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怎么回事?”包航转头看向了门口。

    刘星跟霍老也看了过去。

    之间在外面的羊肠小道上,几十个村民正在追赶者一个蒙面的青衣男子。

    这青衣男子手中抱着一个锦盒,别看他长得很胖,但奔跑起来的速度却是快的惊人,几十个村民不但追赶不上他,最后连他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去问问这是怎么回事?”霍老朝门口的一个黑衣人挥了挥手。

    “好的!”黑衣人领命而去。

    片刻之后,回来了:“报告,有小偷偷了五斗坪村活神仙的一件古董,至于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件古董对于活神仙很重要,她现在坐在彭村长家门口哭的死去活来。”

    活神仙。

    说的就是被青莲治好眼疾的老妪。

    “不会吧!”刘星闻言皱起了眉头:“那我得去看看。”

    说着,便走向了门口。

    “你等等,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呢!”包航苦笑的提醒道。

    “您看着办就行,我留在这其实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刘星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孩子。”

    霍老看着直摇头。

    包航也是哭笑不得。

    病床上的顾军,此时心思也活络的起来。

    他不禁想起了白富海之前对他说有关活神仙的话。

    要是这小偷偷走的古董跟那三卷秘术有关,那么所谓的长生秘术只怕是真的。要不然的话,小偷绝对不会有这样大的胆子,在当前的形势下去活神仙家里面偷东西。

    想到这,顾军在心中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小偷绝对知道了三卷秘术的秘密,又或者这个小偷是白家的人。

    “真要是这样的话,白家下手还真快啊!”顾军冷笑了一声,一个阴险的计划在脑海中迅速形成。

    一旁的包航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在想什么呢?”

    “又或者这小偷是你的人?”霍老跟着说了一句。

    “怎么可能,我现在缺古董吗?”顾军摊手连解释。

    “这倒是。”包航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不跟你废话了,咱们来好好谈谈去清风道观的相关事宜,你要是有一个不答应,那都不需要去了。”

    “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呢!”顾军闻言连表态。

    不表态不行,哪怕活神仙的三卷秘术能治好他的病,此时此刻也不能乱来。

    毕竟古往今来,有关长生的传说那都是虚幻的,再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不能彻底的将眼前的包航得罪。

    总之一句话。

    多一个选择,对于他来说总算是好的。

    彭村长家门口。

    刘星见老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周围的村民想扶都扶不起来,当下连忙拨开人群走了过去:“奶奶,那个小偷到底偷了你什么东西,值得您这样伤心啊!”

    “别问了,我师父三羊开泰传给我的三卷秘术都被偷走了,它可是我的命根子,丢了我也不活了啊!”老妪边说边抹着眼泪,声音大的很。

    “你师父是三羊开泰?”

    “传下来的三卷秘术都被偷走了?”

    刘星闻言,那是错愕的很。

    要是没有记错,这三羊开泰指的是清风道观开派祖师‘杨开泰’,那可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在湘北省留下了诸多的传说。

    而遗留下来的三卷秘术,更是了不得。

    其中名为长生的秘术,更是传的神乎其神。

    徐峰子作为清风道观的观主,曾经也满世界在寻找这个秘术。

    只可惜,到最后什么都没有找到。

    他知道这些,那还是一次姜神医跟观大师无意中跟他说起的。

    说要是有三羊开泰三卷秘术的下落,那就要第一时间告诉他们。

    哪曾想,眼前的老妪就是三羊开泰的传人,这对于他来说,真的是有些始料未及。

    “怎么你认识我师父?”老妪看着刘星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我怎么可能认识他呢!”刘星闻言连摊了摊手。

    眼前的老妪都活了一百二十一岁了,那这杨开泰只怕岁数更大。

    再这样的情况下,他要是认识杨开泰,那是见鬼了还差不多。

    “我估计你也不认识。”老妪见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当下起身拉住了刘星的右手:“你跟我来吧!我将这三卷秘术的一些内幕都跟你说清楚。”

    “我不想知道啊!”刘星连道。

    知道了,只怕会惹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现在可由不得你。”老妪说着,就将刘星拉着走进了彭村长家的大门。

