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白跃的神识进入了一个漆黑一片的黑洞中。在那里没有一丝阳光。

    白跃缓慢的行走,他知道这里应该就是星满天的传法之地,只是不知道这里会不会认可自己。

    传法之地没有一丝的阳光是让白跃没有想到的,看来其他的仙灵对于金乌实在是恨得咬牙切齿。

    白跃用心感悟自己的光道,在没有外界的阳光的加持之下,他所领悟的那么点光道仅仅足够他维持光之巨人形态三息!

    白跃深吸了一口气,这对他而言很不妙,因为这里随时可能有危险。光之巨人作为他最为强大的招式,没办法长时间维持真的不太妙。

    前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白跃心中大感好奇。连忙向前方走去,只是走去的同时也不忘留下了一个印记,只要他心念一动就可以回归原位。

    走了有一柱香的时间,白跃见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窸窸窣窣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白跃小心翼翼的看向镜子内部,只见里面有一个神奇的世界,存在着各种生灵,在里面欢声笑语,好不欢快。

    他伸出了手,触碰向了镜子,只见他的手掌如同碰到了水一般穿透而过,白跃只剩下了半截手臂在外,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半截手臂的存在,但是看不见。

    白跃收回了手掌,他感觉到镜子里的世界灵气十分浓郁,远远的超过了星月宗这边。要知道,大凡宗门选址,都会在灵气比较浓郁处开宗立派。星月宗虽然不是什么很大的门派,但是灵气肯定是比较多的。

    可就是这样,镜子里面的灵气起码是星月宗的五十倍!

    白跃深吸一口气,探身进入了镜子内部!出现在白跃面前的世界和白跃刚才看到的并不一样。他感觉自己被骗了。

    眼前的世界一片黑暗,是在宇宙星空之中,白跃能够感受到这里存在着一种类似于灵气的东西,只是他的境界不够,无法调动。

    他迈步向前走去,一个个星辰从他的身边划过。走了不知多久,白跃看到了一个生命世界,那里有花鸟虫鱼,有山川草木。

    白跃走了进去,惊喜的发现那里的灵气确实浓郁无比。这里的灵气浓郁程度远超星月宗和天泽城,甚至还要在天剑派之上!

    白跃定了定心神,在这里随时会有危险,他不能就这么沉浸在灵气的浪潮中,因为这样会让他的道心出问题,让他变得自大轻敌,从而有很大的危险。

    更何况这里的灵气在星图里存放了那么久,就算是放在沙子里也应该有沙子的烙印了,更何况这面星图的等级要远远超过沙子。

    要说这些灵气没有绊子他不信。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吸收了这些灵气说不得就会被强行订下契约,白跃决定还是用灵石来补全修为,除非迫不得已,不能吸收一丝一毫的灵气。

    他的乾坤袋奇特的很,既能肉身携带,也能溶于元神,放在白跃这里,就相当于是跟白跃一体。所以白跃将乾坤袋带了进来。

    至于剑灵那里,剑灵有属于自己的意志,跟白跃虽然是同用一个肉身,但是毕竟不是一个思维。星图也害怕剑灵会去泄露秘密。至于最后乾坤囊会不会成精,星图不管这个,总不能让传人什么也不带就进入试炼吧。

    白跃用灵石补足了自己的消耗,随后又飞了起来。他看见这一处世界也有属于自己的太阳,这枚太阳给了这个世界光和热,给了万物生机和希望。

    “看来金乌虽然狂妄,但是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他炼出的太阳也给了万物生机。”白跃自言自语。

    “那边那个小子在夸金乌!抓他!拿了他去见皇!”一只鸟喊道。这只鸟从白跃进来就一直在盯着他,如今也是开始发难。想来金乌在这个世界的皇眼里很不受待见。

    很多只鸟飞来,地面上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爬行动物。他们的相貌丑陋但是法力高深,三两下就把白跃抓住,即使白跃动用了三息的光之巨人形态,也没有逃脱。

    让他更加大感意外的是,他在变身光之巨人的时候没有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太阳,看来这里的一切不太简单。

    众多怪物将白跃扭送到一座巨大的宫殿前面那座宫殿的顶上有一尊神像,形状奇特,仿佛是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物的集合体。

    白跃被扭送的过程中发现,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形生物,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演化的并不完整,还没有达到可以诞生出人形生物的地步。

    宫殿中央坐着一个仙灵,隔着大老远白跃就感觉到了他身上的仙气,和万物草木经中蕴含的仙气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这个仙灵身上的仙气充满了腐朽的气息。他像是带着岁月的灰尘,从无尽岁月前走来,迈向了死亡。

    “你刚才夸金乌了?可有此事?回答我!”那位皇者说道。

    “小生不才,确实夸了金乌前辈。只是,晚辈乃是说出实情,没有金乌,这整个世界都会活不下去的,我想这一点皇不会不知道吧。”白跃不卑不亢的说道。

    “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哈哈哈哈哈哈!”皇大笑,“我以为你看透了,没想到庸才一个!”

