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诸位丹道巨擘眼瞅着形式严峻无比,倒也有些机灵劲儿,倒腾着跑来跑去,看着似乎是向着外面跑,但是具体在往哪里跑,估计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天落手中握着一样东西,那是一把战戟,白跃很奇怪,从他进入这个世界开始到现在,他没有见过这把战戟。但是天落就是拿出了这把战戟。奇怪的很,但是又很合理,说不出的合理。

    白跃见过这一把战戟,只是他不知道罢了,这一把战戟和那位对抗几座帝坟的老者手中所握的战戟惊人的相似。

    天落手持战戟说道:“龙皇,我确实抓了不少你们妖族的青年俊杰。我们抵罪就可,我门中的这些青年才俊,那是丹道未来的希望。还请龙皇高抬贵手,放过他们。”

    龙皇没有说话,天落也自不再言语,只有一战,才能解决问题。

    龙皇身边的一群人,有很多都是大宗门的掌门人,这些宗门的掌门人都是为了来拿回自己宗门的丹师。天落这一手开宗立派着实损伤了很多人的利益,这些人过来其实还存了另一份心思,能够多打死一个对方宗派的丹师就多杀一个。

    至于自己这里的丹师,龙皇那边说难交代也难交代,说好交代实则简单无比,龙皇来这里,说本质那是为了找回场子。他来了,其实已经给足了妖族面子。至于那些丹师杀不杀,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要的,说白了也是利益,只要利益到了,这些丹师杀不杀无所谓。

    天落也知道这些人来这里的目的,他说的也只是一句场面话,让这些弟子不寒心罢了。说到底这也是为了定住军心。

    天落如今的修为也是很高的,他的修为放到如今的修行道上,也是近仙的存在,只是他的种种丹道造诣实在太强,强的掩盖了他很强这件事。人们只知道他丹道造诣高的离谱,却不知他的修为一样高的离谱。

    天落轻轻抖动战戟,一道道灵光四下飞散,飞舞之间渐渐凝聚成一个硕大无朋的字:弑!

    如果白跃没有封存自己的记忆,一定会认出这个字正是那名老者所凝聚出的弑字。这柄战戟,这个弑字,与那老者极为相似!

    周围的人看到天落使出这一招弑天,纷纷松了口气,因为在他们的记忆中,天落用出此招式,那就昭示着战斗的结束。

    眼下虽然强者众多,但是这一招出去,应该能让不少人受重伤。

    只是这些人却是小看了外面的一众掌门人。不提那些人族,就光是一个龙皇就够天落喝一壶的,而且绝对是天落战败,没有别的可能,除非是金仙下凡,否则天落这一招难伤他们分毫。

    果不其然,只见这一个弑字飞出,龙皇一只龙爪就将弑字抵住,随后捏爆!

    天落叹了口气,这个结果他早就想到了。这个神功虽然神奇,但是他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招弑字乃是他梦中的一位老者传授。他只知用法,不晓其中真意。

    那位老者传授他弑字战诀之时还传授了一种战戟炼法,只有用这种炼法炼制出的战戟才能用来施展弑字。只是他始终做不到戟散字出的地步。

    天落收起了战戟。众人看到天落收起战戟,没有一个人认为他想要退缩。他收起战戟只是因为有更强的招式要用。很多年了,一直如此。

    天落渐渐的沉寂下来,不再说话。外面的妖族不断的攻打九泉宗的护山大阵。大阵一阵抖动,九泉宗内没有一个人要逃,这个宗门赏识了他们,给了他们未来的路。哪怕要死在这里,他们也心甘情愿。

    这些人里,有很多都是孤儿,他们在凡间不受赏识,甚至从小就被欺负,是天落和众多丹道巨擘给了他们未来,发现了他们的才能,让他们可以有绽放自己光芒的机会。他们不会跑,哪怕死在这里。

    天落双手虚合,虚空中荡漾出一道道波纹,渐渐地凝聚成了一双手,天落满头青筋暴露,显然这种招式就算对于他这个近仙的强者也是殊为不易。

    九泉宗众人心中默念天落的名字,心中想着天落一定要赢。渐渐地,那双大手凝聚成像,正是九泉!九道弯弯曲曲的河流凝聚成了手指,源头地是九个泉眼,隐隐的成为了一双手。

    在场的丹道巨擘们无不震惊赞叹,哪怕死之将近,能够看到天落这种将丹道用于杀人的手法!让他们这些丹师改变了心中对于丹道的看法。

    风神大呼:“我九泉宗的徒子徒孙们,看好了!你们的掌门,天落!他正在动用丹道杀敌,他在用丹道杀敌啊!我丹道没有没落,你们听好了,这一式,正是九泉丹最最重要的一式!也是你们掌门人天落成名的一式!天不亡我丹道啊!”

    “你们记住,不管今日九泉宗是否被灭,我丹道都不会灭亡!你们的掌门让我看到了希望!希望啊!”

    说着说着,这个足足有几千岁的老人忽然失声痛哭起来。手舞足蹈,明明是在哭,可他的表情分明就是在笑,笑得开心,笑的酣畅淋漓!他看到了希望!

