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北方的路上,白丝越来越多,渐渐的成了一个蜘蛛巢!

    “看起来,这里的天蛛并不是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应该与凡间的如同蜘蛛相似。”白跃自言自语的说道。

    一路上白跃可以感受到剑灵的气息,此外还有一股凶厉无比的杀气。杀气中蕴含着一股腐蚀之意,白跃也要动用一丝的光之力量才可以抵御住那一丝腐蚀气息。

    凭着跟剑灵之间的联系,他可以感受到剑灵离他不远,就在三十里外的山坳中!

    白跃没有轻举妄动,在光之巨人的形态下,白跃想要通过这三十里不过是呼吸之间。

    白跃悄悄的向前方摸去,根据他在凡间的经验。蜘蛛一类乃是天生的伏击者,在蜘蛛巢的附近一定会有很多的暗网,用来埋伏攻近的敌人。

    剑灵修持高绝,自然不怕这一些暗网,直接蛮力突破即可。可是白跃不行,白跃的修为还是太低,如果一不小心触碰到了暗网,等待他的或许就是死亡。

    天蛛能够在剑灵的追捕下逃遁这么久,就算修持比不上剑灵也不会想差太多。剑灵毕竟曾经是仙剑,就算没有剑身,一身实力十不存一,也不是凡间普通高手可以抗衡的。

    星月宗覆灭,覆灭的应当,有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生存在星月宗的地底,想不灭亡都难。或许天蛛只是沉沉的睡了一觉,就发现身上多出了一个宗门,抬手掸掉灰尘罢了。

    白跃小心翼翼的爬行,他用自己的光隐藏住了身形,虽然可能没什么用。但是摆出一个低姿态,或许会让天蛛杀他慢一些。

    他感应到剑灵已经很久没有动作了,想来是遇到了困难。剑灵本来就不完整,他失去了剑身,而且又多年没有仙气滋润,或许会有很大的破绽也说不定。

    路上有很多被剑气撕裂的蜘蛛网,上面的白丝更加坚韧,腐蚀效果更强。白跃随手摸出了一口宝剑放在了残破的暗网上,只见得一股股白烟冒出,剑身很快的被腐蚀殆尽。

    白跃心惊胆战的收回了剑柄,这里的暗网是不可视的,他也是凭借着对于附近的光的变化才推断出这里存在着暗网。他庆幸自己没有鲁莽行动,不然会麻烦的很。

    他绕来了所有的暗网,悄悄的进入了蜘蛛巢中。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一丝天蛛的影子,他继续前行,没有散去身周的光道。在猛兽的面前放低姿态总归是好的。

    蜘蛛巢里安安静静的,只有一片片的蜘蛛网,上面有一些已经茧,里面依稀可见一些人形,应该是那些星月宗的人。

    白跃一个接一个的观摩,那些茧里的人形形态各异,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面容祥和。似乎毁灭只发生在一瞬间!

    白跃打了一个冷颤,这等力量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的想象范围,星月宗即便没有了底蕴,也不该没有一丝的征兆就被灭亡,以至于这些人死时还很祥和。

    这里有男有女,不出意外的话,这里的人们只有一层皮。有风吹过还会鼓胀起来,发出呼呼的声音。听着好不恐怖。

    突然间斜刺里冲出了一道细如毫光的白丝,白跃连忙动用空流步向左后方迈出一步躲开了这一道毫光。

    可是就像是计算好了白跃的走向一般,白跃一步刚落,另一道毫光平地而起,直直的刺向白跃的眉心泥丸宫。泥丸宫乃是元神所在,这一根白丝狠辣无比,尚未接近白跃就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白跃捉急的向后方退出一步,在原地留下了另一个他,飞鸟。

    飞鸟体内没有元神,而且身为分身,只要本尊不死,分身只要不被完全摧毁,就可以无限的恢复。这就是轮回万劫经的过人之处。旁的分身法术几乎都是消耗品分身,而轮回万劫经可以制造出一个无限恢复的分身。

    本质来说,分身的身份和本尊其实不太一样,本尊是存在于这个时空的产物。而分身是来自于另一个空间,另一个世界。除非毁掉另一个世界的本源,否则分身几乎不可能被杀死。

    白丝一瞬间贯穿了飞鸟的眉心,只是泥丸宫内并没有元神,所以这一根白丝只是穿透了飞鸟的眉心,突破后就再无建功。

    白跃后退一步,右脚尚未落下就感到一股剑气刺透了鞋底,将他的脚底划了个血肉模糊。白跃立时右腿一抬,灵力压缩空气,形成了一个个台阶,向着上方奔袭而去。

    天上突兀降下了一张大网,白跃避之不及,被网罩住了。

    一只只小小的蜘蛛从天上掉了下来,努力的将网拖入了一个洞里,网很厚,看不见里面的东西。这些小蜘蛛应当是刚刚出生不久,行动之间笨拙无比。

    洞中冒出了六点红光,硕大如灯笼,嫣红如鲜血。洞中存在着一只硕大无朋的蜘蛛,通体紫中透黑,如同天生的玉石一般,完美无瑕。

    正是天蛛,天蛛的体型足足有十丈之高。小小蜘蛛们将网拖到了天蛛的面前,然后一只接一只爬上了天蛛的背部,眼睛一闭就完全与天蛛融为一体。

    天蛛口器中喷出一口腐蚀液体,将网腐蚀出了一个洞,只是白跃已经消失不见了。天蛛的眼睛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它的身周气息流转,渐渐的,天蛛的身形越来越小,最后凝结成了一团黑光。

    砰!