    “你刚才的变化我看见了,那是金乌的气息,我也知道你来这里想干什么。我本来以为你可以看透,没想到你有了金乌的光还是看不透,你走吧,庸才没必要留在这里。”

    “前辈怎知我没看透?又如何得知我看透了?”白跃问道,只不过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若你看破,我会散去。”

    “晚辈已经看破,只是装作没有看破。你说是吗?皇?”白跃转头看向了最开始的鸟。

    “你,真的看透了?”那只鸟问道。

    “我看透了,只是我还不想让你们走,所以我蒙蔽了我自己,让我以为我没有看透。现在说话的,并不是我,而是我。”白跃的体内走出了另一个人,正是飞鸟。

    飞鸟已经算作一个独立的个体,自然拥有神识。他不光拥有元神,他还可以蒙蔽本尊的道心,只是他的道心始终分属于本尊,不会翻天。

    “分身,本尊。嗯,很好的法术,原来你看透了,那看来我可以将我的传承交给你了。”皇说道,“这里就是我星满天的传承。”

    他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存在着一颗星光弥漫的种子,正是星满天的传承。

    “这样的传承,一共有五份,每一份都足以成仙!但是你们五个只能有一个人成仙,所以你们要竞争,要第一个成仙。记得,你们之中只要有一人成仙,就会杀死另外的四个人,你要小心,要努力!”

    白跃接过了盒子,盒子里的种子可以说是夺天地造化。从那跟一颗小小的种子里,可以看到整个宇宙的运行。只是这个宇宙并没有太阳。

    “你得到传承了,可以看透了。”皇说道,“不要像我们一样去误会金乌,他很好。如果你有一天可以见到他,记得替我说一声对不起。”

    “我叫坤泽!记得对他说!”皇挥了挥手,将白跃送走,“你没有吸收这里的灵气!你很好,你将来有希望成为一个真正的大能。”

    “话说你是怎么看透的?”

    “太阳是假的。”白跃说道。

    “原来如此,我还是模仿不来金乌的气息。”皇叹了一口气。整个世界渐渐的消散,白跃也重新出现在了镜子外面。

    他看着手中的盒子,感慨万千。看来金乌和诸多仙灵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敌对状态。

    他回头看了看镜子,里面依旧鸟语花香,依旧是有很多生物在嬉戏打闹。

    皇问他有没有看透,他看透了。整个世界其实都不存在。这里只不过是皇的执念幻化出来的。皇在这里等一个可以夸夸金乌的人,在这里等一个可以看破幻境的人。

    他等了很久,才等来了白跃。在这么无聊的日子里,他自己幻化出了很多的分身,散布在世界各地,去寻找那个可以看破的人。

    白跃收了收心思,金乌那里他暂时没有能力去调查,他的当务之急是通过星月传承补全光道!

    白跃打开了盒子,里面的种子缓缓飞出。星光照耀下,白跃感受到了一种和阳光截然不同的光,两种光互相排斥,让白跃本能的想去摧毁这颗种子。

    只是白跃知道这颗种子是他补全光道的唯一机会,而且如果种子碎了,他大概率会死。

    白跃将自己的血滴在了种子上,他能感觉到这颗种子需要血,他将自己的的血液缓缓的滴入盒子,然后将种子浸泡在其中,想要让种子吸收血液。

    奈何种子根本不买账,直接从血液中飞了出来,仿佛血液中有什么让人害怕的东西。

    白跃一拍额头,他的血液蕴含着光道,自然会被排斥,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排斥会这么厉害。

    白跃思索片刻,决定先出去,让剑灵给自己想想办法。

    白跃沿着原路返回,走到了黑洞尽头,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只是那里一片漆黑,本来还有些天光射进来,现在直接变得一片黑暗。

    他警觉了起来,这不正常,剑灵在外,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看来出了什么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他走出了黑洞,第一时间感应太阳变身黑暗巨人。这是他发现了一道剑讯:白跃,天蛛出现,我向北方追去,出来了就来找我。

    白跃定了定神,剑迅的气息确实是剑灵的气息。白跃收起了种子,随后向着北方奔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