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该死的马其顿人,居然真的敢冲我来!”

    数日以后,在得知安提柯率领佣兵团进入特罗洛普领的消息以后,“饿狼”文森特暴跳如雷,一脚将身前的木桌踹翻,底下的喽啰们吓得只敢低头看脚下,屏住呼吸,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一不小心就引起文森特的注意,然后被他抓去泄愤。

    “首领,我们应该跑吗?”文森特的副手壮着胆子询问道。

    “跑,我们应该往哪里跑?”文森特反问道,“顿拉领是不能去的,南方的克鲁德赛更不能去,那里可是驻扎着王国的边军。”

    “不然我们先停止活动,等风头过去再说吧。”副手提议道,他们的营地就位于茫茫森林之中,只要他们不主动出击暴露行踪,一般来说很难被外人发现。

    “这是一个好主意,但我想我们应该清点一下仓库的库存。”

    文森特一边说着,一边喊来了管理仓库的手下。

    “你等会去清点一下仓库的库存有多少,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懂吗?”他说道。

    “是的,我明白,首领。”管理仓库的头目回答道,

    虽然他嘴上说着明白,可实际上,等他查完仓库回来汇报时,给出的答案却让文森特极其不满意。

    “什么?我们之前不是抢了很多单吗?为什么会只剩下这么一点?”

    听完小头目的汇报,文森特暴跳如雷,大声唾骂着,如果不是手上没有武器,不然他肯定会挥舞着把眼前的头目的头颅砸扁。

    然而,尽管文森特再怎么生气,也改变不了库存紧缺的现实,他看着底下瑟瑟发抖的小头目,不屑地撇了撇嘴,挥了挥手就让他滚出去,而后才对着其他人继续说道。

    “看样子我们是没办法蜗居在这里了,先让喽啰们收拾收拾,观望一阵等那帮该死的赏金猎人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我们再行动起来。”

    文森特如临大敌的同时,安提柯率领着佣兵团进入了特罗洛普领,他先是带着骑兵凭借记忆找到了商队遇袭的地方,重回故地,这位年轻的马其顿国王有些失神。

    道路上已经没有战斗过的痕迹了,也不知道那些长眠于此的战士的尸体遭到了什么样的命运,不知道他们是否被强盗扒光,扔在野外任由野兽啃食,还是被好心的路人草草掩埋。看着周围的茂密树林,安提柯有一种冲动,似乎下一秒安格尼斯就会从某一个角落冲出来,用激动的语气对他喊着:“陛下,我们终于团聚了!”

    可惜,安提柯在这里待了十多分钟,安格尼斯还是一直没有冒头,他只能遗憾地带着骑兵们离开这里,与大部队会合。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过后,望着这支骑兵离去的背影,灌木丛中钻出几个手持武器的人,他们面面相窥,其中一个人说道:“他们在看什么?”

    “不知道,不过我想,我们应该回去报告给首领。”另一个喽啰回答道。他说完,几个人又相视一眼,有了答案,一同转身又钻回了灌木丛。

    与大部队汇合后的安提柯直接前往特罗洛普领的首府特洛普城,他还没到达,早已收到消息的子爵就亲自前来迎接他了。

    特罗洛普子爵菲尔顿是一名精神抖擞的中年贵族,他的下巴明显被打理过不久,青色的胡渣还依稀可见,他没有戴头盔,所以安提柯可以看见他那一头金色的卷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甚至反射出耀眼的光斑。安提柯看不出来他的身上有没有穿盔甲,那印着家族纹章的罩袍将他全身包裹,一条皮革武装带在腰部束起,一侧悬挂着珠宝装饰的剑鞘。

    安提柯策马而出,主动迎向菲尔顿子爵,在离对方不足两米外的地方停下,他的目光也在子爵身后扫视一圈,却是没看见奥利弗的身影。

    心中不自然地紧了紧,安提柯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先是行了个礼,而后以平静的语气向菲尔顿子爵问候道:“尊敬的子爵阁下,很荣幸能够得到您的亲自迎接。”

    “相较于阁下主动出资剿匪的义举,我这实在是不值一提。”菲尔顿子爵面带微笑,温和地说道,“那么,阁下,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呢?”