    一只拳头从黑光中打出,将黑光打散。那只拳头白皙的让人感到害怕,那绝不是正常的白,那是一种死人的惨白!

    天蛛化身的人形有七尺高,身着黑色大氅,手中玩弄着一把拂尘,拂尘的每一根丝线都是高度凝聚的蜘蛛丝!这样的一把拂尘打到身上绝对没有多少人扛得住。

    天蛛的头上四颗鎏金剔透嫣红宝石,应当是眼睛化形的外显,天蛛六颗眼睛,两颗用来视物,剩下的四颗化作宝石,随时可以发动贲烈一击。

    大氅乍一看毫无破晓,普普通通一件大氅,看久了,就会发现,这一件大氅在动。如果动用入微目力去看的话,会发现这一件大氅其实是由无数只大小不过毫厘的蜘蛛组成的!

    天蛛浑身透露出一股邪魅之气,他嘴角微斜,笑道:“你有光啊,真好,你居然有光。我修炼了这么多年,还比不上你一个小小的三境修士,你让我将我妖族诸位元老至于何地?”

    “不过好在今天你就是我的了,有了光,我也可以飞升,等我成为妖族大圣,我也回来称宗作祖!”

    “我看的不错的话,你的肉身跟刚才的剑灵已经融为一体了吧,看来我炼化了你就可以把那个仙剑剑灵也一并炼化了。这样一来我飞升仙天之后就可以多出一件法宝!”

    “那把剑打的我真疼啊。”天蛛呲牙咧嘴,他的大氅有一道裂痕,仔细看去可以看到其内血肉蠕动,正在修复肉身,“不过好在它大意,凭借着仙剑的力量居然敢在我的老窝里横冲直撞,我就用阵法困住了它。哈哈哈,我天蛛一族最是擅长埋伏,今日里埋伏了仙剑剑灵,我日后也可以吹嘘很久了。”

    “你还不准备出来吗?嗯?小伙子,出来,我有点事跟你说。”

    白跃缓缓的从黑暗中走出。刚才被网住的一瞬间,白跃化身为黑暗,遁入地下,然后躲藏在了蜘蛛巢的黑暗之处。他所化身的黑暗不完整,只能算是阳光下的黑暗,所以存在了破绽,才会被天蛛发现,有朝一日白跃补齐了光道,就算是藏在了天蛛的影子里天蛛也不会发现。

    “你的光应该是从剑灵那里获得的吧,想来你一个小小的三境修士,也无法领悟光道的。我领悟了这么些年,就算你是天才也不可能领悟光道。”天蛛笑道,“我也算是当年的绝顶人物,领悟了将近千年还是无法领悟出光,想不到你竟然有这种机缘,等我炼化了你,我也可以成仙了。”

    白跃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他领悟的光道应该是成仙必备的东西!

    天蛛围着白跃转起了圈,每一步都会散发出无数的细丝,他桀桀笑道:“我赌你今天跑不了,哈哈哈,要不要跟我赌一盘?就赌你的命!”

    白跃略微沉吟,只要他能撑住,撑到剑灵突破阵法,应该就可以活下来!

    “好,我跟你赌一局,不过赌什么由我来定!”

    “你?你算什么东西由你来定?我跟你赌三局,第一局我赌你打不过我的傀儡,第二局我赌你在这里变不了身,第三局我赌剑灵出不来。三局两胜,只要你能赢两局。你就可以活下来。敢不敢跟我赌?”

    “如果你不赌的话,我就直接杀了你。反正你早晚要死,我只不过是为了增加一点乐趣而已。”天蛛随手一抬,白跃身周的细丝收起,将白跃捆成了一个粽子。这些白丝没有腐蚀作用,仅仅是非常坚韧,困住了白跃。

    白跃没有一口答应下来,目前来看他必须答应,但是他要想出一个对策。

    他进了星月宗已经这么久,外面的军队应该已经发现他失踪了,天泽城主应该已经出发来救他了。练兵场的阵法三天只能用一次,天泽要么等到三天后,要么现在出发,用自己的修为来赶路,也需要一日之久。

    现在的剑灵也被困住,他进退两难。白跃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答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