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怎么样?您答应吗?”刘星笑着看向了霍老。

    见霍老还在思考中,当下又补充道:“这家银行您可以派人去监督,甚至可以控股,我只要一个权力,那就是自由调动存在里面的资金。”

    “不!不!既然是你打算私人开一家银行,那自然是不能控股跟监督,要是连这点信任都没有的话,那咱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会走到今天了。”霍老闻言连忙回过神来,然后直接表态了。

    一直以来。

    在港岛方面他都是鞭长莫及。

    而刘星则不同了,旗下公司的业务在港岛方面的发展可谓是如火如荼。

    再这样的情况下,他要是给刘星方便,那以后在港岛方面办事只怕要好的多了。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一点,不是在给刘星方便,而是在求刘星办事,所以在力所能及之下,能帮的忙那自然是不要吝啬。

    “您这话我爱听。”刘星见霍老见话都说到这一步了,当下也没有在拐着弯说话:“爷爷,其实目前我在深港县的布局已经完成了,在未来的十年,肯定是要往港岛方面发展,而拥有一家自己的私人银行,则是必备的条件之一。”

    “你的意思是?”霍老倒吸了一口冷气。

    “现在不方便说,但我想您心里清楚。”刘星笑了笑。

    港岛的情况错综复杂,现在是一九八七年,而十年之后,正好是九七年。

    到时候他将布局港岛的一切成果都拿出来,一定会让世人刮目相看的。

    “好吧!”霍老虽然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幕,但也没有打听:“那投资援建三峡大坝这个大工程的事情咱们就这样说定了,到时候我要是找丁兰要不到钱,可就要找你的麻烦。”

    “这个不会的。”刘星保证道。

    只要他能在港岛开设自己的私人银行。

    那就是在三峡大坝这个工程上投资一千亿。

    那最后也是他赚大了,绝对不会亏本的。

    “那什么都不说了,先去看看顾军的后事怎么处理。”霍老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

    “可以,但在这之前,咱们得好好敲打一下这个萨尼,要不然鬼知道他接下来还会干出什么过份的事情来。”刘星小声提醒道。

    “这个我看你还是不要出面,有相关的人员去处理了。”霍老长叹了一声:“这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能理解。”

    “好吧!”刘星带头朝南面顾军所在的临时帐篷走去。

    霍老跟在了后面,一路上都没有在说话。

    很显然,一听到这个萨尼的名字,他心里面就很不好受。

    下午四点钟左右。

    一辆军用大卡车将顾军的尸骸给运走了。

    而白家人随后也跟着离开了,毕竟他们跟顾军有亲戚关系。

    这出殡的相关事宜,他们不得不参与进去。

    对此几位老人家也没有阻拦。

    毕竟在三峡大坝这个大工程上,根本就别想指望上白家。

    但白国庆却是留了下来,等五斗坪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然后一道前往清风道观祛除脸上的胎记。

    但天公不作美,这装运顾军尸骸的大卡车刚驶出五斗坪村,就噼里啪啦的下起了大雨,而且这一下就是三天,中途还没有停歇过。

    这一突发情况,直接把刘星、霍老、包航等人给困住了。

    好在干粮准备的充足,暂时还不会被饿着。

    但戏剧化的是,洛克菲勒大财团的代表萨尼也被困在了五斗坪村。

    他们因为来的急,这困住了可没有刘星那样好运了。

    缺吃的不说,就是喝水都成问题了。

    好几个外国员工因为不听劝,偷偷的喝了雨水,最后肚子疼的在床上直打滚。

    想去找医生来诊断一下,才发现偌大的五斗坪村根本就没有医生。

    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得让萨尼出面,去求几位老人家派队医过来诊断病情。

    本以为几位老人家会为难萨尼,但出人意料的是,队医很快冒着大雨就过来了。

    只是诊断的结果却是不容乐观,这几个闹肚子疼的外国员工得的是痢疾,通俗的来说就是水土不服。要想在短时间治好,只怕在缺医少药的五斗坪村有些难。

    萨尼听到这个结果,那是气的不轻。

    当场就将队医给轰了出去。

    对于他来说,没有治好他手底下的员工,要这些队医也没用。

    但接下来他就傻眼了,可能是气急攻心的缘故,也可能是水土不服。

    总之他的肚子也疼了起来,而且越疼越厉害。

    这让萨尼既害怕又担心。

    害怕的是,怕死在这个五斗坪村。

    担心的是,这个时候要是霍老的人为难他,只怕真的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然而事实的情况是,他想的太多了,这个时候不管是霍老,还是其他几位老人家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管他们这些外国人。

