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温莎身形虽圆润,可脚步却很轻盈,几个闪躲后,她看着被黑色邪灵操控的费莱明,神色凝重。

    被黑色邪灵附体的费莱明,面目狰狞,阴森道:“把东西交出来。”

    这声音不是费莱明的,也不是大暗巫,应该是他们提到的暗巫使者。

    还有他说的东西是什么?

    苏瑞狐惑看向肃然而立的温莎。

    温莎余光扫视一圈,慢慢背靠向空荡无油画的墙壁,谨慎地紧盯着他们,沉眉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黑色邪灵费莱明冷笑一声,嘲讽道:“你嘴上说不知,可身体的香气却出卖了你,要怪就怪你那个起了贪念的爸爸。”

    温莎脸色闪过一丝阴沉,不过很快以凝眉掩饰,不解道:“蓝墅城从不信任何宗教,一直以来都是中立的,爸爸违反族规已以命相抵受到惩罚,我不知道你们还想要什么?”

    “真不知道吗?”

    黑色邪灵费莱明嘲笑一声,缓步逼近道:“里德尔·韦斯特背叛暗巫族,将属于本族的东西一分为二,一部分献给了白公馆梦神新主爱娃·罗伊,至于另一部分嘛”

    黑色邪灵费莱明右边嘴角上扬,邪笑看着强装镇定的温莎,“就在你体内,我说的对吗?”

    虽然温莎没再说什么,可是她眼眸左右巡视寻找突破口,神色紧张的模样,苏瑞已经猜到,他说的是事实。

    由此可知,罗伊女士早知道暗黑油画下的黑色邪灵,不仅如此,她还知道温莎的情况与黑色邪灵有关和暗巫族此次目的。

    所以,她这是要自己当炮灰?

    想到这可能,苏瑞额头青筋有些隐隐跳动。

    黑色邪灵费莱明手一抬,一个黑色屏障罩下将他们圈在内,幽深道:“你逃不了。”

    温莎也不再装糊涂,目光霍然坚定道:“爸爸他弃暗投明,最后投向梦神新主罗伊女士是为了活命,而且东西本不属于你们暗巫族,这只是物归原主。”

    “物归原主?”附在费莱明身上的暗巫使者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般大笑几声后,目光骤然冷冽下来,阴森森道:“天陨是德拉姆大人的东西,德拉姆大人才是独立区真正的梦神祖,是席拉·简森和南森·德雷特两人合谋夺去了天陨,合谋杀害德拉姆大人后两人为了梦神权力和地位反目成仇。”

    “真是可笑,《史文》上记载竟然变成了席拉·简森梦神之祖,南森·德雷特成了梦魑,德拉姆大人却成了暗巫祖,为了大计,大祭司就将计就计成了人人口中暗巫。”

    温莎眉心微凝,不信道:“你们连这么单纯的费莱明都不放过,手段残忍狠毒,我凭什么相信你!”

    “单纯的那个人是你。”暗巫使者说这话见看了一眼温莎,然后转身背对着她,视线刚好落在屏障后面的苏瑞。

    苏瑞微微一怔,感觉她说这话不仅是在说温莎,同时还在说自己。

    暗巫使者冷哼一声道:“韦斯特家族的祖辈深知当年实情,所以就立下这族规,以此杜绝后患,可惜啊,时间久远了,有些人就遗忘族规了,一个是你爸爸里德尔,一个是费莱明。”

    温莎依然不信,警惕地看着她。

    苏瑞则是半信半疑,她随时能要温莎的命,觉得她没必要和温莎说这些,可是这可能是她的一个计谋,想要利用温莎才编造的谎言。

    暗巫使者一边撤去两名黑色邪灵,一边说道:“你爸爸里德尔被爱娃·罗伊利用了,不信的话,你可去白公馆查探他的情况,我相信他的灵魂已经沦为了梦神权杖的食物了。”

    “不可能!”温莎虽一口否决,可眼眸却有些闪烁,开始有些犹豫。

    “费莱明却一点都不单纯,他一直为爱娃·罗伊做事,表面禁步在蓝墅城,可背地里为她铲除异己分子的手段冷酷无情,手上鲜血淋漓,曾经为发泄情绪,活生生将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的心脏挖出,你说他单纯?”

    一直以来,她都超疼爱费莱明这个弟弟,现在听到别人这么诋毁他,温莎瞬间暴怒,厉声怒斥。

    “不许你污蔑费莱明!”

    暗巫使者轻笑一声,缓步来到她身前半米距离,正色道:“你体内拥有天陨碎片,只要你愿意,你随时可以读取他的记忆。”

    温莎瞬间愣住了,两手缓缓握拳。

    此时,苏瑞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可还是想她能确认一下事实。

    暗巫使者凝眉看着她道:“怎么你不敢吗?”

    温莎脸色难道道:“没必要,我相信费莱明。”

    “希望你看到眼前的事实后还能这么嘴硬。”

    温莎听她这么一说本能后退,可脚步刚抬,手就被暗巫使者一把拉住贴在她的额头,温莎只觉意识一沉身体就往后倒去,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强入梦旅。

    苏瑞一惊时,暗巫使者另一只手轻托着她的身体,过了一会儿才将她放在地上,与此同时,屏障骤然消失。

    苏瑞急步靠近,焦急地看着昏迷过去神色多变的温莎,现在自己说什么她都听不见,该怎么办?

    在她苦思冥想时,附在费莱明体内的暗巫使者忽然道:“你也要入梦旅看看事实吗?”

    苏瑞霍然直起背,环视一圈,只有她自己,霎时惊诧道:“你能看到我?”

    “当然,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暗巫使者解惑道:“是我故意让她陷入昏迷,借她引爱娃·罗伊来,可是没想到她这么谨慎,竟然安排了其余人来。”

    苏瑞有些慌了,如果真像她说的事实,那爱娃·罗伊和她就是仇敌,如果她知道自己是爱娃·罗伊的女儿的话,那不就死得很惨?

    这是又要少一年命期限吗?按照这节奏,她不用一个月,十条命的期限用完,gameover永远做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老不死得了。

    “我知道你叫苏瑞,是她的女儿,可也只是她的一枚棋子,而且你有自己的独立判断,所以我不会为难你,相反的,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苏瑞见她目光诚恳,可被骗多了,不免多疑,“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事实,总不能你说什么我就信吧。”

    暗巫使者平静道:“前不久,你入艾丝梦旅,开启关于她剧本的梦剧时所看到的就是事实,里面那些梦物都是她以独立区梦神信徒的梦魂所化,为的是勾引艾丝上勾,试问一个真正的梦神怎么会这样剥夺一个爱她的信徒性命。”

    “如果你不信,你大可去十三圈层找到打探一个叫欧提斯·葛兰多的男子,他就是纠缠你的鬼士兵。”

    苏瑞惊诧一愣,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暗巫使者轻笑道:“我在温莎的梦里,在你触碰她时,我就可读取到你的记忆。”

    “全部都能?”苏瑞心咯噔猛然一跳,异世界的身份也知道?

    暗巫使者摇头如实道:“不,我能力有限,只能读取到你松懈的部分。”

    苏瑞悬起的心慢慢落下,吓了她一身冷汗。

    暗巫使者狐疑看了她一眼,然后掌心一抬,一个菱形晶石浮现。

    苏瑞在她视线示意下,轻轻拿起这个熟悉的菱形晶石,不解看着她。

    暗巫使者淡声道:“苏菲的梦魂,你姐姐是个明事理的人,给你,我相信你很需要一个真心与你为伴的人。”

    “告诉温莎,蓝墅城存在和消失只在她一念之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