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几天后,由克斯塔斯雇佣的几家佣兵团一齐在布尔拉普城外集结,一次性雇佣那么多佣兵团的大手笔操作引起了王都城内的佣兵市场的震惊,也引起了卡特兰国王的注意,因为两国没有签订同盟协议,所以马其顿使者在卡特兰王国境内雇佣大规模佣兵的举动无疑会让卡特兰国王为之产生忌惮之情。

    正因如此,在佣兵团集结的前一天晚上,卡特兰国王派出的国王特使来到了马其顿使者办事处,在克斯塔斯的引领下,面见了安提柯本人,面对恭敬外加惊讶的国王特使,安提柯将自己遇袭的事情和盘托出,并声称这只是为了将冒犯他的强盗处死。

    在国王特使把安提柯的原话一字不动地转告给卡特兰国王亚当斯三世以后,这位年轻的国王对安提柯的企图多少有些猜忌,不过安提柯好歹也是在他们的地盘上出事,掺和进去不让安提柯动手也不是好办法,所以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有这件事了。

    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有另一个想法,安提柯既然自愿以私人的名义出资雇佣佣兵去清缴在王国南部猖獗的强盗,帮他白打工,那他又有什么理由阻止呢?完成了对他也有好处,没完成他也没损失,顶多是那个地区的平民被杀掉几个罢了,“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这个准则在卡特兰王国同样适用,当地贵族治下的平民被杀,损失的还是当地的领主,而不是他这个高高在上的国王。

    安提柯通过克斯塔斯雇佣来的佣兵人数在一千上下,这也是他刻意吩咐的结果,不然要是放开招募的话,以布尔拉普城佣兵市场的容量,他在资金足够的情况下可以拉起一支超过五千人的大军。当然这么多的佣兵是不可能都在布尔拉普地区的,任谁放任这么多的士兵在自己首都周围都不会感到开心,所以他们通常是留下代理人在佣兵市场准备拉活,佣兵们在其他地方执行任务。

    一千多名雇佣兵作战每天所需要消耗的粮草也是一笔天文数字,不过好在佣兵们都自带干粮,在他们所携带的干粮吃完之前,安提柯都不用担心军队粮草的问题。

    行军将近一个月以后,大军进入顿拉领境内,当安提柯第二次来到这个地区时,顿拉子爵与高尔子爵的战争早已结束,顿拉子爵不得不接受高尔子爵的和平协议,将靠近边境的几座村庄割让给对方。值得一提的是,安提柯等人之前去过的那个村庄直到被高尔子爵的人接管以后才知道这座村庄遭到屠戮了,盛怒之下的高尔子爵怀疑是顿拉子爵不甘将土地割让给他,在交接之前率军洗劫了这座村庄,打算撕毁和平协议将战争继续开展下去。

    好在高尔子爵的长子及时察觉到了不对劲,他发现这一块区域强盗活动的势头越来越猖獗,而且顿拉子爵已经没办法弄出一支成规模的军队了,便怀疑屠村的暴行是强盗犯下的,在他将自己的发现告诉父亲以后,高尔子爵便停止了撕毁和平协议的动作,派人进行调查。一阵调查后,结果水落石出,屠村的暴行确实是流窜进来不久的泰勒强盗团所犯下的,他们的人数经过发展,已经突破了五百大关,成为这个地区最大的威胁。

    不过,虽然他们的人数突破了五百,但实际上拥有战斗力的强盗战士严重缩水,只有一两百人而已,其余人不是被攻破村庄被迫裹挟落草,就是战斗意志不高的弱鸡,让他们去打劫手无寸铁的路人和村民就能化身为一等一的饿狼,一碰上硬茬,那就白给了,典型的只能打顺风战的货色。

    自己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村庄就这样被一伙强盗洗劫了,高尔子爵自然是心有不甘,他带领着刚刚获得胜利的士气高昂的军队前去进攻泰勒强盗团,却被后者依靠复杂的森林地形搞了一波,损兵折将,连子爵本人都被一发从森林飞出的箭矢射中前胸,好在他身上的锁子甲卡住了箭矢,不让箭头继续深入,不然高尔子爵恐怕要当场交代在这了。

    吃了一个大亏,让侥幸逃过一劫的高尔子爵不敢再对这个泰勒强盗团动手了,反正他们就流窜在自己新占领的地盘和顿拉子爵的封地,损害不了他的多少利益,也就放任这个猖狂的强盗团继续在那个地方了。

    直到安提柯和他的佣兵团来了,两地子爵一听到有一个傻逼逼的马其顿冤大头准备帮他们剿匪,都乐得不行,在安提柯带着一队从办事处调来的马其顿士兵进入西拉亚城设下宴席,向两个子爵递出邀请函以后,他们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

    虽然西拉亚是死敌顿拉子爵的地盘,但高尔子爵很自信对方不会对自己下手,也就大摇大摆地前往赴宴。而顿拉子爵也对这个人傻钱多的马其顿人充满了好奇心,他一直想要与对方提前见面,却每次都被婉拒,次数一多,他也就不继续做掉价的事情了,准备等设宴的日子到再去与这个马其顿人见面。

    时间很快就到了安提柯举办宴会的日子,为了迎接两位高高在上的贵族,安提柯专门将西拉亚内一座有名有姓的酒馆给包了下来,并从附近的城市请来厨艺较高的厨子烹饪美食,酒水自然是从马其顿王国送来的上等葡萄酒了,不论是餐具还是食物,都是最好的。

    顿拉子爵加斯克尔看着酒馆外站立得笔直的两名马其顿士兵,心里倒是也有些紧张,他多少能够猜出马其顿人邀请自己的意图所在,无非是想要向他要些便利,好在接下来的剿匪中方便行事,加斯克尔原本打算隐晦地索要点好处,但在看见那两名一看就很精锐的士兵以后,这个念头突然就被驱散了许多。

    怎么说?

