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瘦金人见薛胜说出了陈驰骋的来历,连连点头:“不错不错,就是十八骏派!你如何得知?这位小爷果然见多识广,倘若放了小人,小人回到北方后一定送财宝来,一定送财宝来!”

    薛胜微微一笑:“好,算你识相!我不是一般的水贼,言而无信,既然答应饶了你的性命,我一定做到。弟兄们,把这个瘦子放了!”

    “谢谢小爷,谢谢小爷!”瘦金人被喽啰们放了下来,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仆散卫看到自己的手下被放了,也有些慌了神:“你你还想知道什么吗?”

    薛胜又一记大耳光扇在了仆散卫的脸上:“现在想说?来不及了!等我恢复一下元气,就把你送到庐州城当着百姓的面给砍了!唐兄弟,王姑娘,二位费心与我一道送他的这个手下回岸边。”

    夜晚的巢湖泛着氤氲的水汽,静悄悄的,只有船桨划动带起的水声。薛胜立于船头,四下张望,始终没有做声。四周的安静让唐弈雨感觉到有些不舒服,他看看自己的师妹,也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于是开口问道:“薛大哥,刚刚这个金人说的十八骏派是做什么的?”

    薛胜回过头,心情似乎不太好:“你问问这个金人吧!”

    这个瘦金人早已经被眼前的水贼吓破了胆,慌不择路地说:“小爷,十八骏派是北方武林中的一个大门派,但是这个门派背后是由我们金人支撑的。江湖武林人士的力量对于国家的统一也有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金人寻找了一个较大的门派来帮助我们。走了的那个看似白面书生的袁伟,就是十八骏派的一个弟子,是我们花了一大把的银子让他当上了都头。”

    “哦?也就是说我们来的时候上了你们金人的贼船?”唐弈雨表情也变得严肃。

    瘦金人仍然的慌不择路的状态:“对不起小爷,我就是个随从,什么都管不着啊”唐弈雨一脚踢在了瘦金人的胸口,船晃动了起来。瘦金人也顾不上疼,紧紧地抱着船身,防止自己掉下水。

    “师兄别踢他了,咱们俩都不会游泳,又要麻烦薛大哥救咱们。”王昕用手扶住船头,有些恼火地说。

    唐弈雨深深地喘了一口气,以拳击掌,发泄了一下心中的怒火。薛胜倒是很轻松:“唐兄弟,我晓得你也痛恨金人,只是看得出你的心有些软。或许再过几年,你年岁大一些就能心再狠一些了。我再告诉你,这十八骏派确实是一个大门派,父亲也对我说过他们的庄掌门。只是这个门派的名声越发得不好,成为了金人的鹰犬不说,还与贪官污吏站在一起,鱼肉百姓。只是当今武林没有一个能够统领群雄的人物,要不然也不会落的一盘散沙。”

    说话间船已经靠岸,瘦金人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三个武林人士,不敢做声,也不敢逃走。薛胜见他还不下船,冷冷地道了一句:“快滚!回去告诉那个袁伟,我稍稍恢复元气就会去找他寻仇!”瘦金人见自己真的能离开,二话不说掉头就跑。当他消失在夜色当中后,薛胜长叹了一口气。

    “薛大哥你有心事”王昕柔声问道:“如果有事为什么不对我们师兄妹说一下呢?”

    “多谢王姑娘关心,我只是今日败给了那个袁伟,心中甚是不甘。我是薛家的后人,武功如此不济,会被武林人耻笑。而且,十八骏派的实力不小,惹到了他们恐怕我在巢湖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哎呀,薛大哥,你怎么这么胆怯呢,咱们不是说好了,我们会去帮你的。十八骏派看来都是北方人士,水性很差,怎么会在你这巢湖兴风作浪呢!”王昕劝解薛胜说。

    薛胜点点头:“不管那么多,过几日去找袁伟先把眼前的事情做了再说。唐兄弟,王姑娘,等到事情办完,劳烦二位去一趟采石矶给我的父亲送封信,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事情。

    王昕看了看唐弈雨,见他要答话,便抢先道:“薛大哥放心!只是薛大哥,我师兄寻父心切,去了庐州城后如果找不到的话,薛大哥一定要安排人打听打听。”

    唐弈雨听后,发自肺腑地露出了笑容,一路过来,此时的师妹是最关心他的时候。

    三日之后,薛胜感觉自己的伤势好了许多,便邀唐弈雨和王昕一道前往庐州城。薛胜带了张江、张海还有三个随从,押送着仆散卫出发了。唐弈雨回家心切,在上岸后提出了与王昕先行回家寻找父亲,而后在城南门集合的想法,薛胜也是欣然答应。

