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佩拉建城49年12月11日,拉格尼亚王国与马其顿王国北吉利斯行省交界的多蒙山脉中的一处蜿蜒崎岖的山道上,一支庞大的军队正在缓慢而又艰难的行军着。

    这支军队中的士兵全副武装,多是使用长矛圆盾的士兵,他们高举着的深色军旗上描绘着维吉纳太阳的标志,使人一眼就能认出他们的身份来自南边马其顿王国的军队。

    今天,距离拉格尼亚王国及其包围网盟友向马其顿王国宣战的日子已经过去了4年,在这四年的时间里,拉格尼亚王国联盟内的哈伦公国与卡特兰王国先后战败,拉格尼亚人依仗着多蒙山脉天险将马其顿王国的强大军队一次接着一次地挡在国土之外,屹立于山脉之中的一座座城堡下有着无数双方士兵长眠。

    为了尽早结束北方的战局,由安提柯国王亲自任命的北方军团统帅“独眼”安提柯之子德米特里决心破釜沉舟,一边在正面战场继续做出双方对峙的假象,自己则率领主力在本地山民的引领下强行翻越多蒙山脉。

    此时已进入寒冷的冬季,高海拔的多蒙山脉也已是银装素裹,被大雪覆盖,拉格尼亚人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马其顿人敢在这个季节强行翻越高大的山脉,他们的主力也都集中在山脉的几处城堡,躲在温暖的设施内,一边防范山外面的马其顿人,一边等待着冬天的结束。

    呼呼呼

    寒风凛冽,刮过遍地白色的山头,在积雪中艰难前行的马其顿士兵们都裹着厚重的兽皮大衣,将长矛当做拐杖,一步接着一步奋力前进,雪花随着寒风吹向他们,很快就在他们的身上铺上一层白色新衣,士兵们的胡须眉毛上都挂着冰霜,呼出的热气用不了几秒就被驱散。

    这种天气就算是动物也无法忍受,随军出征的战马大多冻死在了路上,少数勉强没有死去的也是虚弱无比,仿佛随时会被寒风吹倒一般。

    队伍中,一个年轻的方阵步兵前进的动作逐渐迟钝,他身边的战友刚想上前搀扶,但还没等他行动起来,这名士兵就已经缓缓倒了下去,摔在厚重的积雪里面,带起一片雪花,那个战友没有将他从积雪拉起来,因为这已经是没有必要的了。

    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动静,德米特里转头看了看身后那漫长的队伍,也见到了那名倒在积雪中的士兵,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动摇,但很快就又被坚毅的神情所取代,从军团翻越山脉开始到现在,他们已经走了整整半个多月,眼看着就要走出这里了,要是在这个时候放弃,不仅仅是前功尽弃的问题,还有那些一路过来冻死的士兵,他们的牺牲也将化为泡影。

    “继续前进!”

    他在心中这样喊道,因为寒冷的缘故,他的嘴唇已经干裂开来,连说话都费劲。

    这是一场豪赌,一场将他和整个军团的士兵的生命都堵上的赌博,若是他们成功翻越多蒙山脉,一切都将获得逆转,但若是他们冻死在这地形复杂的山脉里,那么北方防线将会毁于一旦。

    半个月以后。

    看着山下那点缀在白色荒野中的一座座小木屋,德米特里和军团中的许多士兵都面露喜悦,在山脉中绕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吃光了携带的所有干粮,也喝光了所有能喝的水,到后面他们只能靠堆起火堆融化积雪来获得可以饮用的水源,现在终于走出了多蒙山脉。

    “加快速度!不要停下来啊!”

