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管他们怎么来历不明,也不管他们是谁的人,他们就是我薛胜的朋友。我虽然武功低微,但是对于朋友我一定要保护他们。唐兄弟,王姑娘,你们二人先走,我和两位叔叔随后便到。”薛胜非常强硬地回应姚万梁。

    “哦?你们薛家难道也觊觎棋谱不成?”姚万梁轻蔑地笑了一下。

    薛胜骂道:“呸!谁会像你们镖局这样,为了一本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破棋谱殃及无辜!我们薛家的武功用不着这些旁门左道。”

    姚万梁又是轻蔑一笑:“那好,我看看你这旁门左道的功夫如何?”姚万梁弃了唐弈雨和王昕,径自向薛胜的方向攻来。张江和张海将薛胜向后一推,二人船桨相并,齐齐地冲上前。薛胜本有些不服气,但见姚万梁武功高强,自是不敢上前。眼见唐弈雨和王昕骑上了马,也算是放了心。

    薛胜看了看周围,十八骏派的人都没有人上前,魏正和袁伟也在观看着姚万梁的一举一动,于是将带来的仆散卫从车里拉了出来。姚万梁和张江、张海斗得起劲,众人的目光都在他们三人身上,薛胜将喽啰的刀抽出一柄,高高一举:“袁大都头,你的财神爷来了!”

    袁伟听到呼喊,定睛一看,立时瞪圆了双眼:“你你这水寇,卑劣的小人,无耻!自己斗不过,还要用人质来要挟我们不成?”

    张江在前面一边挥动船桨,一边道:“姚镖头,这个金人恐怕对你们挺重要的吧!我劝咱们彼此停手,不要惹出过多的是非。你们凛义镖局与金人有关系,是江湖上尽人皆知的事情。如果这个金人死在这里,恐怕你承担不起吧。”

    姚万梁退了两步,眼前薛胜正押着一名金人,一时真的停了手:“袁伟,你自己的烂摊子,自己解决。姓薛的,你不交出这两个人没有关系,过几日我定当亲自前往巢湖拜访!”

    薛胜高声道:“当然可以,我的巢湖随时欢迎姚总镖头的大驾光临。”

    “二少爷,答应那个袁伟放了这个金人,咱们赶快离开!”张江带着张海退回到薛胜的身边道。

    薛胜看出了张江的眼色,心知姚万梁的武功:“袁伟,你与我们保持一定的间隔,随我们走一段路,一会儿我们放了这个金人,你回去继续请功吧!”

    袁伟看了看魏正,又看了看姚万梁,一时没了主意。姚万梁踢了袁伟一脚:“还不快去!姓薛的,别耍花招,要不然我叫上其他镖局的兄弟荡平了你的巢湖!”

    “姚大镖头请放心,我薛胜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小人!”说完,薛胜押着仆散卫向南撤去。唐弈雨和王昕也乘了马随薛胜返回。

    行了不远后,张江见姚万梁并未追赶,便提醒薛胜将仆散卫放掉。薛胜放下了一句狠话:“你这金狗,今天算你捡了一条命!限你三天之内离开庐州,不要搜刮百姓。倘若被我发现,我一定派人沿途杀了你!”说完,一桨将仆散卫拍向袁伟的方向。纵使袁伟腿法强劲,速度也快,但是仆散卫还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薛大哥”王昕叫了薛胜一声。

    薛胜只微微一笑:“王姑娘,倘若有事要告诉我的话,回到巢湖了咱们再说?”

    王昕欲言又止,看了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唐弈雨,也就没有继续说话。

    巢湖的会客厅中,唐弈雨、王昕与薛胜相对而坐,三盏茶刚刚送到三人的面前,还冒着热气。薛胜捧起茶盏,轻轻沁了一口:“唐兄弟,可有令尊的消息?”

    唐弈雨轻轻摇头道:“算是有吧,只是确定我的父亲在那次金兵入侵之后还活着。但是隔壁的侯叔叔说父亲出门去寻我,天下之大,现在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父亲了。”

    “没关系的唐兄弟,既然有令尊活着的消息,这就是一件好事。我会定期派人去你家,如果有消息的话第一时间想办法联系到你。王姑娘,刚刚在路上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薛胜用一丝温和的声音询问王昕。

    一向有些粗枝大叶的薛胜声音突然温和,王昕一时有些不舒服:“薛大哥我”

    薛胜见王昕有些不好开口,便问唐弈雨道:“要不然就师兄说说吧?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唐弈雨不敢多说,将目光抛向了王昕。王昕轻轻叹了一口气:“薛大哥,我不是想要骗你或者隐瞒你,确实是我的身世容易引起争端。那黄铜叶镖就是我父亲给我的,我就是前黄衣镖局的总镖头王鸿飞的女儿。”

    “什么?你居然是”薛胜惊讶站立起来。

    “师妹!哎呀,薛大哥,你别着急!我们不是有意隐瞒什么!”唐弈雨站了起来,转向了薛胜,连忙拱手鞠躬。

    薛胜忙将唐弈雨扶住:“兄弟,快坐下!我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你们拥有这样的身世经历,隐瞒起来是正常的。哎也怪薛大哥有眼不识泰山啊!哈哈!”

