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道强光照射,苏瑞不适闭眼,等缓和过来睁开眼时,她已坐在床边。

    安静的房屋内,苏瑞凝眉沉思,回想着暗巫使者的话。

    费莱明的事她无法考证,可里德尔·韦斯特的情况若真如暗巫使者所言,那爱娃·罗伊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事实真相,包括前任夜魂队长的库里大人,不过这事不用她去考证,相信温莎、温蒂和韦斯特夫人自然会去查探。

    至于梦剧里所遇到的人附有独立区梦神信徒的梦魂一事,苏瑞会想起一件事。

    在梦剧时,她分明查探过后美玉和那鬼士兵的生命轮,确实存在,并非缥缈虚无。

    如果说,这梦剧是妈妈的剧本,可她的剧本是女主突然老死,然后直接穿越到了异世界,不巧遇到一个女孩被追杀,女主手欠下被迫入体,因此展开的故事。

    所以生命轮是爱娃·罗伊无法控制的事

    仔细捋了捋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事,苏瑞越想越不对。

    爱娃·罗伊和爱丽娅·罗素认识,所以自己一夜老死后要想做回人的条件和有生命轮一事她是知道的,委托酬劳已经说明一切,自己并没有和她提及过这事。

    本以为,在梦剧里自己能用生命轮查看他们生命力是因为自己多多少少有梦能,能改梦,可现在想想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的剧本是在爱丽娅·罗素允诺的条件下拟写的,剧本是假的,可自己要面对、经历和承受的是真的。

    所以,暗巫使者说的是真的。

    最后,至于欧提斯·葛兰多

    苏瑞记得这个人,他身高170、身材消瘦,梦剧里他是典型的亚洲人面孔,可梦化后真实的模样,她可没见过,单凭名字很难考证事实真相吧。

    “是我漏掉了什么关键的信息吗?”

    苏瑞烦躁的习惯性要蹂躏自己黑长直时,忽然摸到一个光滑的脑袋,霎时更加郁闷。

    自从一夜老死,她就一直处于疲倦状态,即使智商250都要变成智障250了,如果刚不是睡了一下,然后有暗巫使者一番话,她还糊里糊涂的傻得无药可救。

    像爱娃·罗伊这么老奸巨猾的人,若委托任务真的成功后,她一定不会放自己安全离开,因为她迟早会想到梦剧里自己用生命轮发现的事。

    死人,才不会说出真相。

    捋清的事情接踵而至,一件引出一件,苏瑞忽地想到在古城堡上,爱娃·罗伊当着众人面宣扬自己是她女儿,然后借韦斯特夫人宣扬自己的英雄事迹,仔细想想,很是刻意。

    似乎

    “是要拿我当炮灰,或者吸引火力?”

    细思恐极,苏瑞感觉背后凉飕飕,心寒呐。

    再往深一层想,或许委托任务也是一个天坑。

    此时此刻,苏瑞后悔了,后悔没乖乖听洛大人的话。

    可是没有后悔药啊,她现在只能努力想办法怎么解决这一切。

    逃出独立区是不可能了,不提背地里多少只眼睛紧盯着她,身边就有库里、约姆、莉莉雅和哈巴狗寸步不离盯着。

    事情远比想象中复杂和麻烦,虽然所有事都不明朗,可是苏瑞至少知道了现在独立区的势力分布。

    独立区的最高级别稷区院,以神秘莫测的稷王为首;圈层之首古城堡,梦神之祖席拉·简森的城堡,穆肯神父管制;一圈层白公馆梦神新主爱娃·罗伊和迦蓝圣殿耶皇新主夏尔·诺格拉。

    最后暗巫族,听暗巫使者说,暗巫祖是真正的梦神,名为德拉姆,底下有大祭司。

    想到这,苏瑞视线落在手上的菱形晶石,狐惑低喃道:“苏菲的灵魂不是被引魂师恩德里·康威藏着吗,而他在耶皇夏尔手上,怎么最后落在了暗巫使者手里?”

    苏瑞懊恼嘟囔道:“东西丢下就走,也不说说怎么来的,所以迦蓝圣殿和暗巫族是不是同一阵线啊?”

    “他以苏菲的魂晶石与大祭司做了交易,得到了一个允诺,他不存在站哪一方”

    床榻上的温莎忽然传来声音,吓得苏瑞慌忙弹起,惊看着她慢慢睁开眼睛,接着说道:“迦蓝圣殿是中立立场,那个允诺只有大祭司和耶皇知道,不过他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那就是要爱娃·罗伊付出惨痛的代价。”

    苏瑞按着受惊吓的心脏,心有余悸地呼了口气,“妈呀,人吓人吓死人啊。”

    “抱歉,只是刚好听到你的烦恼。”

    温莎慢慢坐起身,环视了周围一圈,直言道:“你就是苏瑞?”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苏瑞挪了一小步侧身看着她。

    她的提防温莎看在眼里,柔和笑了笑,解释道:“请你不要误会,那是因为暗巫使者在我的梦里留了信息,她说有一个叫苏瑞的光头女孩会帮我。”

    前面的话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的话。

    苏瑞蹙眉急声道:“不是,她说我会帮你?”

    温莎不解的点点头,“她说你现在也是孤立无援,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而且你还需要我来配合你,避免罗伊女士怀疑你,当然我也需要你的配合。”

    爱娃·罗伊。

    苏瑞知道她口中的目标,仔细想想,暗巫使者说得确实没错。

    她现在确实孤立无援,目标之一也是一致,黑色邪灵和暗巫的事也需要她来配合,不然爱娃·罗伊一定怀疑她。

    想通后,苏瑞默默接受,反问道:“你需要我配合你做什么?”

    温莎眼眸忽然暗淡下来,神情哀伤道:“我希望你暂时不要将费莱明的事告诉我妈妈和温蒂,情况所逼,不能让她们受打击,蓝墅城上下还需要她们主持大局。”

    “那你呢?”

    听她意思,好想自己即将要死似的。

    “这就是我要说的另一个配合。”温莎目光决然道:“爱娃·罗伊深知禁困我的是暗巫,我想她安排你来帮我,除了想到这可能是暗巫的陷阱,还有就是猜到暗巫袭击蓝墅城的目的与天陨碎石有关,想借你来确认。”

    说到这,温莎停了下来等她问问题,苏瑞默默点头后,接过她话不解道:“她怎么确认?若不是暗巫使者说,我也不知道有这东西?”

    “你真单纯。”

    不知为何,苏瑞听到单纯一词,就与洛里斯老是骂她白痴画等号,内心瞬间有些不乐意。

    温莎没发觉她的小情绪,同情道:“我很抱歉你有一个狠心的妈妈。”

    虽然她说的是事实,可是她现在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苏瑞百思不解时,温莎直言道:“如果不是暗巫使者的变故,你这样贸然闯入我的梦旅,在我久受梦魇影响不受控下唤动了天陨碎石,亦或者我控制不了天陨碎石,它离体,在你好奇心下徒手触碰的话,你都必死无疑。”

    “她是用我的生死来确认天陨碎石的存在!”苏瑞一下子惊愣住,眨巴着眼睛。

    “是的。”温莎同情地点了点头。

    苏瑞霍地恼火冲脑,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难怪她说此委托若完成,极致的喜、怒、哀、惧、爱、恶、欲,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能完成一个!

    那一定是怒!

    温莎叹了一声,最后补充未完的话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将我带回白公馆,然后跟爱娃·罗伊女士说天陨碎石就在我体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