    德米特里对着麾下的士兵们高声命令道,队伍中的军官们也紧随着将统帅的命令传递下去,很快,整条漫长的队伍中继续前进的呼喊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无法忍耐高山严寒的马其顿士兵们一边欢呼着,一边加快行军速度,朝山脚赶去。

    山脉另一边的拉格尼亚人全然想不到马其顿人居然敢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下翻越山脉,完成一场死亡行军,当那些高举着马其顿王国旗帜的军队宛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他们的村庄外面时,躲在家中烤火取暖的拉格尼亚人没有丝毫准备,遭到了马其顿军队的疯狂屠戮。

    这个偏僻村庄内的男性村民都被马其顿士兵们杀死,女性则是被强行掠走,充当士兵们发泄时使用的玩物,他们储存在家中的过冬粮食也都被尽数搜出来,落入饥肠辘辘的马其顿士兵们的肚子里,让他们重新恢复战斗力。

    德米特里没有阻止士兵们发泄似的暴行,等吃饱喝足以后,马其顿军团将这座村庄改造成一个临时营地,士兵们将惨死村民们的尸体随意丢弃在外面的荒野之中,任凭从天而降的雪花将其掩埋,而后鸠占鹊巢,住进了村民们暖和的家中,安稳地睡了一觉这是他们时隔一个多月,第一次能够如此安稳的睡眠。

    一个晚上过后,精神饱满的马其顿军队离开了这座村庄,在强行抓来充当向导的村民的带领下朝离这里最近的城市进军。

    虽然战争已经过去了四年,但因为战火迟迟没有引到拉格尼亚王国境内,所以多蒙山脉以北的王国领地内皆是一片歌舞升平的太平景象,除了时不时会出现在道路上的背后插着小旗的军队信使和将粮食运往前线的运输队以外,和战争爆发前没有太大的区别。

    然而,在今天,这种太平的假象终于被打破,不计代价翻越多蒙山脉的马其顿军队出现在拉格尼亚王国多蒙防线的后面,在拉格尼亚军队发觉他们之前,就先行一步攻陷了山脉防线后面的重要城市贝莱拉斯城,这座城市是将粮食运往前线的中转站,在被神兵天降般出现的马其顿军队攻陷以后,库存的庞大粮草也都全部落入马其顿人的手中。

    当消息传到前线,驻守在城堡内的拉格尼亚人们都不敢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性,不论是高层的将领还是底层的士兵,全都高呼不可能,他们对山脉防线的防御十分有信心,除非是将其中一座城堡攻陷,否则马其顿人是不可能进去的。

    可是现实确实如此,边军派出的侦察兵全都带回来了肯定的答案,于是,前线的将领们都疯狂了。

    虽然在哈伦公国投降以后,拉格尼亚王国西部的边防便出现了巨大的漏洞,但是他们这里的东部边防始终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王国主力云集西部战区,同马其顿国王安提柯亲自率领的马其顿军队主力僵持对峙着,如果突然出现在他们背后的那支军队是从西部来的,那就证明西部战区战事失利,可这么大的消息他们不可能迟迟没有收到。

    由此可见,这支军队一定不可能是从西部穿插过来的。

    任凭拉格尼亚人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德米特里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屁股后面,他们因此也就不去想了,转而调集军队,准备将这个突然出现的马其顿军队剿灭,防止他们造成更大的难以挽回的损失。然而德米特里并不是那种乖乖等着被打的角色,他在将贝莱拉斯城洗劫一遍过后,便带上尽可能多的粮草离开这座城市,在临走之前,他还下令将剩余的无法带走的粮草连同市民们过冬的粮食一起烧毁。

    于是,当拉格尼亚军队回到贝莱拉斯城以后,面对的便是化为白地的仓库,以及万余嗷嗷待哺的饥民。

    看着这一切,拉格尼亚军队统帅切斯特顿险些气得吐血,他一边大骂马其顿人的阴险卑劣,一边踹开了祈求他用军粮接济平民的贝莱拉斯执政官,而后下令追击逃离这里的马其顿军队。

    而在另一边,得知拉格尼亚军队从前线抽调军队的消息的马其顿军队也开始向拉格尼亚人的几个城堡发起试探性进攻,这正是德米特里在出发之前所要求的。

    边境遭到攻击的消息成功分散了切斯特顿的注意力,让他无法专心追击眼前的马其顿军队,这正是德米特里想要的效果,在成为安提柯国王的伙伴骑兵的那段时间,这位年轻的马其顿贵族从国王那学到了许多战争策略,他让部分军队佯装主力继续前进,大部队则是在一处河岸边设下伏击,等拉格尼亚人的追击军队渡河之时,埋伏在这里的马其顿军队万箭齐发,向还在冰面上的敌军发起进攻。