    “我的名字是安提柯,子爵阁下。”安提柯回答道,而后,他话锋一转,继续道:“我曾经和您的继承人奥利弗交谈过,在遭到强盗袭击之前。”

    子爵闻言一愣,他看着安提柯那明显区别于卡特兰人的外貌特征,想起了什么,语气带着惋惜,道:“很抱歉,强盗实在太过猖獗,以至于我对你曾经遭受过的苦难无能为力,只能表示遗憾。”

    “我明白,子爵阁下。”安提柯表示理解,他也不是来找菲尔顿子爵秋后算账的。

    见安提柯没有追究的意思,子爵暗暗松了口气,现在安提柯这个冤大头自愿自费剿匪,他领内的匪患极其严重,要是把这尊大神惹恼了扭头就走,那他领内的强盗可就没人收拾了。

    安提柯没有察觉到子爵的动作,他又问道:“子爵阁下,奥利弗呢?”

    “奥利弗还在特洛普,自从上次遇袭以后,我就禁止了他外出的次数,如果他知道你没事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

    安提柯手下的佣兵团最后是驻扎在特洛普城外,这也是在安提柯的强烈要求之下,因为除了那里,安提柯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地方。在特洛普,菲尔顿子爵为安提柯举办了一场小规模的欢迎宴会,参加宴会的除了子爵一家外,还有城镇内的其他有头有脸的权贵。

    在看见安提柯以后,奥利弗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也不管身边的父亲,冲上来拉着安提柯就是一顿问七问八,在得知安格尼斯拼死掩护他突围时,奥利弗同仇敌忾,也有深深的懊恼,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着骑兵贸然追击;而在听见安提柯讲述的遇到顿拉领猎户一家之后,他又面露庆幸,感慨安提柯的好运;听着安提柯讲述的自己参与顿拉领与高尔领的战争经历时,他也沉浸其中,敬佩安提柯的作战勇猛

    在说道抵达布尔拉普城的事情以后,安提柯还是特意隐瞒了和办事处有关的片段,改成他家族在卡特兰王都设立的商行中提供了资金让他为袭击复仇,奥利弗虽然没有完全相信安提柯的家族有那么强大的实力,但他还是没有反驳挑刺,他的父亲菲尔顿子爵没有参与讨论,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坐在主位上,和邻座的人交谈。

    一个小城镇内举办的小宴会并没有多少特别的地方,因此也不需要多在这里着墨废话。在宴会结束的第二天,安提柯就派出佣兵团内的轻装侦察兵外出侦查,寻找“饿狼”文森特和他手下的踪迹,虽然在他进入特罗洛普领以后他们就消失匿迹起来,但安提柯并不会愚蠢的认为他们已经跑路了,所以必要的侦查是至关重要的。

    在侦察兵们的努力行动下,“饿狼”文森特和他手下的踪迹最终还是被找到了,几个胆子大的小喽啰在外出巡逻的时候盯上了一个落单的旅人,围了上去将这个倒霉的旅人的所有东西都给抢了,抢光他的东西不说,临走前还给他来了一刀,不过好在旅人的命够大,侥幸没有死在这一刀下,挣扎着拖着身体逃到附近的村庄寻求帮助,刚好被到此处的侦察兵发现。

    由此,安提柯手下的侦察兵们进一步确定并缩短了文森特那伙强盗的藏身处和活动范围,连带着,驻扎在特洛普城外的佣兵团也开始动了起来,在不惊动强盗的情况下向该地区不断移动。

    那几个小喽啰倒也没有因此受到惩罚,在他们上报这件事并缴纳战利品以后,直属的头目认为那个被抢的倒霉蛋应该死了,没人能够告密,也就没有继续向上汇报了。在这里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他们及时报告给文森特的话,已经差不多是杯弓蛇影的文森特一定会马上要求所有人离开这里,那么他们也就会很幸运的逃过安提柯的围剿。