    “薛大哥,你这么说的话,我真的要无地自容了。此次出门,我是第一次与师兄出来,主要还是为了陪他回庐州城寻找师兄的父亲。其次爹爹让我来看看黄衣镖局是否还有其他相识的人。谁知在城门口遇到了那个十八骏派的魏正,被他抓了,有了这一番争斗。这下想要回镖局怕是不可能了。”王昕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薛胜点头道:“如此说来,王姑娘也算是有重任在肩的人啊。唐兄弟,你这当师兄的应当多多照顾才是。如此说来,江湖上传言的棋谱王姑娘应当看过喽?这个棋谱到底写的是个什么东西啊?”

    “不瞒你说薛大哥,这个棋谱我父亲始终没有参悟出来什么,就是一个普通的棋谱。那年金兵入侵的时候,我还把棋谱落在了我师兄的包裹里。”王昕回答说。

    唐弈雨接过话题继续道:“对!当时我们还小,师妹说让我拿一下东西,谁知金兵就打了过来,我和父亲在人群中和师妹走散了。没想到那本棋谱就在我的包裹里,直到我安顿下来才发现。但是那本棋谱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只是有20局非常精妙的残局。后来我入天坛教后,师父将棋谱拿走不见了踪影。”

    薛胜用拳头击打了一下手掌:“哦?天坛教?哈哈!江湖上有人传言这棋谱当中藏有绝世的武功。如果被你师父拿走后,你的师父不见了踪影,基本上就能确定棋谱的内容是武功了。那刚刚在与姚万梁交手时,他是不是已经猜出了你们的身份了?”

    “或许吧虽然黄铜叶镖是总镖头的东西,但是这个镖在镖局内很常见,也有人会送给别人,他不一定能猜出来我们的身世。只是我用的土形拳被他们看出来了,这样就很危险。”王昕还是有一丝担忧。

    “王姑娘,唐兄弟,如此看来,你们二人暂时不要长久呆在巢湖。我的武功比起你们二人都有些自愧不如,如果姚万梁带人来寻你们,我的巢湖只能借这一湖之水帮你们抵挡一阵。而且通过这件事,十八骏派也肯定会来与我找麻烦,别回头拖累了你们。”

    唐弈雨又站了起来:“薛大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救了我和师妹,我自当与你同患难!”

    王昕也站了起来:“这一路上我没怎么听过师兄的话,这一次我要听师兄的!”

    薛胜有些无奈地笑了,示意二人坐下:“哎我这个人简单,有什么就说什么。我是不够争气,觉得自己武功已经有所成就,所以出来闯荡,如果没有江叔和海叔,我怎么可能在这巢湖立住脚。今番与你二人相遇,我更体会到自己的不足,还要潜心修习才是。如果你二人留下,棋谱的事情怎么办?唐兄弟,你怎么去寻找令尊?王姑娘,令尊难道就彻底不想重出江湖了吗?”

    唐弈雨坚定地说:“不不不,薛大哥,我们虽然有我们的事情,但是你刚刚所说当是巢湖会有他人来袭扰。你救了我和师妹,我们自当帮助你脱离困境。”

    薛胜定了定,叹了口气:“这样,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你们二人费心去一趟采石矶,我写一封书信与我的父亲,让父亲来巢湖助阵。我父亲一到,即便是凛义镖局的石总镖头来了,也不用担忧了!而且,此处去采石矶的距离也不是很远,徒步去的话两天多一些就能赶到。”

    唐弈雨看了一眼王昕,王昕轻轻点头,唐弈雨也随着王昕点了点头:“薛大哥,既然如此,我们二人一定快马加鞭前往采石矶。”

    “你们二人身上多少有一些伤,不必心急。不论是谁来,想要随便打下我这巢湖是不可能的,别忘了,我们薛家的武功都是从水里面学来的。唐兄弟,来与我写信!”薛胜很轻松地拍了拍胸脯。

    唐弈雨随薛胜到了书房,薛胜用着略有些难看的字体给自己的父亲写信。见到横不平竖不直的字体,唐弈雨提出了代写的想法,薛胜自是欣然答应。看着唐弈雨娟秀的字体,薛胜也是连连点头。

    “唐兄弟,对你薛某是大大的佩服,能背诗,会武功,字居然写的也这么好!”

    “薛大哥过奖了,我在绍兴时也算是在大户人家,这样的修行是免不了的。”

    薛胜看着唐弈雨写的信,突然道:“嗯!不错!唐兄弟,薛大哥要嘱咐你一件事啊。你这师妹看起来聪颖,漂亮,身世又如此复杂,如果你真的喜欢,可要好好把握,但要好好考虑以免成为众矢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