    在等大雨停了后,当即就命令大部队准备开拔离开了五斗坪村。

    这一做法,可是让萨尼等外国人猝不及防。

    想派人去找几位老人家交涉,最后却是不敢付诸于行动。

    因为他们之前将队医给轰走,实际上就已经算是撕破脸皮了。

    再这样的情况下,再去交涉,是傻子都知道会自寻其辱。

    但最糟糕的情况还不止如此,他们这次带来的将近三十个员工,包括萨尼在内,有二十三个都得了痢疾,这要是在得不到有效的救治,那只怕真的会死在五斗坪了。

    在没有办法之下,萨尼只得派出没有得痢疾的几个员工,去向五斗坪村的村民求助,按照他们的意思,这穷乡僻壤的,只要有钱,那应该能买到治疗痢疾的相关药物。

    但几个员工在回来后,却是只带回来了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就是,整个五斗坪村,包括几位老人家身边的队医,只有刘星才有治疗痢疾的灵药,而这些灵药,还是之前为了给五斗坪村村民治病花大价钱运送过来的。

    萨尼一听到刘星的名字,那就感到牙疼的不行:“怎么会这样,这绕来绕去居然还绕不开这个刘星。”

    “要不咱们这样,花高价从刘星手里买下这治疗痢疾的灵药算了。”一个疼的差点虚脱的员工这时提议道。

    “问题是这刘星跟咱们洛克菲勒大财团可是有大过节的人,他会愿意卖给我们治疗痢疾的药物吗?”萨尼摊手反问道,眼眸中有着绝望。

    在来五斗坪处理顾军之前,财团的好几个股东都叮嘱他要小心刘星这个人,那绝对不是他能招惹的存在。

    当初本以为这话这是玩笑话,现在看来这是肺腑之言啊!

    “咱们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呢?”虚脱员工闻言眼巴巴的看向了萨尼。

    “这个”萨尼犹豫了起来。

    本来想好好思考一下的,但肚子疼的他根本就集中不了精神。

    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得朝门口没得痢疾的两个魁梧员工挥了挥手:“你赶紧去刘星所在的帐篷看看,问他能不能高价卖给我们治疗痢疾的药物。”

    “要是他愿意,钱什么的都不是问题。”萨尼说完这话,就再也支持不住的抱着肚子跑向了厕所。

    两个魁梧员工见状,只得按照萨尼说的去做。

    帐篷里面。

    刘星正在收拾东西,打包行李。

    王昆仑也在一旁帮忙:“你听说了没有,萨尼那帮人因为水土不服得了痢疾,现在疼的在床上直打滚呢!”

    “我早就知道了。”刘星闻言笑了笑。

    “谁告诉你的?”王昆仑有些好奇。

    从早上开始,好像没有其他外人进过这临时帐篷吧!

    “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刘星神秘的笑了笑:“现在不要多问,问了我也不会说。”

    “好吧!”王昆仑点了点头。

    眼见一旁的瓜子跟小不点还在打闹,当下连忙走了过去:“别闹了,赶紧收拾东西,咱们要去清风道观了。”

    “是给小光头祛除胎记吗?”瓜子扬起小脑袋看向了王昆仑。

    “嗯,差不多吧!”王昆仑笑着回道。

    “噢!那太好哒!”瓜子欢呼了起来,带着小不点就朝门口跑去。

    看她的样子,好像是想去找白国庆。

    但她们俩还没有跑出帐篷,很快就折回来了。

    至于原因,那是因为门口出现了两个魁梧的外国人。

    “你们干嘛的?”王昆仑见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