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白跃打开了书,却被吸了进去,正恍惚间,白跃看到了一片祥和宁静的宗门。

    这个宗门处在一片山谷里,真可以称得上是鸟语花香。

    “天落,你在哪里干什么?还不快来,丹堂马上来开讲了,你不去可没办法开讲。”远方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冲着白跃喊道。

    白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一袭白衣,上面纹络汇聚,隐隐的成为了一座门。

    “哈哈哈,风老头,你又在催我,我可告诉你,今天讲完法,你我二人还要斗斗丹!”白跃和风老头一同走进了丹堂。

    丹堂中乌压压坐满了人,放眼望去一片人头,个个都是盘着稀奇古怪的发髻。白跃看了看自己,好像也是同样的发髻。

    丹堂里的弟子满怀热忱的看着台上的四位丹道巨擘,三位是早有名气的前贤大能!而有一位,是如同天命之子一般的存在:天落!

    传闻天落出生时,天降奇丹一枚,遍布奇特丹纹。甫一出现,就钻进了这个小小婴儿的脑颅之中。婴儿的父母也算是修行道的一号人物。情急之下找了丹道的前贤大能。

    丹道前贤大能一看可真是不得了,顿时惊为天人。他言说那枚丹药乃是仙丹一枚,天落由此福气,实乃一家之幸啊!

    天落从那天起就被收为了那位大能的入室弟子,那位大能名叫九泉。传闻中,九泉大师丹道通幽,有一种九泉丹,可以起死回生,只是似乎功效不太稳定,回来的可能是本尊,也可能是一只恶魔。

    虽然如此,九泉大师依旧乐此不疲的拿些妖兽做实验品,因此九泉大师和妖族也是结下了不小的仇怨。

    天落跟随九泉大师修行了有三百年,在修行道中,也只是相当于初生的婴儿罢了。可就是这个初生的婴儿般的小小修士,在三百岁这一天做出了一个震惊整个丹坛的突破。

    他完善了九泉丹。

    于是三百岁寿宴顿时改为一场丹道交流大会,不断的有丹道巨擘赶来询问关于九泉丹的一应问题。因为九泉丹功效不稳定是出了名的,而九泉大师为了早起解开这个谜题,早早的就把丹方公布于众。可以数百年来根本无人可以解决。

    有些人倒是想出了一些办法,只是这些办法一一被否定,因为他们的办法太过于苛刻,而且都没有成功的让死去的元神归来。

    这道难题难就难在九泉在哪!不知九泉,九泉能够勾连九泉,唤回来的,也不一定是本尊的元神!

    九泉大师能够研究出九泉丹本就是机缘巧合之下的得到了一块九泉石,那块九泉石在他的头脑中留下了九泉的影子。却没有告诉他九泉何在。

    但是这一天,天落解决了这个问题!

    “诸位,我知道了,我知道九泉在哪了!”那天的天落很激动,因为他一举解决了困扰丹坛多年的问题,“我在十年前,遇到了一块九泉石!”

    底下一片哗然,因为九泉石也只听九泉大师说过,其他人根本没有见过此物!

    “那枚九泉石不足一握,甫一出现便带来了一片冥河水,冥河尽头有九个不大不小的泉眼。”天落一边说一边用丹药搭出了大概的外形,“我记下了那九泉的形状。我相信师傅也记下了!”

    “但是九泉石离开的时候有一股力量!这股力量想把我的记忆抹去!我相信我师傅也有过!”天落看向了九泉大师。

    九泉大师微微颔首,认同了天落的说法。

    “但是!我记下来了!我脑中的仙丹起了作用,它挡住了那股力量!我记住了一切!”天落激动不已,任谁在年轻之时达到这种成就也会激动不已,“我从那片九泉出来以后就开始闭关,因为我想到了解决办法!”

    “我开始尝试着自己构造一个九泉出来。我用了很久,甚至掏空了自己的积蓄去买了一坛子冥河水!但是我失败了。”

    “因为九泉浑然天成,天道不允许出现九泉的仿制品,每次一要成型便会有一股大道降临毁灭之力阻止我。我试了三次,事不过三,我放弃了这个设想。”

    “随后我尝试着照着九泉的模样炼丹。可是我遇到了同样的问题,炼制成九泉的模样同样会有天道降临。”

    “于是我又改变了无数种方法,每一种都失败了,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一个荒诞不经的梦。正是那个梦给了我启发。”

    “在那个梦里,九泉并非天成,一位大能的双手被斩落,那位大能只有九指,随后九指慢慢的演化为了九泉!”

