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来找你,是马上有个活动要在学校里举行了,想问问你有没有打算。”

    “嗯。”

    “是关于唱歌的,主办方并不是学校,赢了对学籍档案也没加分的地方,不过有钱。”

    “嗯。”

    “我是建议你参加。虽然的确马上要考试了,但这活动不费事的。”

    “嗯。”

    路纤芯那边沉默了一会。

    她叉开腿刚从外面吸完自家闺蜜陈霄霄,目前还处在亢奋状态。

    但电话那边的戚辽,却搞的她有点抓耳挠腮。

    心里倒是明白,学弟是不可能敷衍她的。

    但知道归知道,戚辽还是搞什么嘛,这种不把事当事的态度。

    明明不是那种拽男,还非要学着做这种拽事儿。

    真想给学弟来一脑壳。

    路纤芯咳嗽一声,粉粉的足底贴着自己洁白的大腿,对着电话那头道:

    “你今天怎么了,我跟你说这么多话,你就只用一句‘嗯’回我?”

    戚辽那边更觉得一头雾水:“你不是只是不放心,再来提醒我一遍的吗?我当然要回的简洁点啊。”

    哪里有领导问听懂了吗,他却把话整个重述一遍的人啊。

    路纤芯听得皱起了眉头,她鼓起水盈盈的小嘴,不满道:“我凭什么要来当你的备忘录嘛。”

    “哪个告诉你的哦?这件事明明还就只有我们几个学生会的清楚。”

    她没说,和学姐同届,以及学姐的学姐们就更不用考虑了。

    那么答案只剩一个。

    校学生会里,和戚辽一样是高一的,也参加了会议的,还有一个学妹。

    现在想想那学妹长得貌似还蛮漂亮的。

    呃,戚辽莫非

    戚辽率先说道,打断了她的思绪:

    “不是学姐你自己找人通知我的吗。”

    将张力和晚上的事情全部抖落出去,路纤芯在一旁听着,手掌摸着热裤下光滑的大腿,抓了抓痒。

    张力…啊被学弟这么一提醒她才想起来,貌似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不过

    “那会其实我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通知你。担心让你分心,影响到学习。”

    “我记的很清楚对张力说过后,应该是又把这个请求收回去了才对。”

    其实该算自言自语的。毕竟人犹豫期间做的决定,都只是一个又一个扎不住根的flag。

    都是空话。

    也就是到后来,想着平日里戚辽吊儿郎咳咳,不太正经的状态,

    再加上这活动的确简单,不用跟那次英语杯一样再跑去什么丹城,这才给戚辽打了这个电话。

    至于张力

    或许是他没留意到路纤芯最后的话吧。

    会长路纤芯的确很少拜托别人做事,

    沉浸在【我可能亲手促成一段佳话】的张力,从和戚辽聊天时都有些飘飘然。

    戚辽不由得满是无语,而学姐,倒是模样挺开心的样子。

    反正都算是好事。

    而两个人,不知算是心有灵犀,还是心照不宣,倒是都没开口提张力说要给他们当月老这说法。

    而抛开张力,戚辽说这次路纤芯也让他蛮无语的。

    听这话学姐眉毛当即一翻,啪的一下白脚脚(jio)都抓起来了,回了一声哼,示意戚辽好自为之。

    臭学弟。

    你有见过仙女会犯错的吗?你有见过有人对着仙女翻白眼吗?

    对本仙女放尊重点.jpg

    戚辽说的是实话。

    无语的点,其一是学姐说考虑会影响他复习,又迟迟徘徊不肯给他发消息

    按学姐的性格,到底会不会有选择纠结的时候,戚辽说不清。

    但你Tm还知道担心影响我复习?!

    是谁一天天正事不干,上课时间还要逼他请假出去瞎搞的?

    最惨的是出去了,说好的瞎搞呢?

    本以为听话了,学姐就会奖励他,让他瞎搞瞎搞,结果,最后真的只是拉着他瞎搞了搞。

    汉语文学波大精深,瞎搞和瞎搞是不一样的,就像是爱上和爱上也不一样。

    你都浪费我这么多学习时间了,还在乎这一次两次的吗?

    只是,戚辽隐约感觉到了杀气。

    因此他知趣的把这话吞进了肚子里,话锋一转说道:“我其实还听张力学长说了一件事。”

    “学姐,你现在,是不是感冒了啊?”

    都感冒了,不好好休息,这么晚了还来打电话。这是戚辽不满的第二点。

    都不要拦着我,我戚·没有女人缘二十年·辽,终于有机会对着一个女孩说出这几个字了。

    【多喝热水】!!

    连直男玩笑都找不到对象开,这才是最让人心里作痛的好吗!

    “呵唉。”学姐从鼻子和喉咙里挤出一声笑出来,“他这个都给你说了?”

    这个张力,想给她凑CP、当月老的心思还挺强烈的啊。

    “没有,这是我见他都过来了,自己问的。”

    戚辽回复,“他一开始只是说你平时很忙,架不住我一直闻,才说是你感冒了,不能自己过来。”

    路纤芯同时身上也放松下来,不再有意控制嗓子。

    的确能听出一点点语调上的变化。

    是感冒了没错。

    “你在替张力说话?”路纤芯问道。

    不,我只是想让你觉得,我有在关心你。

    戚辽自己在心里想。

    被人通知学姐得病,和自己主动了解发现她得病,哪个显得他更古道热肠,不用多说吧?

    “我只是觉得,如果学姐没什么事的话,应该会自己来找我的。”

    戚辽说道,听着宿舍外面人员的走动声,用被子把头包起来。

    “什么时候感冒的?严重吗?”

    “严重哦。”路纤芯嘻嘻的笑了笑,声音却越来越低,

    她原本空着的手捧住电话一端,像是趴在戚辽耳边轻语,“嘻嘻,严重到学弟现在在我身边的话,马上就会传染给你。”

    “学弟啊,你说,要是学姐要在医院里住上一星期,你过来喂我吃饭好不好?”

    戚辽愣了愣,心想学姐莫非真的感冒严重到开始烧到了脑子?

    “你不吃饭的话,我喂你,你就会吃了吗”

    如果世间存在食物链的话,戚辽觉得自己一定是学姐下面的那一级生物啊。

    弱小、无助、还瑟瑟发抖。

    “也是。”路纤芯像是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片刻后又嘻嘻笑起来,“那时候,你就自己先喝一口,然后再嘴对嘴的喂我。”

    “你喜欢咳咳,你喜欢被这么对待?”戚辽有些尴尬,想了半天才回应道。

    “不喜欢。”学姐回应,她拖了个长音:“不过嘛”

    “这样的话,不是,就可以把病情传染给你了吗?亲一下,学弟也感冒一星期来医院陪我。”

    “学弟,不管什么事情,都要两个人一起分享哦。”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