和污秽被倒入护城河内,再顺着流向流入柯纳河。

    一个人类聚落能否发展起来最重要的除了土地以外,便是水源了,有了柯纳河这条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水源,布尔拉普城极其周边土地上的人口远超十万大关,在那高耸的城墙外面,除了护城河便是一片连着一片的农田极其村庄,参差不齐的铺石道路横穿已经成为绿海的农田,连接着远方,行走在这条道路上的人流哪怕是到了晚上都没有平息。

    安提柯所在的商队穿过一座接着一座村庄后,终于来到了布尔拉普的城门外,安提柯注意到,连接着他所踩着的土地和城门的并不是桥梁,而是一座被两条粗壮铁索牵着的木质吊桥,这座吊桥被放下,横跨护城河两岸,让两岸的行人得以进出,而在吊桥的另一边,数十名全副武装的手持长矛的卫兵如同雕像一般站立着,用那警惕的目光扫视来来往往的人。

    或许是对安保很有信心,城门的卫兵没有对进出的人进行检查,只是收了他们入城费就让他们进去了,安提柯所在的商队一次性缴纳了所有的费用,而后缓缓驶入大开的高大门洞。

    穿过五米的门洞,布尔拉普城的街景赫然开朗,宽阔的街道两边是一座连着一座有着两三层高的石质建筑,每一扇打开的窗户外都悬挂着木杆,上面晾挂着花花绿绿各种颜色的衣服,那些没拧干的衣服还会往下滴着水滴,水滴有时候会滴到下面刚好路过的路人,路人也只是摸了摸身上的水渍,往上看一眼,叽里咕噜地嘀咕了几句,也没放在心上,水滴更多的还是刚好落在街道两侧的排污渠内,跟着污水一同流入护城河。

    布尔拉普的街道几乎看不见路边摆摊的,或者说,他们有专门规划出商业区,在城门进入的这一段区域是居民区,所以看不见商贩,有的只是来来往往的路人和穿梭在人群中宛如泥鳅一般的小孩。等穿过这一条街道,驶入一个规模较大的广场后,安提柯才看见广场两边摆摊的商贩,这些商贩对着路人大声吆喝,摊位上也摆放着他们准备出售的货物。

    安提柯注意到,一些摊位的后面就是门口挂着木牌的工坊,像是那些铁匠、皮革匠、面包房等等的店铺因为店内空间不够,所以就把摊位摆在了外面,工匠就在里面干活,学徒在外面吆喝卖东西,倒也配合。

    在进城以后,安提柯和莫尔斯一家就和跟来的商队分开了,在到这里以后,他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有派出使者在这里常驻,所以他也不必去费劲找什么国外营的据点了,在问了几个当地人以后,他们一行人七拐八拐,终于是在靠近王宫的区域外找到了马其顿王国的使者驻点。

    看着那画在木牌上的维吉纳太阳的标志,安提柯几乎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他翻身下马,把战马的缰绳交给塔特尔,而后走向站立在门口两侧的两名身着亚麻胸甲手持圆盾长矛的士兵。

    “站住!这里是马其顿使者的办事处,闲者勿入!”

    两名士兵使用不怎么熟练的卡特兰语,大声喝道。

    安提柯停下了脚步,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将戴在右手食指上的国王戒指展示在两名士兵的面前,压低声音,说道:“我是马其顿国王安提柯·波吉亚,我要见你们的使者。”

    两名士兵看清了安提柯手指上的国王戒指,又听了他的话,顾不得思考为什么国王会以这种装束出现在这里,连忙抚胸行礼,让他进去,不远处的莫尔斯一家人看着两名士兵对安提柯表现得恭恭敬敬,心里有些疑惑,越发觉得安提柯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其实他们早就对安提柯的身份有些怀疑了,从安提柯的言谈举止以及上阵厮杀的表现来看,他根本就不像是所谓的商人,反而像是上过战场的贵族,这也是他们一家人敢跟着安提柯远离家乡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他们在赌,赌安提柯的确是贵族,赌自己一家跟着他以后就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

    现在看来,他们赌赢了一半,安提柯的身份确实不简单,如果只是商人的话,马其顿使者的卫兵为什么会向他行礼?

