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姚万梁痛苦地叫着,但是被薛瑶踩住不能动弹,四肢不断挣扎,唐弈雨也上前踩住姚万梁的大腿。“混蛋!小混蛋!暗器伤人,算什么好汉!”姚万梁大骂唐弈雨。

    “非也!石总镖头以暗器功夫为看家本领驰骋江湖,这个你又不是不知。我师兄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王昕上前反驳说。

    原来刚刚是唐弈雨在怀中将王鸿飞给了自己的两枚黄铜叶镖一齐放出,姚万梁毫无防备,唐弈雨抛出的镖速度虽然不快,但是以内力驱发,弥补了技巧上的一些不足。两枚铜叶镖钉在了姚万梁身上和脸上,脸上的部分更是鲜血直流。

    王昕上前将黄铜叶镖拔出:“哼!你这血污了我家的镖!师兄,妹妹,咱们废了他!”

    “不要!不要!少奶奶,不要废了我!我接受黄衣镖局也是奉了石总镖头的命令,下令追杀你和令尊命令的也是石总镖头。我是奉命行事,何必与我过不去!”姚万梁赶忙求饶。

    薛瑶脚上发力,踩紧了姚万梁的脖子:“哼!你就是个狗眼看人低的走狗!刚刚的神气劲儿呢!”

    姚万梁攥住了薛瑶的白靴,试图让她松开脚:“哎呦,薛家少奶奶!饶了我,饶了我,我喘不过来气了,薛家的外家功夫果然名不虚传。”

    唐弈雨冷哼了一些:“真烦!师妹,如今你我的行踪已经暴露,即便废了他他也会告知其他镖局的人。如此看来,莫不如将他杀掉。只是”

    “只是我的师兄你下不去手,对吗?妹妹,我看不如将他绑了,送去巢湖,交给令兄看管。待以后有了机会再将他放了。”

    薛瑶脚上发力:“这个自然没有问题,我的哥哥都听我的话,小雨兄,去找绳子来。”

    姚万梁强忍着被踩着的痛苦道:“哦?都听你的话,恐怕不是吧。你的大哥薛羽不仅不听你的话,而且还窃了你家的《澈息功》。想不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谁知薛瑶原本略有些高兴的表情瞬间变得凝滞:“你你晓得我大哥在哪里?他现在怎么样了?”

    唐弈雨听到“薛羽”这个名字瞬间想到了在薛胜院子当中的木桩,看得出,薛家人都很重视这个薛羽。

    “你的大哥现在北方漂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我们黄衣镖局的朋友。不过他最近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姚万梁断断续续地说。

    薛瑶稍稍放松了脚上的力气:“什么?我的大哥怎么了?”

    姚万梁始终攥着薛瑶的脚,感受到了力量的减弱,便继续道:“你家兄长并非你们想象得那么坏,而是一个真正的识时务者。我与他曾经喝过酒,他只是不愿意像你父亲那样平庸地在采石矶生活而已。而且而且他还说过他很惦记自己的妹妹!”

    “真的吗?我的大哥真的这么说?”薛瑶露出了喜悦之情,轻轻弯下了身子,脚上的力更小了一些。

    再次感受到力量变化的姚万梁没有放过机会,手上加力一下子将薛瑶掀翻在地,唐弈雨和王昕也都没来得及反应,姚万梁便迅速站了起来,冲着薛瑶就是一记“涛澜动地”,掌风的强劲程度较之于之前要更强。薛瑶下意识地用出江海形意拳的“龟型拳”,自己身形如同龟缩般护住身体,但只听一声闷响,掌风重重地打在薛瑶身上。

    唐弈雨见状,一股热血用上了脑海,奋不顾身地飞将出去,竟将姚万梁一下子搬倒,二人缠斗在地上,姚万梁已经慌了阵脚,更不想唐弈雨会如此奋不顾身,被唐弈雨压在身下。唐弈雨从未有过如此狠心,将姚万梁的胳膊一下子扳过,狠狠一折,姚万梁一声惨叫,自己的胳膊已然断了。

    “瑶瑶,你怎么样?怎么样?”王昕见姚万梁一时不能动弹,赶忙上前查看薛瑶的伤势。

    薛瑶的面色有些惨淡,话语略有些微弱:“没关系姐姐,我还好”说话间,薛瑶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不行,师兄,咱们要快把瑶瑶送走。把姚万梁的那支胳膊也折断!”王昕眼中泛着泪光,大声呼喊着唐弈雨。

    唐弈雨刚刚情急之下的反应,再想伤害姚万梁心中已是不能,但见姚万梁仍想反抗,闭着眼狠下心将姚万梁没有受伤的手臂的腕骨折断,任由姚万梁惨叫,唐弈雨也没有再回头,而是跑到了薛瑶的身边。

    “小雨兄,我没事,我们薛家的外家功厉害,这掌风不会伤我太深,快带我去巢湖!”薛瑶拉着唐弈雨的手,显出了一番小女儿态的眼神。唐弈雨感受到了薛瑶手上触碰到了自己,心中几乎闪过了一道闪电,想都不想便将薛瑶背起,大步向巢湖奔走。王昕摸了一下取到的黄镖令,也匆匆追了上去。

    三人连夜向巢湖赶去,直到天光大亮,仍然还有一段距离,已经筋疲力尽的唐弈雨放下了受伤的薛瑶。薛瑶发出了剧烈的咳嗽,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唐弈雨将水拿出递给薛瑶,薛瑶轻轻喝下了几口后靠在了唐弈雨的身上。唐弈雨一时语塞,有些说不出话来:“薛瑶你怎么样了?”

