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天蛛诡异的一笑,双手一抬,他的背后无数的蛛丝涌起,裹挟着很多的茧,每一颗茧里都有一个人形,正是星月宗的弟子!

    “我把这些人做成了傀儡,当然,他们成为傀儡的时间尚短,还不完美,你还有赢的机会。”天蛛笑道,“你跟他们打,一个接一个的打,只要你输了一场就算你输了。”

    天蛛挥一挥大氅,身后出现了一个荆棘骨椅,通体雪白,乃是用神兽之骨打造而成,坚固无比。

    白跃静静的跟数十枚茧对立,这里面的应当都是星月宗的天骄之辈,普通人不会被天蛛看中化作傀儡。

    突然有咔咔声传来,右手起第一个茧裂开了,从里面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骨刺嶙峋,干枯龟裂却又充满力量。

    那只手撕开了茧,一个人形怪物迈了出来,身后长满了尖利的骨刺。它的身体并不像人类一样挺拔俊秀。

    怪物背微驼,口中发出嘶吼声。他的腿部肌肉并不像人类一样,怪物没有膝盖骨,所以可以向后弯曲大腿来积蓄力量,从而达到增加爆发力的目的。这种结构本来只存在于螳螂等节肢动物身上,只是这些怪物在天蛛的感染下,也具有了某种节肢动物的特性。

    白跃空流步后撤,怪物欺身而上,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腐烂的气息。破烂的衣袍翻飞间可以看出是星月宗的道袍模样。

    白跃一步后撤足足十丈,只是怪物的腿着实厉害,微微一屈就跟上了白跃的脚步。

    利爪袭来,泛着淡淡的寒光,白跃心中一惊。从这个怪物的灵气波动来看,生前最多四境修士。但是他的肉身之强已经超过了五境巅峰修士,勉强够到了第六境的台阶!

    白跃不敢与之硬碰硬,身形连连闪躲退后,不一会就被怪物逼到了墙角。

    明面上看着是白跃跟怪物的一场争斗,暗地里确实天蛛亲自操控怪物来跟白跃赌这一局,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更何况傀儡孕生时间尚短,暂未产生灵智,只能凭借本能行事,如果跟白跃争斗那是必败无疑。

    白跃后撤到墙角,再无可退的余地。这时正赶上傀儡旧力已卸新力未继的时候,白跃目光闪动,一瞬瞬爆发。幻化为撑天巨人,一掌拍下,将傀儡杀气。

    强大的力量席卷了整个蜘蛛巢,把一些本就残破的蜘蛛网吹成了个干干净净大白地。

    灰烬散去,白跃已经不见了踪影。怪物跪坐在地上,已经失去了气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