    这样想着,他们都有些紧张了。

    安提柯却是不知道外面那几个卡特兰人怎么想的,他在被其中一名士兵引入后,见到了驻扎在这里的马其顿使者,巧合的是,这位马其顿使者安提柯还见过几次,对方同样也一眼认出了安提柯。

    “陛下?”使者克斯塔斯的声线有些颤抖,安提柯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激动,“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没有收到来自佩拉的消息。”

    “这件事说来话长。”安提柯摆了摆手,换了个话题:“给我们安排几个房间,还有,准备纸笔,我需要联系佩拉城。”

    “我们?”克斯塔斯准确地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询问道。

    “是的,一个和我一起来的卡特兰人家庭,是他们救了我。”说完,安提柯补充了一句:“哦,他们现在在外面。”

    一听是他们救了安提柯,克斯塔斯也不敢耽搁,连忙命人去请那个卡特兰人家庭进来,一边又让人准备纸笔。

    这一切都安排好以后,克斯塔斯又问道:“陛下,是您独自一人来的吗?”

    “不,我和近卫长安格尼斯一起来的。”安提柯摇了摇头,说起安格尼斯,他的心情就变得沉重许多。

    见安提柯身边没有安格尼斯的身影,克斯塔斯心里仿佛明白了什么,脸色微变,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过了一会,纸笔都准备好了,安提柯便坐在书桌后,拿起笔,在纸上写了起来。

    克斯塔斯站在一旁等了许久,直到安提柯将纸折起来,塞进一个信封里,交给他,吩咐道:“让人骑快马返回佩拉城,将信封交给王后海伦。”

    “遵命,陛下。”使者应诺,而后拿着信封快步离开。

    等他走后,安提柯又回到了位置上,将手托着下巴,思考要怎么对付那帮强盗,安格尼斯不能白死了,以他那睚眦必报的性格,那帮该死的强盗一定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从马其顿调兵过来是不可能的,哪怕与卡特兰王国是盟友关系,贸然调兵入境也是不合理的,更不要说两国之间还只处于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状态,这要是让军队入境,只怕不到第二天就进入战争状态了。

    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招募雇佣军了,卡特兰王国境内的雇佣军有很多,这全是因为国内贵族经常相互攻伐,贵族之间要是实力差距过大,较弱的一方通常会选择雇佣佣兵为自己作战,增加实力,那些有钱的贵族也会更偏向于使用佣兵作战,领内的征召兵死一个少一个,而佣兵死了给几个银币当抚恤金就完事了。

    更重要的是,雇佣军在卡特兰王国境内是合法的,只要你不对当地平民做出违法的事情来,不管到哪里去都不会有领主管你,相反,要是他们刚好开战,还会联系你询问雇佣的价格。

    想到这,安提柯心里就有了办法,他起身离开书房,走到外面,刚好看见莫尔斯一家从给他们安排的房间走出来,这五个乡下人就好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眼睛到处乱瞟,看什么都觉得新奇,为首的莫尔斯一见安提柯露面,连忙上前,感激地说道。

    “安提柯啊,你给我们安排的房间环境太好了,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地方,哪怕是西拉亚城的有钱人家里都比不上。”

    安提柯注意到了他话语里的用词,微微一笑,知道对方多少察觉了自己的身份,道:“你们可以先在这里住上几天,需要什么就让奴仆去外面买。”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会自己处理的。”莫尔斯连忙推脱道,他们终究还是刚刚离开乡下的平民,这突然成为使唤奴仆的角色,一时半会还是适应不了。

    安提柯见他推脱,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他们注意晚饭的时间,便打发他们离开了,接着他又找上刚刚把信封交给一名马其顿士兵的克斯塔斯,将自己刚刚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克斯塔斯并没有反对,或者说,他根本没有资格反对,他只是沉默了一会,便回答道:“陛下,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会让财务官向您提供招募佣兵的费用。”

    说完,他又补充道:“在办事处设立以后,每个月都有从佩拉送来的银币,除此之外,与我们交好的卡特兰贵族和商人也时不时送来一些金银珠宝,您不用担心财物的问题。”

    闻言,安提柯大喜过望,招募佣兵最害怕的就是没钱了,想要驱使佣兵为自己作战,砸钱是最有效的办法,这要是没钱了,他们主动解除合约离开还好,这要是临阵倒戈,那可就倒了八辈子霉。

    没有后顾之忧的安提柯便让克斯塔斯去联系一下布尔拉普城内的一些有名有姓的佣兵团,准备在这里休息几天以后就出发,向特罗洛普领的那帮强盗动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