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场的所有人都因为这一枚黄铜的飞镖立在原地,不再动弹,并且纷纷把目光投向了魏正和袁伟。袁伟也似乎没有了主意,他也一动不动地看着魏正。魏正看着带着自己血的铜镖,虽然满是愤怒,但仍然保持了一份恭敬:“小子,你和黄衣镖局是什么关系?”

    王昕看到他们的反应,已是心惊胆战,她不想自己的身世被众人发现,因为那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她低声对唐弈雨道:“师兄,别说”

    唐弈雨也深知自己师妹的处境,但一时还没有想到应答的方式,只是轻声对王昕道了一声:“放心!”

    魏正上前了两步,但是没有做出攻击的态势:“既然与黄衣镖局有联系,这算得上是半个一家人。我们的大师兄陈驰骋和镖局的镖头姚万梁是同乡,也算是好兄弟!小子,你既是天坛教的人,为什么有镖头的黄铜叶镖?是不是与姚镖头相识?”

    唐弈雨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他在思考最合适的一个答案。

    看到唐弈雨和王昕的迟疑,袁伟一拍脑门:“魏正,不要放走他们!或许是姚镖头的仇人也说不定,这黄铜叶镖是镖头的物件,怎么可能在这个小鬼身上?马上派两个人进城去拿着刚刚暗算你的镖去找镖头,一切就都明白了!”魏正点头称是,将飞镖扔给了最近的两个手下。两个手下骑着快马飞奔向城内。

    王昕看了看周围逐渐缩小的包围圈,轻轻顶了一下唐弈雨:“师兄,得赶快逃跑!不然你我连同我的父亲都会受到威胁。”唐弈雨握紧了手中的剑:“那好,要跟紧我!”话音未落,唐弈雨就舞动宝剑,向着自己的马匹方向准备杀出一条血路。王昕像自己的师兄那样将怀中的另一枚黄铜叶镖在跟随师兄动的同时抛向了袁伟。王昕的内力原本就略显不济,力道也不足,加上袁伟已经有了一定的防备,黄铜叶镖被袁伟接下,只是手也被飞镖划伤。

    “魏正,魏正,这二人都有黄铜叶镖,必须要抓住他们!”袁伟将飞镖拿在手中,也不忘上前追赶。

    唐弈雨和王昕拼命想要突出重围,一个施展“天坛剑法”,一个施展“土形拳”,虽然敌人一时不能近身,可是马队来回奔走,魏正、袁伟腿法精湛,不仅没有突出重围,反而逐渐感到不支。

    “唐兄弟,王姑娘,薛某来也!”不远处传来了薛胜的声音。只见薛胜带着张江、张海等一众人恰好赶到。

    袁伟见薛胜到来,有些不屑地说:“你这个水寇,已经两次败在我的手下,现在还来送死不成?告诉你,这两个人身上都有黄衣镖局的黄铜叶镖,最好不要插手,免得给你自己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薛胜也略一皱眉,但仍道:“你这小子不必鼓动唇舌,我薛某人看中的人,就是我薛某人的朋友,不管他是哪门哪怕!唐兄弟,王姑娘,有什么话和他们打完了再说!”

    两拨人马厮杀到了一处,薛胜等人的到来让局面瞬间变成了一边倒的局面,张江和张海二人的武功比起薛胜要强上不少,二人的船桨划得相得益彰,互相弥补,将魏正彻底压制。薛胜手下的喽啰们更是毫无怜悯之心,将魏正带来的随从几乎尽数杀了,袁伟和魏正还有几个随从也被逼到了城墙的角落之下。

    “你这水寇,根本胜不了我们兄弟,更不用说这个天坛教的兄弟,甚至你可能都比不上这个漂亮的小姑娘!今天你又以多欺少,传出去的话,恐怕你薛家的脸面挂不住吧!”袁伟靠着城墙,试图嘲讽薛胜。

    薛胜性格耿直,脑袋一热的时候不顾一切,被袁伟一番嘲讽,心中确是有些不甘:“你这小子好,有本事再与我斗上几个回合!”

    张江及时拦住了薛胜:“二少爷,此次出来是为了救唐贤侄他们。而且他们围攻唐贤侄和王姑娘在前,他们并没有讲什么江湖道义,此时更不必与他们讲江湖道义。”

    魏正看了看袁伟:“既然如此,不如杀个痛快!”魏正和袁伟开始做困兽之斗,拼命想要拖时间。不多久,他们的努力也换来了结果,城内一票人马杀出,为首的人身着黄衣黄袍,方脸圆眼,微胖的身材,看起来很威武,后面跟着刚刚去送镖的魏正的手下。

    “姚镖头,您终于到了!”袁伟显得无比激动。魏正也忙附和着打招呼:“姚镖头,辛苦您了,来的正是时候!”