    唐弈雨和王昕快马加鞭,来到了庐州城前。二人回到儿时生长的地方,一时都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往事历历在目,只是周围的人都已经不知去向,不由得感慨。王昕更是露出了女儿态,泪水自眼中滑落,看着庐州城的牌子开始梨花带雨起来。唐弈雨想要劝解两句,却感觉自己的情绪也难控制,不由得长长一叹。

    “师妹,先别哭了!你要回镖局看看吗?我陪着你回去吧!”唐弈雨跳下了自己的马,走到了王昕的旁边。

    王昕收了收自己的眼泪,稍稍抹了一下脸:“师兄,你还要去找伯父,不如你我分头行动吧。我们到约定的时间到这里和薛胜大哥会和。爹爹说了,让我到镖局那里看一看,看能不能遇到过去的比较要好的师兄。”

    唐弈雨略想了一下,掏出了王鸿飞临行时给自己的三枚铜叶子:“师妹,这三枚铜叶应当你回有用,留给你吧!”

    “这样吧师兄,我拿走一个。这次我回来一定要找那种对爹爹非常忠心的才行,一枚铜叶就够了,剩下的两个你留着,如果遇到了过去的师兄弟,先别惊动他,等到会和之后咱们再行商量。”王昕接过了一片铜叶道。

    唐弈雨将剩下的两枚铜叶收在怀中:“师妹,一切小心。我就在老宅附近打听消息,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先去找我也可以。”

    二人在城门处分头行动,唐弈雨眼看王昕将马栓在了城外的树上进城后,自己快马加鞭向着老宅的方向奔去。街道的布局几乎还是那个样子,和离开时没有多大的区别,这几年的时间,庐州城没有发生巨大的变化。唐弈雨看着熟悉的街道,满脑子都是父亲的模样,还有小时候的欢笑。依照着记忆找到了回家的路,彼时的少年此时已经长大了不少,骑着马在街上一时也没有人认出来。

    没过多久,唐弈雨就到了老宅的门前,小小的房屋透着陈旧,可如果只是陈旧的话唐弈雨不会担心,眼前的房屋已经有些破败,看得出,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父亲父亲”情绪失控的唐弈雨一下子跪倒在了家门前,一个头重重地磕在了门前的石板上。他的行径自然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街坊四邻纷纷将目光投了回来。

    “小弈雨!是小弈雨吗?”

    唐弈雨顺着声音回过头:“候叔叔!是我啊!我是唐弈雨啊!”

    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后面冲上来,一下子抱住了唐弈雨:“我的天啊,你居然活着?你居然活着!上天有眼,真的是上天有眼啊!快让叔看看!哎呀,和你父亲年轻的时候真像!”

    “候叔叔!我的父亲呢?你一家人可好?”唐弈雨赶忙跪倒,准备磕头。

    “一家人都好!我们出去避难,过了两年就回来了!小弈雨你先别急,我们回来时你的父亲也在家中,只是你迟迟没有回来,你的父亲也离开了家,说是去寻你。可是天下之大,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寻你。他曾去镖局寻求帮助,可是镖局的人彻底换了,没有人认识你的父亲,无奈之下他就去寻你的踪迹了。现在也不知道你的父亲在哪里,你既然回来了就别乱跑了!等你父亲回来!”

    唐弈雨连连摇头:“这样不行,候叔叔,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这样吧,我留下书信给我的父亲。倘若他回来了,一定让他在家中等我。刚刚您说镖局已经彻底换了人?”

    “不错,当时你在镖局学武,金兵来了之后镖局的人四散而逃,后来你的父亲想去寻求帮助,结果发现没有相识的人。”

    “糟糕!候叔,我晚上的时候来找你,我的师妹回来了,她去了镖局,我怕回遇到危险!”唐弈雨一下子跨上了马,不顾侯叔叔的挽留,急忙向着镖局的方向前进。

    路途不远,加上唐弈雨骑了马,很快就到达了镖局门口。黄衣镖局的招牌没有变,还是之前的样子,只是此时的镖局大门紧锁,并没有人活动的迹象。唐弈雨四处张望,没有看到王昕的踪迹,喊了几声师妹,也没有人回应。唐弈雨一时不知该去哪里找王昕,便赶往城门口。

    飞奔到城门,远远地望见王昕的马还拴在不远的那棵树上,只是正在向南门来的一队马队非常显眼。

    “师兄,救我!”师妹正被马队为首的人绑在在马上,发出了呼喊。

    唐弈雨皱起了眉头,一下子挡在了马队的前面:“什么人!放下我的师妹!”

    只见为首的青年拧了一下脖子,用略尖的声音道:“哪里来的小鬼,敢当我十八骏派的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