    “我还好,只是他这一掌打在胸口上,每次呼吸时会觉得胸口沉闷。当时我做了防御,他应当没有伤到我的内脏。”薛瑶低声回答。

    王昕道:“师兄,快将你们天坛教的调息之法告诉瑶瑶,这样她或许会舒服一些!”

    “嘿嘿,瑶瑶!我喜欢这个称呼!”薛瑶眯起了眼睛,微微一笑。靠着唐弈雨,听他讲述调息的方法。王昕则拿出干粮,并到不远处去采野果子。简单听过后,薛瑶盘腿而坐,唐弈雨在她身后为她度入真气。薛瑶接触的内功非常少,对于唐弈雨所说有些不能理解,在度入真气之后,薛瑶依照刚刚讲述的法门进行调息,过了一会儿便觉胸口沉闷处大感舒畅。不久,王昕采回野果,薛瑶吃了一些后感觉更是好了许多。

    “原来内功的法门如此神奇,我家的武功可少有提及。小雨兄,真的谢谢你!”薛瑶这次的微笑露出了她的小虎牙,显得非常可爱。

    唐弈雨摇头道:“薛瑶,你这就谦逊了,今天倘若没有你的帮助,光靠我和师妹是绝对打不赢那个姚万梁的。”

    王昕到薛瑶的身边将她抱住:“师兄说得对,瑶瑶你受苦了,害你受伤。以后你我三人要互相帮助,互相学习,我和师兄的武功都是先习内功,而你薛家的功夫是先修外功,倘若一道修行,或许会大有裨益。”

    三人休息了一会,但惧怕黄衣镖局之人继续追上来,于是便匆匆离开。还好路途上没有其他的变化,三人很快便到达了巢湖。

    姚万梁出门之后迟迟不归,镖局的人马等待他发号施令,一等就是一宿。天光将亮,镖局才派出人马四散查找。待到发现姚万梁时,姚万梁的半条命几乎都丢了。姚万梁终于见到自己的人马来,终于熬出了头,竟一下晕阙过去。镖局人将姚万梁带回镖局医治,整整一天姚万梁才醒了过来。他赶忙命令手下去追采石矶的一路人马,让他们火速回镖局。

    唐弈雨等人来到巢湖见到了薛胜,薛胜见到小妹无比亲切,见小妹受伤问起了唐弈雨和王昕原由,唐弈雨一一说了,薛胜不禁轻轻拍了一下薛瑶:“我的好妹妹,我们几个果然你最厉害!你替我出了一口恶气。就在二哥这儿养伤,哪儿都不许去了!”随后,唐弈雨说了离开巢湖之后发生的事情,薛胜也说起了薛敬义来巢湖之事。得知了王昕的身份,薛胜很关切地说:“妹妹,你与我家小妹果然投缘,你刚到巢湖之时我的设想居然实现了。现在江湖上尤其是凛义镖局之人对你如同通缉的案犯一般,你们伤了姚万梁也就暴露了行踪,下一步有何打算?”

    王昕抿了抿嘴:“我我想先回去一趟,将令牌交予父亲手中,因为父亲更加需要此物。我也向他说明一下薛伯父的意思,也好为以后做好安排。”

    “哈哈!父亲既然想要教你本领,我们又如此投缘,为何要回家请示你的父亲呢?随性一点岂不是更好?”薛胜开心地说。

    “哈哈,薛二哥,我自有打算。瑶瑶在你这里,我和师兄也算放心了。师兄,明日咱们就快马加鞭赶回去,也好早些定夺下一步的计划。那对弈大会恐怕会有很多名门参加,不如去看看,也好见到你在天坛教的师父。”王昕边说着边看向唐弈雨。

    唐弈雨连连点头:“对!事不宜迟!薛瑶,你就在此等我们,我们几日便能回来。”

    唐、王二人一路快马加鞭向着安庆出发,因为行踪已经暴露,镖局的信使和驿站功能强大,二人怕出现变故,所以一路上几乎没有休息,两天功夫就到达了安庆。

    远远望见住了许久的茅舍,王昕感慨万千,第一次出门历练,还是和自己阔别重逢的师兄,路上又有这些经历,王昕不禁加快脚步想要和自己的父亲好好展现一番。唐弈雨跟在后面始终没有说话,任由师妹加快了脚步。

    “爹爹,我们回来了!”王昕迫不及待地翻身下马。

    谁知茅舍当中突然翻出了两个人影,二人分左右一同将王昕按住,事发突然,王昕还没看得清二人的样子就被制住。

    “小心!”唐弈雨有所反应,但已来不及,突然出现的二人身手矫健,动作娴熟,加之王昕没有防备二人已经得手。定睛一看,唐弈雨露出了笑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