    “梦荒诞不经,但是他给了我灵感。我开始尝试着将梦中的手还原出来。在尝试了很多次后,我成功了一次!我模拟出了那双手!虽然只是初具雏形,但是那份气息绝不会错。”

    “我用那双手炼制出了真正的九泉丹!我尝试了很多次,用了很多只化形妖兽来做实验,他们都开了灵智,有思维,可以验证是不是找回了本尊。”

    “我实验了一万零九十一次,最后因为没有材料不得不停止,但是,我成功了!没有一次实验召回的是反转体!”

    “可是我能炼制出那双手,你们不行,你们没见过。于是我又苦苦钻研,终于想出了办法!把这双手融入丹诀!”

    “我尝试了三年,整整三年终于将那双手的手型融入了丹诀,我将其称为九泉!”

    天落一招一式将九泉印法展示出来,精妙之处让在座的丹道巨擘唏嘘不已,真真是一代人比一代人强!有些比较年长的老一辈巨擘跟不上思路,只能用留影石先行刻录,回自己宗门后才能细心钻研。

    天落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拿出了很多记载了完整九泉印法的留影石,分发给在座的众人。

    “诸位,我此次除了分享九泉印法,还有一事。我想与诸位共同开宗立派,成立一个专门为我丹道培养后继之人的宗门!”天落天落说出了这个他早就有了的打算。

    场上的众人沉默了,因为他们分属于不同的宗门,彼此之间互相往来倒是无妨。但是共同开一宗立一派,着实让他们犯了难处。

    “罢了罢了,今日天落小友都可以将九泉丹分享给我等,我等却因为开一宗立一派而纠结不能自已。未免贻笑大方。”

    “你我之中确实有宗门之分,不少宗门之间还是仇人!但是,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丹道日渐没落,你我也不能独善其身,如今天落小友说出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我们为何还要去思索!为何还要去纠结!”说话的正是风老头,风神。一位丹道上赫赫有名的存在。

    “那好,我们就跟了你们二人,丹道不被重用,我们看了也心寒!”众人齐声说到。

    过了一年,一个专门以炼丹为主的宗门诞生了:九泉宗。

    这个宗门选址在一片宁静祥和的山谷,这里灵气汇聚,是种植灵药的上好净土。

    每天,宗门都会有一场丹道演法,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哈哈哈,天落啊,你如今的丹道造诣可是远超我们这些老一辈啊。”风神跟着天落一同走出了丹堂,这次的演法,风神也算是获益匪浅。

    天落有很多新奇的思想引发了他的脑洞,一时间灵光疯狂涌动,来不及斗丹,现在的风神只想去闭关消化这些感悟。他告别了天落,随后回了自己的洞府。

    “这里,真的挺好的。”白跃说道。他在这里经历了天落的一生,很怪的,他不是天落,但是他有了天落的身份,没人来拆穿他。他脑子里的丹道感悟源源不绝,让他自己都有些吃惊。

    突然天就变黑了,一层层黑云荡漾开来,情势似乎并不正常。白跃很谨慎的回了宗门的核心,打开了护山大阵。九泉宗虽然立宗时间比较短,但是底蕴却是不低,毕竟每个丹道巨擘离开自己的宗门时多多少少也会带走一些东西。

    白跃的阵法开的很是及时,只见阵法刚刚开始运转,就有一道粗大的雷霆打在了打阵之上,只见大阵一阵颤抖,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裂开。

    白跃带领这一众丹道巨擘来到了宗门前,本来选择这片山谷是因为宁静祥和,没想到现在直接影响了他们逃离,看来炼丹的果然不适合开宗门。

    宗门外黑压压一片都是修士,而且修为都不低。打眼一瞧,过半是妖族。

    白跃一看这么多妖族就知道矛盾不可调和,来寻仇来了。自己跟这么多丹道巨擘这么些年来一直用开智的妖兽来实验,一次两次倒也无妨,妖族也只当没看见。

    但是千次万次,哪怕妖族再能生育,也动摇了根基了。

    来者乃是妖族如今的族长,虽说妖族种类繁多,但是也有一个明面上的族长来调和秩序,让妖族减少内乱,一般来说都是妖族最强者担任。

    如今的族长乃是雷霆神龙,妖族肉身最强的一脉。

    “天落,你们炼丹,我不反对,但是拿我妖族开刀,你们也配!”雷霆神龙并未化形,高等妖兽天生近道,并不稀罕人族肉身。

    “哈哈哈,我等此次前来,也是要和龙皇联手,拿回宗门中的叛徒。”在场的也有不少人族。正是那些丹道巨擘的宗门门主。

    天落开一宗立一派的做法损伤了很多宗门的利益,他们要这些丹道巨擘来炼丹,如今都走光了,他们的利益也没有了。

    “天落小儿,自己打开阵法,我还可以给你们留个全尸,拿来实验你们的九泉丹,如果不开阵法,顷刻间教尔等化为齑粉!”雷霆神龙说道。

    白跃咬了咬牙,说道:“诸位老先生,一会跑快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