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我叫埃玛·克里维,我…我没有”

    埃玛被她突如其来的审问吓得一句话都没法说完整,想要解释清楚,可一看到她的眼睛就胆怯,霎时急红了眼。

    莉莉雅见她吞吞吐吐的,冷笑一声,右腿轻抬搭在左腿上,怀手间背部向后靠,一举一动尽显妖娆身材和倨傲姿态。

    “怎么?不知道怎么撒谎?”

    埃玛慌忙摇晃脑袋,“不、不是的,我、我只是喜欢姐姐,在上面时幸得姐姐出手帮助,所以”

    “所以你就干脆赖上了?”莉莉雅不屑一笑。

    “我没有。”情急下,埃玛急声一喊,看见她笑容渐渐消失,眼眸越发深沉,惊觉自己无礼了,吓得冷汗直流,所有话卡在喉咙不敢多说一句。

    “瞧你也没这胆量。”说着莉莉雅满脸不屑的合上眼睛。

    见她终于停止审问,埃玛小心翼翼地松了口气,惊惶不安的心才慢慢缓和下来,可也不再像先前那般放松,安安分分地坐着,不敢挪动一下。

    不同圈层的人有不同的位列卡,位列卡是身份的象征,也是通行证。

    上圈层去下圈层不需出位列卡,可下圈层上上圈层就必须有位列卡才能通行,除了特殊日子、像做礼拜、梦神新主祭祀仪式,下圈层的人可直接往上,可有一条例规定是:所有一圈层下的交通工具只能止步于二圈层。

    因此,二圈层是所有圈层中经济发展最好的,稷区院下交通部便在二圈层的通道出口外是偌大的广场供给下圈层的人停放交通工具,交通部内安排工作人员管理现场,为他们登记和下发领取密令,更有警卫部的人协助和保护。

    苏瑞被外面的吵嚷惊醒,惊坐起身,瞪着眼睛眨了眨,“埃玛,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埃玛恭敬回了她后就不敢再多说什么,老老实实坐着。

    “稷区院可真会赚钱。”苏瑞挑开窗纱,看着外面排长队登记领回自己的交通工具的人,无心的一句,吓得埃玛慌忙中急拉着她的手。

    苏瑞和莉莉雅不约而同地看着她,埃玛看到莉莉微挑眉,惊惶缩手。

    不对劲,为什么埃玛那么怕莉莉雅?

    苏瑞第一时间想到了圈层身份之别,在他们眼里,十五圈层的埃玛绝不可以和他们同坐一辆马车,看来是莉莉雅在她睡着后,对埃玛说了些什么。

    见不得埃玛像兔子似的小可怜模样,苏瑞反手抓着埃玛的手,将她拉近靠着坐,好奇问道:“埃玛,稷区院和古城堡,到底是谁掌权独立区啊?”

    “埃玛?”

    苏瑞在她忐忑不安的看了看莉莉雅,故意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又看回她,满眼不解问道:“你和莉莉雅怎么了吗?”

    言行举止自然流畅,完全看不出她是故意的。

    埃玛忙摆手,“没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你在说我吗?”莉莉雅妩媚地拨弄了一头卷发,嘴角微微上扬。

    埃玛这样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苏瑞更加确定是莉莉雅对她说了些什么。

    可是一个受惊不敢说,一个装傻充愣装不知,苏瑞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握着埃玛的手,当没事发生一样,重复了问题。

    埃玛感动的抿紧唇,吸了吸鼻子后才解释道:“古城堡是圈层的中心,顺位之首,对各圈层的顺位虽有一定的掌权,可若涉及整个独立区的重大事件和条规的话,古城堡也只能听稷区院的,而且稷区院是在古城堡之上。”

    那她明白了,各圈层的老大就像区域主管、古城堡就是各圈层的区域总管,最后稷区院就是区总监。

    圈层下面已经这么多厉害人物了,那稷区院的人不就更恐怖?

    想到罗伊女士的委托任务,已与古城堡敌对,现在上面还有稷区院,这危险系数和酬劳不成正比啊,苏瑞默默无言。

    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她应该乖乖听洛里斯的话。

    埃玛见她耷拉着一张脸,沮丧的皱眉,担心道:“姐姐,是不是坐得不舒服?要不要躺会?”

    “不,我没事。”

    苏瑞抛开那些没法改变的事实,笑了笑,对一区老大,王者般存在的人产生好奇,打探道:“埃玛,你见过稷区院的掌权人吗?”

    埃玛尴尬地摇时,莉莉雅笑道:“别说身在一圈层的我们了,连古城堡的老秃头、夏尔大人、罗伊女士都没有见过稷区院的稷王大人,她一个十五圈层的人能见着?”

    好像对哦,苏瑞歉声道:“对不起,埃玛,我没想到这层。”

    “没关系的。”埃玛忙摆手。

    有人似乎知道比较多,为了以后的钉子碰少点,苏瑞转而看向莉莉雅,笑容满脸道:“莉莉雅姐姐知道的真多,那稷区院的人是不是像你们这么厉害的啊?”

    莉莉雅知道她这是卖嘴乖,不过也没什么不好说的。

    “这还用说,稷区院做为独立区的掌权,院下的人若没有非凡能力,如何管理和镇压得了十五个圈层形形色色的人,更别说古城堡的老秃头、耶皇大人、梦神新主罗伊女士和艾丝他们了。”

    苏瑞一边听,一边点头,见她停了下来,好奇问道:“那你刚才说的稷王大人呢?难道就没人见过吗?实力呢?”

    莉莉雅鄙夷她一眼后,没好气道:“绝对领袖岂是说见就见,而且能坐在那个位置,让罗伊女士、夏尔大人、老秃头他们都忌惮的人,你说呢?”

    “明白。”苏瑞简单总结道:“一句话,神秘且高深莫测的王。”说完,看着窗外的景色沉思。

    大腿当然要抱最大最强的啊,本来还想打听到些有用消息,然后想办法接近这个稷王,然后用罗伊女士和耶皇的造反交换求庇护,庇护不可求,那就求他将她扔出独立区。

    苏瑞实在是一点都不想留在这乌烟瘴气的独立区。

    没趣、没人情味、没好玩的、没好吃的,简而言之,一无好处的独裁区。

    能把独立区治理成这个样子,看来这个稷王大人也不是什么好人,社会风气就能体现出一个领导的为人。

    想到这,苏瑞感觉这大腿不好抱,恐怕遇见他,比遇见罗伊女士他们还惨。

    越想越恐怖,果断放弃,她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姐姐?”

    埃玛见她没回应,不得不轻拉了拉她的衣袖,“姐姐,到了,下马车了。”

    苏瑞缓过神来,见马车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莉莉雅和巴哥早下了马车,她讪笑了笑,连忙下马车。

    蓝白围墙,围墙上布满荆棘,偌大的铁门后是静谧小道,两旁全是银杏,一片金黄色。

    “抱歉,请各位下马车,外来车辆不可进蓝墅城,我们会为您们安排马车入内,,这是蓝墅城的规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