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快走,大师兄刘当在鄂州,你们可去求助于他!我会在镖局一直等你们回来!”江凯见墙上有人接应,知道唐弈雨和王昕有退路,便用力一推二人。唐弈雨和王昕借着江凯的推力施展轻功,一下子就蹦到了外墙之上。薛瑶顺势将二人一接,让二人能够立得稳当。

    此时一个手持火把的镖师进入了后院,眼见三个人在外墙上,傻头傻脑地大喊一声:“抓贼!抓贼!”江凯见进来的镖师不知情况,便上前几步,作出试图追赶的样子:“毛贼休走!”只是唐弈雨等人早已手牵手跳到了外面。

    “江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一走,这镖局就招来了贼不成?”姚万梁随着自己的镖师也进入到了院子当中。

    江凯转身过来道:“镖头,你们走后我听到院子有动静,便出来查看,看到了三个毛贼,便要追赶,过了几招后恰好你们回来,毛贼便跑了。如此大的镖局只留下我一个人,着实的看护不来。”

    姚万梁借着火光盯着江凯稍稍看了一眼:“镖局内也没有重要财物,倘若武功不济,不必逞能,你只收发各分部送来的信件即可。弟兄们,稍等片刻,我追上去看看。”

    “小小毛贼,何须镖头动手!我与兄弟们追赶一番便可。”江凯提议道。

    “不!这三个毛贼来的时机恰到好处,不能不怀疑。弟兄们,我忘记拿黄镖令,去我屋帮我拿一下,咱们随后就出发。”姚万梁吩咐了一句,便疾步踏墙,轻轻一跳便从墙上飞过。只是周围已经没有了踪影,姚万梁顺着道路追赶上去。

    唐弈雨等人得了黄镖令后也沿途逃走,跑出了不远,三人停下舒了一口气。王昕看了看手中的黄镖令,心中略显激动,对其他两个伙伴拱手道:“师兄,妹妹,此趟未想到如此顺利,大恩不言谢!”

    “姐姐客气了,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是你和小雨兄置身危险当中。不过这个令牌对你真的很重要吗?”薛瑶露出那标志的小虎牙笑着说。

    王昕点点头:“不错,这是我爹爹临出门时交付我的一个任务。现在完成了,回去也好和他交差。师兄,妹妹,倘若没有其他事情,咱们就赶快回去吧,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告诉黄衣镖局人的计划。”

    “嗯!姐姐说的对,小雨兄,你在想什么!”薛瑶见唐弈雨看着后面的方向并没有说话,有些着急地踢了唐弈雨的腿一下。

    唐弈雨表情严肃:“像是有高手在朝着咱们的方向追过来”三人当中,唐弈雨的内功修为最强,最先体会到了正在追赶的人。

    王昕也体会到了一个高手的接近:“不错师兄,确实是。咱们逃跑的路太正了,或许是镖局的人,在旁边躲一下!”王昕拉起薛瑶的手,向旁边没有路的地方跑去,唐弈雨紧随其后。

    三人走出不远,姚万梁一路施展轻功追了上来,也没有想要追到人的姚万梁没有要彻查彻找的意思,只是沿途观察情况,试图看看有没有异常。唐弈雨回头看到了姚万梁的人影,顺势贴在了旁边一户人家的墙上,而王昕和薛瑶也如法炮制,三人均不敢出声。谁知靠在这家的屋内有狗,突然大叫起来。

    不远处的姚万梁听到了狗叫,下意识地向这边望来,一时被犬吠惊到的三人也慌了手脚。“谁在那边!”姚万梁见有人影大喊一声。三个青年没有办法,拉上彼此的手掉头就跑。姚万梁施展轻功,追出了不久便逼近了三人的脚步。见是三个人,姚万梁更加精神抖擞,料定这就是刚刚进入镖局的三个“毛贼”。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姚万梁喊了一句:“站住!”脚上发力,一个鱼跃挡住了三人的去路。虽然夜色黑暗,但是和唐弈雨、王昕前些日子便交过手,姚万梁一下子便认出了眼前的二人。“哈哈!原来是天坛叫的小弟子和这女娃娃!女娃娃,想必你就是王总镖头的千金王昕吧!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何必要放出消息呢,看招!”这姚万梁迫不及待地劈出一掌,掌风浑厚,带上几分内力。唐弈雨挡在王昕身前,用出“慎终如始”防御,但觉掌风强大,几乎用上浑身解数才将掌力接住。王昕忘却了恐惧,心知不反击不能逃脱,将“土形拳”的招法一股脑地打了过去。唐弈雨经过几次与王昕的战斗,二人也有了默契,他在一旁随着王昕的节奏将“天坛拳法”也尽数打了上去。姚万梁有些急功近利,面对两个青年的攻击,一时竟连连后退,落入下风。

