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她这么做的目的,苏瑞猜想道:“为了打探你爸爸的下落?”

    “是的。”温莎点点头。

    她这一去,十有八九会丧命,苏瑞很想替她回去打探,可是她也知道自己不仅不得爱娃·罗伊宠爱疼惜,还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自己回去没用。

    温莎轻挪麻痹的双腿下床,身子前倾拉过她的手道:“这不仅是为了我爸爸,还为了你不被怀疑,为了独立区所有人,所以你不用为难,这是我自愿的。”

    苏瑞被她眼眸中的坚定震住,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点头。

    这个恶势力横行的独立区,还是有救的。

    想到暗巫使者给她留下的话,虽然她刚一番话下来已经表明了态度,可还是得向她告知这事,让她心里有底。

    苏瑞生怕聊着聊着以自己这记性又给忘了,连忙将原话转述。

    温莎沉吟片刻后道:“苏瑞小姐,我早已做出了选择,只是”

    只是?苏瑞不解看着她。

    温莎叹了声气道:“只是我还有一事向让你转告暗巫使者。”

    “我?”苏瑞怔了怔,难色道:“我都不知道怎么找他们。”

    “不用担心,现在蓝墅城已被他们监视着,她自会找你。”

    话间温莎按了按双腿,缓缓站起,与她平视后接着道:“爸爸说过,暗巫族正密谋着惊天大事,且按暗巫使者话里深意,我想这次暗巫族是向稷区院、古城堡、白公馆他们正式宣战,要将失去的一切逐一讨回。”

    如果可以,苏瑞不想加入这场纷争,可她身不由己啊,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苏瑞想通道:“你想让我转述什么?”

    温莎感谢一笑,柔声坚定道:“在不伤害蓝墅城的人性命下,请让她把戏做足,把蓝墅城毁了吧。”

    苏瑞讶异道:“有必要?”

    “有必要。”

    温莎坚信道:“爱娃·罗伊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也是一个聪明且多疑的人,众人皆知暗巫族行事作风残忍狠戾,更何况爸爸是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偷走的情况下,暗巫族决不饶恕蓝墅城。”

    她这个假妈妈的城府苏瑞是亲身体验,所以对于温莎的话默默点头接受。

    站了少许,温莎双腿就觉乏累,不得不再次坐下轻柔按摩着。

    这动作,似曾相识啊。

    苏瑞想了想,闪过一丝惊讶和疑惑,上下的打量着温莎,问道:“你是不是有腿疾?”

    温莎没多想,随口反问道:“天生就有腿疾,容易累犯疼,是妈妈给你说的?”

    巧合吗?

    苏瑞不敢轻易下定论,忽地想起一事能验证自己的猜想,冒昧请求道:“请问你有耳垂是不是有一颗痣?”

    温莎慢慢撩起发丝,狐惑地看着她。

    “果然!”苏瑞激动上前,仔细看了一眼,急声道:“你就是后美玉。”

    “谁是后美玉?”

    苏瑞看着她茫然不知的样子,凝眉问道:“你都不记得了?”

    温莎不解地摇摇头。

    为什么?

    难道是她搞错了?连耳垂下的痣都不过是巧合?

    苏瑞不信道:“前不久,我被艾丝拉入梦旅,开启了关于罗伊女士剧本的梦剧,梦剧里有个女孩也是有腿疾,走几步就要歇息,耳垂下也有一颗痣。刚看你这样,忽地想起她来,又想起暗巫提及梦剧里的人其实都是梦神”

    话说到这,苏瑞眉心一凝,心微微一颤,慢慢退后两步,余下所有话瞬间卡喉。

    她怎么突然疑神疑鬼的样子,温莎不解问道:“都是什么?”

    苏瑞紧盯着她的神情接着说道:“你是梦神的信徒?”

    “我不会违反族规!”温莎感觉受到了侮辱般,骤然不悦。

    瞧她神情不像是说谎,可暗巫使者的话是假的吗?

    苏瑞感觉脑容量又不够了,瞬时沉默不语,仔细研究这其中问题。

    忽地想起自己八岁前的记忆不仅被删除,且被爱娃·罗伊制造了一段假记忆。

    莫非

    苏瑞刚有了猜想,温莎忽然道:“据你所看到的,再结合暗巫使者的话,我想我就是你梦剧里的后美玉了。”

    “梦神有一个梦能,她能操控梦魂,也能对梦魂的记忆进行修改和删除。”

    猜对了。

    苏瑞默默点头,“所以你真是梦剧里的后美玉,这也验证了暗巫使者对梦神的指控是真的。”

    最后,至于欧提斯·葛兰多是否真的是那个鬼士兵,这已经不用考证了,显然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

    她虽然知道记忆里的妈妈和美好温馨的画面都是假的,可只要脑海记忆存在,身体和心脏的本能下,难免觉得惆然伤心。

    温莎宽慰道:“妈妈是没得选择的,而且她也没当你女儿对待,你也不必为她的所作所为自增烦恼。”

    苏瑞轻叹一声后,将那股悲凉情绪默默放下,话题一转提醒她道:“这次陪我一同来蓝墅城的人有古城堡的约姆、白公馆前任夜魂骑士队长的库里、迦蓝圣殿的莉莉雅和巴哥还有来自十五圈层的埃玛。”

    三方势力的人都在,苏瑞看着温莎的面色渐渐变得凝重,清了清嗓子解释道:“我不是自由身,他们都派人监视着呢。”

    温莎听到重点,凝眉问道:“为什么要监视你?”

    她连天陨碎石在自己体内都毫不隐瞒,盟友当然要坦诚相待,苏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简单的说明了爱娃·罗伊和耶皇联手、委托任务和受古城堡穆肯神父邀请上去和遇到埃玛的事。

    苏瑞最后补充道:“埃玛她不是坏人。”

    “即使不是坏人,也不能让她知道内情。”温莎提醒一句,无语道:“你麻烦事比我还多。”

    埃玛年纪小,不擅管理情绪,避免事情败露,苏瑞也懂其中道理,只是对她后面的话颇觉无奈也很认同。

    自从来了这乌烟瘴气的独立区,她的麻烦事就没停歇过,肯定与这独立区八字不合。

    “唉”

    “唉。”

    两人不约而同轻叹,只是苏瑞叹的是自己。

    而温莎叹时视线是看向她,目光带着同情和怜惜。

    苏瑞不解回望她。

    温莎忽然问道:“她真是你妈妈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