    能够让这么精锐的士兵站在门口放哨,这个马其顿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说不定高到能够直接面见卡特兰国王呢,他要是冒冒失失的就得罪了这个神秘的马其顿人,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很好过。

    向两名站岗的马其顿士兵出示身份证明后,他就在一名身着暴露的美丽女仆的引领下走进酒馆,虽然身前女仆走路时一扭一扭的身段让他很有性趣,但是在这个关头,他哪怕是再好色也不敢做出有损身份的事情来,便强制将目光转移到其他地方,他发现,酒馆内同样站着几个士兵,并且这些士兵的质量和外面的没有多少差别。

    安提柯的酒局设在这家酒馆的二楼临街的位置,在加斯克尔被请如房间后,他第一眼就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那个传说中的马其顿人,这一看,险些将他惊得眼珠子都爆出来,眼珠子虽然没爆,但震惊的话还是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安提柯?怎么是你?”

    这句话一出口,加斯克尔马上就后悔了,连忙抱歉,道:“安提柯阁下,请原谅我的震惊,这实在是一件在我看来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安提柯早已料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他微微一笑,也没有在意加斯克尔刚刚的所谓冒犯,道:“子爵阁下,很高兴您能够接受我的邀请,前来参加我设下的宴席。”

    “请入座。”

    安提柯说完,那个领路的女仆就将加斯克尔领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而后那个女仆也没有离开,拿着桌面上的一个银质酒壶站在子爵身边,随时能够帮他倒酒。

    入座后,加斯克尔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震惊驱散,而后平静地说道:“安提柯阁下,您能够自愿出资剿灭顿拉领境内的强盗,实在令我感激,那些强盗太过猖狂,几乎每天都有无辜的路人和商队遭遇毒手,只可惜我没有实力对付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强盗越来越放肆。”

    “我在来到顿拉领之前就遭到强盗的袭击,所以我对这些强盗深恶痛绝,将强盗消灭干净不仅是为了报我之前的仇,还是为了保障商路的畅通无阻,不让我国商人继续出现不必要的损失了。”

    “您的精神实在令人敬佩,安提柯阁下,请允许我敬您一杯。”加斯克尔说着,一边就要去拿身前的酒杯,安提柯却不急,他摆了摆手,道:“朗费罗子爵还没到场,您要是想敬酒的话,等他来了再敬也不迟。”

    安提柯都这样说了,加斯克尔也就收回了手,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笑容,他不是很想见到朗费罗子爵,想起上次在协议现场对方脸上的洋洋得意,他的心里就是一阵窝火。

    过了一会,高尔子爵朗费罗姗姗来迟,入座后他先是解释了一番自己迟到的理由,然后才向在场的两人道歉,安提柯脸上仍然笑意盈盈,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两位贵族都到场后,安提柯才缓缓起身,手里拿着银质酒杯,开口说道:“两位领主,想必你们都听说过我来到这里的目的了,为的就是剿灭在两地流窜横行的泰勒强盗团,当然,此次行动不需要两位领主付出任何代价,只需要你们给我一份剿匪手令,证明此次行动是合法的就行。”

    安提柯说完,加斯克尔第一个站起来,道:“安提柯阁下,我愿意以顿拉子爵的身份给你一份剿匪手令,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安提柯看了一眼加斯克尔,问道,他发现朗费罗子爵同样也在看着对方。

    “我需要你向神灵发誓,麾下的士兵不会骚扰平民。”加斯克尔子爵回答道。他的实力已经被削弱了很多,这要是被安提柯手下的雇佣兵趁机洗劫一番,那他今年的收入就完蛋了。

    安提柯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微微一愣,随后很爽快的就答应下来了,而后又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朗费罗子爵,问道:“那么,朗费罗阁下,你又有什么要求呢?”

    “我没有要求。”朗费罗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我希望在强盗团被剿灭以后,那个首领泰勒能够交给我来处理。”

    说道泰勒的名字时,安提柯能够明显感觉到朗费罗子爵是咬着牙硬生生挤出来的。这也难怪他会对泰勒充满了仇恨,任谁在大胜以后被狠狠打了一巴掌,还差点丧命都不会对始作俑者无感,仇恨与愤怒才是应有的表现。

    安提柯沉默了一秒,然后回答道:“阁下,我不敢保证泰勒在战斗中不会死去,我只能尽可能的确保他被俘虏,然后送到你的城堡去。”

    “如果他在战斗中死去,那么把尸体交给我也行。”朗费罗继续说道。

    “我会满足你的要求,阁下。”

    一直到宴会结束,朗费罗子爵还是没发现安提柯就是之前战场上杀得他的步兵大败的年轻骑士,安提柯也不知道该说对方视力差还是什么,不过这样也好,他们之间也就少了一些纷争。

    在获得两个子爵的剿匪手令后,安提柯回到了佣兵的临时驻地,着手布置起针对泰勒强盗团的进攻计划。纵观该强盗团的战例,安提柯发现他们非常依赖森林地形,只要是在森林作战就都能发挥极大的战斗力,但要是离开了森林,就宛如被拔了牙和爪子的野狗一般,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了。

    或许是他们也知道自己这一致命缺点,所以活动范围都不会离开森林,安提柯想要引诱他们出来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思来想去,除了放火烧林以外就没有其他行之有效的法子了。

    至于放火烧林?

    开什么玩笑,这要是在马其顿王国境内倒还好说,但这里是别人的地盘,森林里的一切都是属于当地领主的,他要是放火烧林了,就等于与当地领主为敌,处理不当很有可能升级成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

    所以,他只能另外想一些其他办法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