    拆了十余招,唐弈雨和王昕的功力毕竟不足,眼见王昕一拳就要击中姚万梁的胸口,只见姚万梁大手成爪,而后用力一抓,便将王昕的胳膊抓住。唐弈雨眼见危险,用出“目迷五色”,一番杂乱的拳法击出。姚万梁先是挨了两拳,顿觉吃痛,“土形拳”的一招“涛澜动地”发出,唐弈雨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拳风,拳拳相碰之下,只觉得自己的拳骨几乎裂开,一时不能抬手。

    姚万梁一招得势,顺势将王昕揽入怀中,粗壮的胳膊一下搂住王昕的胳膊:“不要动!”话音未落,本以为擒住王昕的姚万梁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一双钳子钳住一般,不能动弹,而后胳膊一紧,真的如同被螃蟹夹住一下,痛得他立时松开了手。原来是薛瑶在一旁突然出手,用出了薛家的“江海形意拳”,这一招便是拳法中的“蟹爪钳”。王昕解脱了束缚,赶忙退到薛瑶身边。这薛瑶也不停滞,又一记“鱼跃龙门”,只听一声闷响,薛瑶一脚正中姚万梁的护在身前的双臂,姚万梁一个踉跄竟然倒在地上。

    “哪里来的丫头,外功如此强劲我们整个镖局怕是没有可以与她匹敌的外功!不过一个丫头片子,我稍微小心一些就能取她性命!”姚万梁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胳膊暗道。

    唐弈雨和王昕并到了薛瑶的身旁,三人排成一线。姚万梁平日里本就有些自大,当上镖头之后更有些跋扈,日常的习武当中,更是以欺负自家镖师为乐,武功没有什么进步。刚刚被一个女娃娃踢倒,满是不甘,也顾不上作痛的胳膊和排好架势的三个年轻人,硬着头皮冲上来。薛瑶挡了一下二人,率先上前,摇摇晃晃,以鳄鱼身形应敌,只见姚万梁先后四五拳打上,薛瑶双臂成环,如同鳄鱼张开的大嘴,不论姚万梁来拳如何,均与其硬碰硬抵挡。姚万梁心下着急,一心想要快点结束战斗,一着不慎露出了破绽,被薛瑶用出一记“巨鳄摇尾”,转身一记重脚踢中了肋部。姚万梁五脏一紧,呼吸几乎断了一下,忙用“土形拳”逼退了薛瑶。唐弈雨和王昕未想到薛瑶的武功竟如此之高,赶忙上前帮忙,三人呈品字形将姚万梁包围在中间。

    姚万梁这才开始正视眼前的三个青年,不禁问道:“哪家的丫头,报上名来!”

    薛瑶微微一笑:“难道还有比我们薛家更强的外功吗?”

    “哦?果然,你们薛家果然也是觊觎王大镖头的棋谱!前些日子薛敬义来找我,还说王昕这丫头不在采石矶。哼!你难道是薛敬义的女儿?”姚万梁问道。

    “不错!薛家就我一个女子,既然知道我的来历,还不束手就擒,免得我们麻烦。”

    姚万梁直起了身子:“哈哈!小丫头,刚刚我不识得你的来历,所以大意了,这次可没这么好运。”说完,气沉丹田,再用土形拳威力瞬间不同,这土形拳要借助内力才能有更强的效果,姚万梁本以为薛瑶武功与唐弈雨、王昕相仿,不需要动用太多的内力,但刚刚连续两此被薛瑶占了上风,心知只比拼外功之术难有作为,这一拳下去还是先奔向薛瑶。

    薛瑶也感知到了姚万梁的变化,这一拳过来较之于刚才拳力增了不少,于是双掌齐出,全力抵挡拳风带来的劲力。薛瑶自小接受薛家外功的训练,内力平平,此掌的劲力非一般外功劲力,拳风一至,顿觉气血上涌,只能勉力支撑。一旁的唐弈雨上前一步,以天坛拳法的“福祸相依”相拼。唐弈雨的拳法和姚万梁相似,都是以内功带动外劲,姚万梁虽然接招没有压力,可突然武功风格的转变让姚万梁也着实不适,唐弈雨怕薛瑶有危险,更是几次的“福祸相依”,一心进攻,哪怕自己受伤也要让薛瑶腾出手来。拆了五六招,唐弈雨便露出破绽,但不及姚万梁出手,王昕又上前缠住姚万梁,解开了唐弈雨的危机。二人与姚万梁缠斗,薛瑶得了空闲,也上前围攻。姚万梁凭借高强的武功和经验,虽然立于不败之地,但是始终没有机会突出重围。

    四人斗在一处,数十个回合下去依旧无法分出胜负,姚万梁体会到了三人当中王昕的武功最差,于是在她身上下手,左右一记“寸土必争”,将唐弈雨和薛瑶二人逼远,紧接着就是一招“涛澜动地”直拍王昕。王昕腿了两步,眼见姚万梁逼上已经无路可退,只听唰唰两声,两枚暗器击中插进了姚万梁的胳膊和脸部。

    “啊!”姚万梁收了招式,痛苦地一叫,一个跟头翻在了地上。

    薛瑶疾步上前,一脚踩中姚万梁的脖子:“别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