    只可惜他们没有这样做,正是那些底下人的不以为意,造就了这伙强盗团内所有人的灭亡。

    将近半个月以后,安提柯的人已经彻底锁定了文森特的藏身处,佣兵团大军也已经隐隐包围了这个地区,从强盗藏身处离开的人全都受到了安提柯的人的监视,可以说,只要他愿意,所有离开藏身点的人都无法活着回去。

    一场针对“饿狼”文森特的报复性围剿在这种情况下展开,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大量举着火把的佣兵宛如神兵一般从天而降,出现在强盗们的藏身处外,那些负责守夜的哨兵喽啰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敌人,还没来得及发出示警的喊叫,就被佣兵中经验丰富的弓箭手射穿喉咙,从哨塔上摔了下来。

    紧接着,抬着匆忙赶制的木梯的佣兵们将梯子搭在不怎么坚固的木墙上,如同蚂蚁一般攀附在上面,爬上木墙,再从里面将木门打开。当木门被打开以后,大量佣兵举着火把踩着那些被杀死的强盗的尸体涌入营地,毫不留情地将那些还在睡梦中的强盗喽啰屠杀。

    睡在营地内最坚固房子的文森特在听见外面传来的动静后马上就醒了过来,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推开被他弄醒的抢来的女人,翻身下床,没来得及找衣服裤子穿上就直接拿起长剑冲了出去。当他看见外面发生的景象时,整个人仿佛被箭矢射中一般呆愣在原地,从他这个视角看去,营地内已然被火光照得有如白昼般亮眼,大量穿着盔甲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屠杀着他手下的喽啰,时不时还有骑着战马的骑兵呼啸而过,带起一颗接着一颗的狰狞人头以及漫天血雨。

    “我,的,天,呐”

    文森特一字一顿地说道,而后猛地转过身冲进房间,没有理会坐在床上手足无措的女人,随手拿起一件衣袍套在身上,而后又冲了出去,往马厩的方向一路狂奔,企图趁乱逃出去,借助周围的火光,他惊愕的发现自己居然穿着的是那个女人的衣服,不过他现在也没时间考虑这个了,于是,在周围人的目光中,一个五大三粗的穿着女装的人疯狂奔跑,格外显眼。

    混在佣兵中的塔特尔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女装大佬,他虽然不认识对方,但从对方那怪异的举动来看,就这样放他走一定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所以这位年轻的猎户之子张起了他手中的猎弓,锋利的箭头遥遥瞄准着不断奔跑的文森特的后背,几个呼吸间,弓弦蹦的一声被松开,致命的箭矢随即高速飞出,带着凌厉的破空声飞向文森特的后背。

    或许是冥冥之中的第六感,文森特猛地回过头朝身后看去,在他那惊愕的目光中,箭矢精准的击中他的后背,撕裂他的后背肌肤,穿体而过,那还带着些许碎肉的箭头从他的前胸穿出。感受着胸前那钻心的疼痛,文森特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穿出的箭矢,嘴角缓缓吐出腥红血迹,他只感觉双腿发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不,这不是我的结局。”文森特不甘的伸手抓住胸前的箭矢,连箭头划破他手掌都没有反应,他挣扎着还想要站起来继续往前跑,但就在这时,塔特尔已经从后面追了上来,从后背一脚将他踹翻。

    “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和泰勒有没有关系,也不管你有没有杀过人。”看着地上面带痛苦的文森特,塔特尔说道,“但是,为了阿丽斯和其他被强盗杀死的人,我将会送你下地狱,饱受地狱之火的净化。”

    说完,他再抽出一支箭矢,搭弓引箭,瞄准着文森特的额头,只听嗖的一声,箭矢脱离弓弦,将文森特的头颅贯穿,鲜血混合着脑浆流了一地。

    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传说中凶残的“饿狼”文森特惨死在一个普通猎户之子的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