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在途中救了青莲的年轻小道士。

    此刻他正站在一处平台上练武,对于周围人跟事物那是浑然不觉。

    就是瓜子跟小不点嬉闹着从他旁边经过,也依然我行我素没有停下来。

    这让刘星看着不禁好奇了起来,本打算不去惊扰这个年轻小道士,一旁的小福却是开口了:“老板,这个小道士是真正的高手,我在他手中只怕走不过三招。”

    “这个我知道。”刘星赞同说道。

    “啊?”小福有些不解。

    在他看来,不是练武之人,那是根本就不知道年轻小道士有多厉害的。

    “别惊讶,之前他在途中救了青莲姐一命,我看到了他的身手。”刘星笑着解释道。

    “我也看到了。”王昆仑附和。

    只是因为需要开车赶路,没有时间说出来而已。

    “好吧!”小福苦笑。

    “走!我们过去跟他打打招呼。”刘星说着,带头就朝蜿蜒的阶梯走去。

    王昆仑带着小狐等保安跟在了后面。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年轻小道士的身边。

    本以为这个年轻小道士也会不理他们,谁料到下一秒就收势不练拳了:“你们的速度还是真慢,我在这都等了老半天了。”

    “等我们?”刘星诧异的指了指自己。

    一旁的王昆仑、小福也是有些不解。

    毕竟自从救了青莲后,他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瓜葛吧?

    “嗯,等你。”年轻小道士点了点头:“等你带我去见徐观主,还有姜神医。”

    徐观主,说的就是徐峰子。

    “你都到了这里了,难道不知道自己上去找他们吗?”

    刘星有些好笑的摊了摊手。

    同为道门,他相信徐峰子跟姜神医没有这样小气将人赶出去的。

    “你不懂,我师父跟徐观主在几十年前有过一段私人的恩怨,到现在都还没有化解呢!我要是贸然进入清风道观,只怕会直接死在里面,所以我希望你引荐一下。”年轻小道士将其中的内幕给说了出来。

    “你师父是?”刘星有些好奇。

    “我暂时还不能说,但以后会告诉你的。”年轻小道士回道。

    “好吧!”刘星看了一样山脚下,见青莲带着其他人都跟在后面山上了,当下伸了伸手,就带头朝半山腰的清风道观走去。

    几年没来清风道观。

    如今已经大变样,甚至都有些不认识了。

    不过沿途有好多道士在忙碌,只要开口的话倒不至于迷路。

    青莲因为想念师父,所以在第一时间就追上了刘星,见年轻小道士也在,在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后,连忙带着就朝清风道观的主殿走去。

    因为青莲原本就是清风道观的弟子。

    所以这一路上那是畅通无阻。

    不过在到达主殿大门口的时候。

    刘星、王昆仑、小福等人还是被拦住了。

    只有青莲带着瓜子、小不点、白国庆走了进去。

    本以为会很快出来将他们这一行人带进去,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就在王昆仑快要等不住的时候,大门嘎吱一声响被推开了,接着瓜子的小脑袋探了出来:“哥哥,姜爷爷让窝过来通知你找个地方先歇息一下,他那里有一个很重要的病人要施针,希望你谅解。”

    “好吧!”刘星点了点头。

    他就知道是有病人在。

    要不然的话,姜神医不会不出来迎接他的。

    “你可以进来。”瓜子这时看向了年轻小道士。

    “是吗?”年轻小道士在诧异之余,连走进了大门。

    “哥哥,再见。”瓜子说着,关上大门转身就跑了。

    “这丫头。”刘星见状有着苦笑不得,但也没有去多想,而是带着王昆仑、小福等人去旁边的偏殿休息去了。

    偏殿里面住了好多外地慕名来看病的人,他们大多都非富即贵,有些身边甚至有好几个保镖。

    这让王昆仑甚是不解:“刘星,姜神医他不是归隐山林了吗?怎么在清风道观还给人看病啊!而且看这热闹的样子,只怕比在中心医院的时候更忙。”

    “他老人家也是身不由己啊!以为退隐山林就能安享晚年,实际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而他医学界的泰山北斗,要想置身事外,那肯定是不行的。”刘星揶揄的说完这话,转身就走进了对面的房间。

    既然姜神医忙着没时间见他。

    那他第一时间自然是要好好休息一下再说。

    跟在后面的王昆仑见状,连忙带着其他保安开始维持起了周围的秩序,并且第一时间巡逻起来。

    临近傍晚的时候。

    刘星正在房间里面吃饭。

    突然间敲门声响起,接着就看到青莲带着姜神医走了进来。

    “姜爷爷。”刘星连忙迎了上去。

    “你吃你的饭。”姜神医呵呵笑着:“要是不够可以让人去食堂里面在要,现在的清风道观,在伙食方面可是好的很。”

    “我知道,我知道。”刘星坐了下来:“姜爷爷之前在给谁看病啊?忙到现在才有时间过来。”

    “唉!一个有钱的富商,至于名字我还是不说了。”姜神医跟着坐在了一旁,在接过青莲递过来的茶水后,道:“你这次来清风道观,具体有什么打算没有?”

    “除了让您给白国庆祛除胎记,我还真没有其他的打算。”刘星端起饭碗继续吃起了饭菜:“对了,我二姐国庆要结婚了,您到时候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带小九、傅红英他们过去玩。”

    “是吗?哈哈哈那我一定得过去。”姜神医闻言大笑了起来:“不过现在离十月一号还早,先说说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刘星有些疑惑。

    “嗯,之前听青莲说,你因为管理公司太劳累的缘故,差点病倒了是不是?”姜神医低沉着声音问道。

    “这个”刘星看了一眼一旁的青莲:“的确有这事情,不过我现在都好了,没有她说的那样严重。”

    “那是你吃了甲元果。”青莲连提醒道。

    “也是你命不该绝啊!”姜神医轻叹了一声,眼眸中有着唏嘘:“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这样劳累,将公司能放手的事情都放下,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样你的人生才会意义,要不然到老了留下遗憾可就不好了。”

    “您说的对,其实我这次来清风道观,就有想借机旅游散散心的意思。”刘星如实回道。

    要不然的话,一个小小的白国庆,还不值得他亲自带队来清风道观。

    “我看出来了。”姜神医欣慰的抚须而笑:“对了,你在前往五斗坪的时候,有没有见过方斌的师父?”

    “方斌???”刘星甚是疑惑。

    “就是那个救了我的年轻小道士。”青莲解释道。

    “哦!”刘星恍然大悟:“他师父我还真没有见到,就是他包括今天我也只见过两面。”

    “这样啊!”姜神医沉吟了一下:“那这事情就有些奇怪了,你要是不认识方斌的师父,方斌今天怎么可能亲自过来拜访,还去找观主就当年的一些恩怨道歉呢?”

    观主。

    指的就是徐峰子。

    这点刘星自然是明白,他道:“这个你就不要问我了,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方斌师父是谁。”

    “好吧!那你继续吃饭,等我忙完了,在来找你慢慢叙旧。”姜神医见王昆仑带着唐馨儿出现在门口,当下起身就告辞了。

    刘星送到了门口,在等姜神医跟青莲走远了后,对王昆仑说道:“你有没有感觉今天的姜爷爷有些奇怪。”

    “嗯,他见到我都不说话了。”王昆仑摊了摊手。

    “可能是他老人家很忙吧!”唐馨儿说出了他的想法。

    “不!在忙也不会这样。”刘星摇了摇头,见小福就在不远处的石台旁喝酒,当下招了招手,然后带走走进了房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