    在场的丹道巨擘虽然没有风神这般疯癫,但是也不住的掩面,不住地嬉笑痛苦。底下的弟子们似乎被这些老一辈的大能所感动,也手舞足蹈了起来。这些弟子多年来也见到了丹道的不断衰弱。如今的丹道更像是被当做了一种工具,人们不支持他的创新,只知道无尽的向丹师索取。丹道已经有足足几千年没有进步过了。

    “哈哈哈,本皇要的就是你这九泉丹的炼制手法,交给我,我让你世代为我妖族炼丹,我还放你九泉宗三百外门弟子。不给我,你们都是一个字:死!”龙皇看到天落的手诀,眼中充满了贪婪之意,他很早就觊觎九泉宗的九泉丹,只是一直找不到方法去获得。如今妖族请命,他也正好去捞一笔。

    天落没有说话,动用这一式丹诀耗尽了他的精气神。他说不出来话,也不想说话。让他放弃抵抗是不可能的。

    龙皇周围的人族掌门们纷纷点头附和,让天落交出九泉丹的炼制手法。还说出了天落影响人妖两族平衡,私藏好东西不分享到修行道上。还有就是抽离其他宗门的底蕴力量。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

    风神不由得破口大骂:“你们这些贼人,妖族入侵人族,你们非但不阻止,反而要与之同流合污,来坑害我丹道的未来新星,你们居心何在!正是你们的限制,才让我丹道数千年来毫无寸进,我倒要问你们一句。这些年来丹道的进步你们有没有看见?九泉宗成立着数百年来,丹道的进步,你们有眼,看得见!”

    “一口一个天落影响了整个丹道的发展,你们怎么不去想想你们在丹道上做了多少后退的努力!”

    为首的一位人族微微一笑,说道:“他影响了我们的利益。”

    风神说不出来话了,他无话可说。原来在这些人眼中,丹道的进步无所谓,他们的利益才是最高的。

    天落冲着风神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下去了,多说无益,只会成为笑柄。这个局面,无解。

    天落缓缓的推出了双手,天空中那一道九泉缓缓地向着前方移动,向着龙皇等人碾压过去,无边压迫的气息让龙皇等人有些喘不过气来。龙皇等人不住的点头,这招的威力实在太可观了,只要拿在手中,大规模的传授下去,足以奠定霸主地位!

    龙皇口中喷出几道霹雳雷霆,一举击碎了护山大阵,随后各宗的掌门人纷纷出手,一起拖住了九泉手的趋势。

    随后龙皇一道雷霆巨龙打出,直奔天落打来。天落如今没有了力量,正是岌岌可危!就在这时,天落的头颅中透出一道光影,正是在梦中教授天落弑字战法的老者。原来那枚仙丹里面还有一位老者,天落不觉得恶心。只觉得一阵感激,正是这位老者给了他的未来之路。

    老者一招手,天落掉落一旁的战戟飞入老者的手中,随后崩碎,凝成一个弑字!正是戟散字出的境界!天落看呆了,因为在他的推算中,那个境界最低要是仙人!

    老者弑字推出,轰向了龙皇众人。一股大山一般的气息压在龙皇等人的心头,他们想跑,但是跑不掉,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在弑字打在龙皇众人的前一刻,极南一线天闪过一道紫光。出现在了弑字面前,弑字顿时静止不动。老者的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桀桀,没想到你小子还留了一丝后手,要不是我下界来,还不能发现你,既然我看见你了,那我就灭了你。”这道紫光逐渐化形,变成了一座坟墓。

    坟墓裂开了一个口子,向着老者和天落众人袭来,想要将众人吞噬。天落眼瞅着无法逃脱,心中悲愤不已。他有望成仙!如今却被毁在了近仙的地步,他不甘心,极其不甘心。他咬碎了牙齿,从坟墓的力场中逃脱出去。

    天落向着风神扔出了一本书,喊道:“这是我毕生的经验,我写了一本书:万物草木经。本想着我成仙之前传授下去,如今只能提前给你们了。”

    随后天落强提修为,一瞬瞬超越了世界能够承受的极限,仙劫轰然降临,天落想用天阶的力量来阻止那一座坟墓。

    可是,天劫劫云出现,却不见一丝雷霆落下。

    坟墓桀然失笑:“当着我的面渡劫,你胆子不小,想渡劫是吧,那我就让天劫好好伺候你。”

    坟墓中冲出一道魔气,融于天劫劫云,无数雷霆之力凝于一发,本该数个时辰度过的天劫凝于一瞬。天落登时被轰出了这个世界!

    “该死,借我的力,居然跑掉了,得让哥哥们去抓住他。”坟墓说道,“至于你们,就死在这里吧。”坟墓中散出了一道道猩红魔气,覆盖了整个山谷。

    一炷香之后,魔气散开,寂静无声。整个山谷再无一人,九泉宗众人和来袭的龙皇等人已经消失不见,九泉宗灭宗了。

    随后一道封禁自虚空中出现,覆盖住了整个山谷,九泉宗就此消失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