    马其顿军队的伏击成功打乱了拉格尼亚军队的阵型和编制,让冰面上的士兵们陷入混乱,他们射出的密集箭雨也射杀了大量没有掩护的拉格尼亚士兵,鲜血染红了冰面,血流成河。

    在这场伏击战中,马其顿军队再次祭出了研究所发明出来的先进火药武器,这种火药武器便是由安提柯提出构想,研究所内的工匠们动手做出的早期手榴弹,这种手榴弹是一个个圆形的陶罐,里面装满黑火药、铁钉、碎石等小玩意,陶罐顶部被一条特制的火绳贯穿,在使用它的时候,先点燃火绳,再向目标投掷出去。

    早期手榴弹因为其技术的局限性,威力并不大,对敌军造成的伤害主要还是靠陶罐爆炸以后散开的铁钉、碎石和陶罐碎片。

    混乱中,拉格尼亚士兵们只看见一个个圆形陶罐从天而降,他们还没意识到敌人投掷这个是有什么意图,陶罐就已经在空中轰的一声爆炸,里面的铁钉碎石宛如天女散花一般将底下的一片笼罩在内,下面的拉格尼亚士兵们纷纷惨叫着倒在冰面上,一些倒霉的人暴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插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碎片,血流如注,痛苦挣扎着。

    面对着这个前所未见的武器,拉格尼亚士兵们皆面露怯色,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就宛如神明咆哮一般,在他们的耳边响起,一些虔诚胆小的士兵们不顾这里是危险的战场,直接跪倒在地,祈求神明的庇护和怜悯。然而所谓的神明只是火药爆炸后所带来的动静,这不仅不能给他们带来庇护,恰恰相反,是给他们带来残酷的死亡。

    一轮爆炸过后,趁着拉格尼亚士兵还处于震惊中,埋伏在附近的马其顿士兵纷纷怒吼着冲杀过去,向渡河的拉格尼亚军队发起进攻,本就被爆炸重重打击了士气了的拉格尼亚军队几乎是一触即溃,被杀得片甲不留。

    厚重的积雪阻碍了拉格尼亚溃兵们的逃跑速度,让马其顿骑兵得以轻松地追上溃兵,当一天结束,这条被雪冰封的河岸两边皆是拉格尼亚人的尸体,从他们身上流出的温热尸体几乎要将冰面融化,由此可见在这一天死去的士兵人数有多么的惊人。

    一战就将拉格尼亚人的东部战区主力覆灭,德米特里并没有因此懈怠下来,他将俘虏的拉格尼亚士兵们身上的军服盔甲都扒了下来,给自己麾下的士兵换上,打出援军的旗号向多蒙山脉防线前进。

    看到这,想必接下来的战况走向很容易被猜出来。装作援军的马其顿军队在投诚的拉格尼亚俘虏的协助下成功混入多蒙山脉的堡垒,在军队进入堡垒内部以后,他们突然发难,向周围的拉格尼亚士兵发起进攻,后者猝不及防,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陷入了混乱,而马其顿人及时控制住了自己身后的城门,引后面跟随着的军团主力入城,伴随着马其顿军队源源不断的进入,这座城堡随即沦陷。

    而后,德米特里又靠相同的方法骗开其他几座城堡的大门,里应外合,将多蒙山脉的拉格尼亚王国防线摧毁。

    在没有多蒙山脉这一道天险地利以后,主力都在西部与安提柯国王对峙的拉格尼亚王国就宛如弱小的羔羊一般,腹地遭到德米特里麾下军团无情肆虐,大量城镇村庄遭到掠夺毁灭,无数平民要么被杀死,要么被掠走成为奴隶,当拉格尼亚王国军队主力回防之时,曾经富饶的腹地已然成为一片焦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