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戚辽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他近来经历的事都是假的,醒来后的自己是即将高考的应届备考生。

    身边的同学们一肚子学问,只有自己胸无点墨。

    甚至连教学用的电脑、投影仪都不会摆弄了。

    与身边同学的人际交往,也不算很好梦里的他已经工作几年了。

    同桌、一个扎着包包头的眼镜娘,更是直勾勾的说着讨厌他。

    戚辽很痛苦。

    然后他就醒了,醒过来之后心有余悸,同时满脑子的问号。

    梦里和现实,果然都是相反的吧?

    自己这长相,妥妥的少女杀手,可爱正太,富婆鸭咳咳,总之,怎么可能会有女同桌讨厌他。

    除非是那人要玩火,故意引起他的注意。

    还有梦境里有点也很不现实,自己怎么可能会是那种胸无点墨的人。

    毕竟他又不是没有上过高中算了,这么一直盯着一个梦境吐槽也没有意思。

    戚辽嘴里哼哼着,穿衣起床。准备去小操场锻炼身体了。

    男人嘛,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总归是要强身健体的。

    嘿嘿,哎嘿嘿。

    郝和许两个牲口还在睡觉,一般是他跑完步回来,这两人才会起床的。

    戚辽没多想,一个人出了宿舍。

    梦境什么的,随着汗水的蒸发以及在周围一起跑步的几位可爱学姐的香香味道里,被彻底遗忘了。

    其实,那梦,也未尝不能说是戚辽穿越过来后的另外一种可能。

    当然,前提条件是,他要长得普普通通,而且更loser一点。

    太有才华啊,怪我咯?

    戚辽摊手,跟学姐们有说有笑。

    眨巴着眼睛的可爱萝莉,直勾勾的盯着他。

    戚辽嘴角抽搐了下,心想今天来的是唐一梦吗。

    对方身上穿的是校服,不过里面是件粉红和纯白交错的混色衬衣,配上那一张幼态十足的瓷娃娃脸,倒也显得娇俏可爱。

    校服衣领下拉,露出里面的衬衣,打扮的很妙。

    朝上一点,都是校服的话,会影响到这只萝莉的气质,毕竟校服这东西懂的都懂。

    朝下一点,则又显得太过故意了。

    嫌弃校服影响自己颜值的心思,太过故意了。

    这伪萝莉胸口校服拉链的位置,倒是正好,就好像是不经意间拉成这样似的。

    好看的同时,还留着一份学生的天真。

    就是切开,应该是黑的。

    戚辽不动声色,收回自己的视线,只是唐一梦也已经对上他的目光了,她抿了抿嘴,甩给他一张冷脸。

    那模样,好像“哼”了一声。

    百分百跟她对上视线,也是经常的事情了。戚辽见怪不怪,在郝网安的位置上落座。

    “你干嘛?”

    “不干什么。”清冷萝莉回道。

    “没事就走。”戚辽没好气,挥着手赶她,“你坐我的位置,还不给我好脸色看,别以为自己长的可爱就可以为所欲为。”

    唐一梦没有回应,只是脸蛋稍稍红了红。

    有些腼腆的露出一丝笑容,像是被气笑的,又像是羞涩。只是也是昙花一现,很快又恢复清冷。

    这人张口就来,呸。

    “话说你干嘛打扮成这样。”戚辽目光看了看她。

    视线跟个扫描仪似的,把身旁这只茉莉香的萝莉整体录入。

    “哪有打扮。”伪萝莉难得回复了他一句,“我本来就这样。”

    闻言,戚辽揪了揪她贴身的校服裤,对方拢了拢腿。

    虽然戚辽有意没有接触太久,但毕竟是大腿嫩肉。撑着脸,瞪了眼登徒子,却又见他指了指自己的。

    戚辽的校服裤,与之相比就很肥大,完全可以当裙子穿。

    苏格兰打卤裙。

    他看着唐一梦,不自觉的笑笑。

    唐一梦知道他什么意思,没再发火,只是微不可闻的哼了一声:

    “只是稍微修了一下罢了,至少我穿的还是校服。”

    班里有个一直不穿校服的,老熟人杨巅峰。这人不能说越来越痞子气,但穿衣的确如此。

    龙行鹤步,五禽绣在外套上,妥妥的社会人【全员恶人】。

    戚辽则皱了皱眉头,手指敲打桌面:“为什么又提杨秋生。你跟我说话时”

    “我说的,是尹惜婉。”

    唐一梦打断稍显烦躁的他,抿了抿嘴,回了个无语的眼神。

    戚辽沉默了会。

    CaO(氧化钙),在这一刻察觉到社会性死亡的含义。

    的确小婉最近穿着一直是自己的衣服学校要跟外校来一场篮球交流赛,她被选中当啦啦队员。

    唐一梦原本是要跟她争的但她是个萝莉,太可爱了

    唐一梦:OGC

    尹惜婉:O-G-C

    肉眼可见的差距。

    戚辽只好岔开话题,道:“考试考得怎么样?”

    “比尹惜婉好。”

    戚辽:“”

    你到底是跟小婉什么仇什么怨,她是把你绿了还是怎么着

    戚辽无语,撑着微笑,道:“那你开心吗?”

    “不开心。”

    “嗯?比尹惜婉考得好,为什么还不开心?”

    “我比她考得好,不是想当然的么。”唐一梦清冷的眸子望向他,视线看的人有些幽怨,

    “这人偏科这么严重,我比她考得好,难道还要庆祝下?”

    不要把小婉说的,一副只能成底线的样子啊喂!

    戚辽不怎么淡定,如果面前不是唐一梦,戚辽可能就朝着对方脑壳敲过去了。

    也不要,在背后议论人家啊。

    “你是不是,看她抢了你的啦啦队席位,心里不高兴了?”戚辽想了想,又道。

    “谁稀罕。”经典的三个字回复。

    惜字如精啊不,惜字如金。

    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话里,醋意都要突破天际了,这只伪萝莉态度平和的认真解释道:

    “我只是,不想尹惜婉把这个位置拿了而已。”

    嗯,经典的恶毒女配思想。

    本公主不要的,也不能给你们下人。

    戚辽在心里吐槽着,可不敢出声。

    “而且啦啦队有什么好的,穿的还暴露。跳给一群男人看,恶心的要死。”她又幽幽说道,语调毫不掩饰自己对男人的厌恶。

    戚辽唔唔的配合点头。

    “不过小婉穿的不暴露啊。”

    “你觉得尹惜婉那个性格的,就算暴露,会给你看么?”

    你不要说的我尼玛跟个苦主一样啊,草。

    戚辽生气了,伸手想揪唐一梦这妮子的头发。

    被她伸手打回来了。

    “比赛那天,才要穿队服的,平时可以穿便装。”唐一梦缓缓解释道。

    “那为什么不直接穿校服?”戚辽又问。

    “我怎么知道。”唐一梦回了他一个白眼。

    戚辽拳头硬了。

    翻白眼给我看,你很爽吗?啊,我这样你很爽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