    “来者是谁?报上名来!”薛胜还是一贯的直率。

    “你这年轻人,看到长辈不知道客气一点吗?我是黄衣镖局的总镖头姚万梁,你可曾听说?”这个姚万梁似乎对自己的名号非常自信。

    张江和张海一听,都一下子挡在了薛胜的身前。“二少爷,不要说话,不要说话!”张海低声嘱咐说。

    姚万梁看到了两个上了年纪的人似乎对自己的名号非常忌惮,露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哼,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本镖头不会寻你麻烦。魏正,刚刚你的手下送来一枚黄铜叶镖,是在谁身上拿到的?”

    魏正伸手一指唐弈雨和王昕:“他和她!他们二人身上都有。”

    姚万梁翻身下马,在远处打量了一下两个青年,并一步步地靠近:“哦?两个小鬼?怎么可能?”

    王昕此事异常恐惧,她看着并没有见过的姚万梁,甚至有些发抖。唐弈雨也被姚万梁的气势压倒,虽然挡在王昕的身前,可也在一步步地后退。唐弈雨也感受到了自己师妹的恐惧,伸开了双臂尽量挡住她。

    待到靠近了一些,姚万梁像个官一样,用严肃的语气命令道:“你们俩,给我过来!老实给我交待,我们镖局的黄铜叶镖怎么在你们的身上?”

    袁伟在一旁看到姚万梁慢悠悠的样子,心下着急:“姚镖头,事情恐怕并不简单,把他们都抓回去再行审问吧!”

    谁知姚万梁丝毫没有听进去:“袁伟,你是不是有些多嘴?我干什么轮得着你管吗?魏正,刚刚这两个人用的是什么武功?”

    魏正在一旁回忆了一下:“镖头,这小子当是天坛教的人,招式也坡又天坛教的特点。这女娃她好像用了用的是贵镖局的土形拳!”

    此言一出,在场除了唐弈雨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抛向了王昕。

    姚万梁露出了严肃的神情:“既然如此,确实是要把这个丫头抓回去好好地问一下!”说完,姚万梁轻轻搓了搓自己的手,一掌推下,掌风打在地上竟掀起了一阵沙土。唐弈雨与王昕急忙后退,一时有些睁不开眼睛。姚万梁一个鱼跃就跳到了唐弈雨身前,并且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唐弈雨只觉得自己的肩膀如同被一个沙包大的时候锤到一般,几乎就要站立不稳的时候,被姚万梁的大手拎住。情急下,唐弈雨用出“慎终如始”,将内力收住,身体抱成一团,并且将内力移送到自己的肩膀。姚万梁感受到了内力的冲击,但手上加力,硬是让唐弈雨的内力不能发散。只听唐弈雨惨叫一声,自己的肩膀的疼痛如同裂开那般。

    王昕在唐弈雨的身后,虽然害怕,可听到师兄的惨叫也忘却了恐惧,一记“寸土必争”打出,连续的寸拳发出了轻微的拳风。姚万梁没有将眼前的女娃娃当回事,只是刚刚袭来的拳风让自己感受到了一丝疼痛。寸拳又至,姚万梁松了唐弈雨退后半步还以一记“寸土必胜”,这拳风打得突然。被放下的唐弈雨抓住姚万梁出手的时机用出一招“祸福相依”,身随气动,飞起身来准备肘击对手。但刚刚姚万梁的拳风迅猛,唐弈雨的肘与姚万梁相碰后只觉得自己的胳膊失去了知觉,一时想抬都抬不起来。

    姚万梁也狠狠得攥了一下拳头:“好小子,内功有一些根基!天坛教的内功果然名不虚传,袁伟,魏正,你们二人败得不冤。”

    唐弈雨想要继续攻击,可麻木的双臂提醒他再战就是以卵击石,于是只得用出“虚怀若谷”,静观其变。

    “小子,说出你和黄铜叶镖的关系,我饶了你。你非我镖局之人,相必是这个女娃娃和黄衣镖局有关系。既然你是天坛教徒,还是不要趟这道浑水为妙。”姚万梁警告唐弈雨道。

    唐弈雨轻轻摇头:“这位姚镖头,这是我从小就相识的师妹,现在我只有她一个亲人,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抛下她。”

    姚万梁哈哈一笑:“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有什么能耐!”话音刚落,姚万梁的一道掌风迎面劈来。唐弈雨继续使用了“根深蒂固”,想要迎扛掌风,但刚刚站稳的身体竟被震飞,撞到了王昕怀中,二人摔倒在了一处。

    薛胜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江叔,海叔,这样下去不行,毕竟唐兄弟和王姑娘是我的客人!这么下去弄不好他们会丧命的!”只见姚万梁又要出掌,薛胜不顾张江和张海的阻拦,擎起手中的船桨就要阻拦。“啪”的一声,掌风打在船桨之上,硬是将船桨劈开,薛胜握着船桨的手也是隐隐作痛。张江和张海见状赶忙上去与姚万梁纠缠,挡在薛胜的前面。

    姚万梁边打边道:“水寇,少管闲事,你们可知道黄铜叶镖是什么?黄铜叶镖是黄衣镖局在平时押镖或者有重要事情时给手下的凭证,由我这总镖头保管!这两个人来历不明,很有可能是前任镖头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