    其他村民想跟着去看热闹,被彭村长一把拦住了:“都散了,散了,别什么事情都想打听。”

    “哈哈哈”村民们闻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接着一哄而散。

    对于他们来说,还真没有必须去打听三卷秘术的内幕。

    堂屋内。

    老妪见没有其他人。

    伸手就将大门给关上了。

    然后认真的看向了刘星:“孩子,别怪奶奶莽撞,将你单独带到这里来谈话,其实啊!我是有逼不得已的苦衷。”

    “哦?这话这么说?”刘星好奇的很。

    “之前偷我东西的小偷,他是我特地安排的。”老妪回道。

    “啊?”刘星瞪大了眼睛。

    这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别怕,我演这一出,其实都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老妪长叹了一声,眼眸中有着唏嘘:“之前我不是给了你烤全羊跟酿造烧酒的秘方吗?”

    “嗯,”刘星点了点头。

    “那两个秘方,其实就是我师父传给我三个秘术其中的两个。”老妪轻声道出了其中的内幕。

    “什么?”刘星呆住了。

    这个内幕对于他来说,是在是太意外了。

    “别不信,起初我以为将这两卷秘术给了你,没有人敢有窥探之心,毕竟我师父三羊开泰的名字,好多人都不知道,可是现实的情况,却是让我担心不已,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得找人来演这样一出戏,将注意力给转移。”老妪看着刘星,将最终的意图给说了出来。

    “这样啊!”

    刘星张了张嘴。

    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他这才知道,老妪为了保护他,还真是用心良苦。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清楚一下,我师父遗留下来的第三卷长生秘术,那其实是假的,它根本就不能长生,但延年益寿,活到两百岁那没有任何问题,比如我实际上我在没有来五斗坪村之前,就已经有六十多岁了,而现在已经是一百五十岁高龄了,也活够了”老妪长吁短叹,似乎长寿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而是一件坏事。

    “这个我不用想都知道是假的,古代那么多皇帝寻求长生之道,到最后还不是都死了。”刘星闻言笑了笑:“您放心好了,我也不会去追求什么长生,因为人生活的精彩就足够,要是憋屈的活着,那还不如死了呢!”

    “不错,不错!”老妪闻言又哭了起来:“你这孩子懂的真多,看的也远,难怪能有现在这样大的成就。”

    “不要这样说。”刘星搬来了一条长凳让老妪坐了下来:“既然您现在将一切都告诉我了,那我就跟你说实话吧!实际上来五斗坪村的所有人,估计除了白家人跟顾军之外,其他人都不会打三卷秘术的主意,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三羊开泰的传说,更加不会有歹念。”

    “这个我知道。”老妪轻叹了一声:“因为我的儿孙们,在几天前就发现了白家人的不对劲,所以我必须将他们的歹念扼杀在摇篮里,还五斗坪村一个清净,还你一个安全。”

    “谢谢,谢谢!”

    刘星感激的拱了拱手。

    老妪让自己人偷走了‘三卷秘术’。

    虽然有些画蛇添足,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

    的确能打断白家跟顾军的小人的念头,至少他们不会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还有老妪住的地方。而且搞不好还会让这些小人内讧狗咬狗,而他在一旁看戏就行。

    这份心机跟布局。

    说实话他都很佩服。

    “你谢我干什么。”老妪见该说的话都说了,当下拄着拐杖站了起来:“走吧!我带你去五斗坪村周围转转,你来了这么久了,好像还没有离开过临时帐篷五米远吧!”

    “嗯,”刘星伸手扶住了老妪,与之同行走出帐篷。

    “知道我为什么要隐居在五斗坪吗?”老妪见周围没有其他外人,突然间神秘的说道。

    “这里青山绿水,环境很好?”刘星随口说了一句。

    “错,大错特错,因为这里有甲元果,它是延年益寿的的关键。”老妪压低声音将谜底给说了出来。

    “哦!”刘星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多高兴。

    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到现在为止,他都还不知道这个甲元果有多珍贵,更加不知道自己之前就是因为吃了甲元果,这身体才会恢复的这样快。

    要不然的话,只怕他也会跟顾军一样。

    现在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