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好无聊啊。”林辉看着天上那炙热的太阳,不由感慨了一句,人来人往的马路上,行人们行色匆匆,像林辉这样背着书包回家的学生,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他们成群结队,招摇过市,留恋在街边的店铺之中,嘻嘻哈哈诉说着自己生活中的琐事。

    林辉本应该是他们中的一员,在一家奶茶店里坐着,跟自己的几个狐朋狗友拿出手机刷一局荣耀,然后结账回家,但此时,林辉突然觉得手机中的游戏不香了,电脑上的steam不咋地了,一个活泼的现充青年,突然之间有了点文艺青年的忧郁,但还没等他嘴巴里的这一口气叹出去,眼前便突然一黑,紧接着一股重力猛然把林辉压在地面上,还没等他来得及思考,人便已经失去意识。

    黑暗,无止境的黑暗,原来这就是死亡之后,人所看到的景象么?就当林辉的意识再一次出现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亮,紧接着原本黑暗的画面,就被一个略显花哨的空间所取代,无数的光彩如同一道道光丝一般从自己的眼前穿过,而此时,一只直立的兔子站在自己的面前,它的手中拿着一支话筒,身上穿着北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嬉皮士类似的衣服。

    就当林辉还有些摸不清楚头脑的时候,那只兔子突然拿着话筒,大声的说道:恭喜您,林辉先生,您在2020年11月27日,在仁爱医院抢救无效,与凌晨2点,正式宣布死亡!恭喜您!”

    兔子用十分欠揍的语气公布着自己的死讯?一瞬间,林辉的大脑都有些宕机,兔子竟然说话了?这是什么玩意儿,等等,他说我死了?林辉赶紧问道:”兔子,你说什么我死了?我怎么会死呢?“”根据死亡证明书,您是在过马路的时候被汽车撞倒,右侧肋骨折断,直接插入腹腔,贯穿大动脉,因失血过多而死亡。“兔子答道,林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自己才十六岁啊?

    他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这只会说话的兔子,毕竟他都会说话,显然不是只正常的兔子,而且此时林辉也慢慢反应过来,着眼前的光丝流动,根本就不是任何特效所能够制作出来的,自己肯定是到阴曹地府了。

    ‘这地府可真先进。’林辉在心里说道,同时心里涌出一股悲伤,自己就这么死了,老爸老妈怎么办啊?到时候恐怕得多多麻烦老哥,他们没了自己一定很伤心吧,还有作业,我还有很多作业没写。

    不是,现在是该考虑作业的时候吗?

    林辉看着眼前这只兔子,心说他在地府是个什么官呢?黑白无常?还是孟婆?就在此时,兔子说道:”我既不是孟婆,也不是黑白无常,这里也不是阴曹地府,或许那本来应该是你去的地方,不过,本大爷选中了你,所以你不用去那儿。“”我不用去阴曹地府?“

    “对哦,欢迎来到《绝命游戏》,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您的经理人,杀兔,也可以叫我小沫。“兔子很是激动的说道,似乎经理人这三个字让他很是兴奋,林辉则是一脸问号,《绝命游戏》,这是什么东西。”《绝命游戏》,是由无名之人所开发设计,旨在为全宇宙各大种族寻找乐趣,将快乐带给各个世界的人民,是一项公益工程。“杀兔的声音中莫名带着威严,但看着一只兔子很是认真的打广告,林辉怎么都觉得这《绝命游戏》有问题。”你能说的具体一点吗?“林辉问道,若不是眼前的空间,所展露出的世界绝对要比他自己的世界先进许多,此时林辉说不得早就认定对方是搞传销的,不宣传实体,只宣传好处,这种感觉,实在是有着很强的既视感。”当然可以,我很高兴为您服务,《绝命游戏》作为我主最新推出的一款游戏,如今尚且处于刚刚研发的阶段,其游戏主体便是通过一个个有趣的副本,来让观众们看到一场场精彩的表演,而作为表演者,也是玩家,您将在游戏结束之后获得十分丰厚的奖励。“”奖励?我都死了,还要什么奖励?“林辉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他也挺喜欢玩游戏的,但现在都死了,他实在提不起兴趣,再加上对方说的话,林辉是怎么都不觉得有什么可信度,他本身便是一个对神明没什么信仰的人,如今要不是看到这充满神秘感的空间,以及自己确实已经不像是个人了。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很轻,这种轻不是瘦弱的轻,而是似乎被风轻轻一吹就会消散的轻,林辉知道,这是死后,人的重量,此刻的自己,恐怕只剩下灵魂了,正是因为有这一点感觉,他才会在这里听着一只兔子讲话,并试着相信,有什么神明的存在。

    兔子突然接近林辉,双眼看着林辉,此时林辉才看到这兔子的眼睛里,竟然隐约刻着字,但那字,林辉并不认识,只觉得十分深邃玄妙,而此时,兔子用充满诱惑的口吻说道:”林辉先生,您太小看我主了,死亡,在祂的面前,只不过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情,只要你能够通关游戏,那么再赐汝一具身体,并不是办不到的事情。“

    兔子的这句话让林辉不由怦然心动,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对兔子半信半疑的林辉,此刻突然相信了对方说的话,这并不是表面上的相信,而是发自内心的相信,他,或者说是他的主,可以做到这一点。

    林辉咽了一口唾沫,看着眼前的兔子,只觉得自己正在遭遇不得了的事情,但同时,复活的诱惑也让兔子忍不住问道:”真的可以吗?“”当然可以。“兔子十分肯定的回答道,那一丝笑容之中,似乎有一丝阴森,只不过在毛发的遮盖下,林辉并没有看见,林辉看着兔子,心里最终没有抵挡住复活这两个字,如果自己真的活过来,父母心里会好受许多吧,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下定决心,他问道:“那我需要做什么,去玩游戏?”

    “当然,游戏是我们的特色,每一位玩家都需要依靠通关副本,从而积累分数,而兑换自己想要的礼物,那么现在,介绍到此为止,这是合同书,只要您签下这纸合约,您就可以参加本游戏,获得您想要的礼物。”兔子从自己身后不知道哪里取出一张白纸。

    林辉双手接过,一行一行仔细阅读完,见到这一幕,杀兔的脸上闪过一丝焦急,他在一旁催促着林辉赶紧签字,但林辉一边点头应和着,一边却看得更加仔细,他本身就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哪里肯随便签字。

    等看到第五条的时候,他立刻问道:“这一条是什么意思,游戏失败之后,灵魂将归于虚无之中,谁是虚无?”

    杀兔见状,不由哀叹一口气,原本还以为小鬼比较容易骗呢,却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鬼精鬼精的,想想自己刚才接到的那一位,听到可以复活,可以家财万贯,成为富豪,直接连合同都没看,便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小屁孩,还挺谨慎。

    “游戏自然需要砝码,如果胜利,将可以得到丰厚的报酬,而如果失败,自然会得到相应的惩罚。”杀兔默然的说道,林辉紧接着问道:“这惩罚是什么,是灵魂吗?要我把灵魂献给你的主人?”

    “你很聪明。”杀兔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林辉说了这么一句话,林辉一愣,便明白自己恐怕是猜对了,他便也陷入沉默,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啊,看着兔子,过了良久,他问道:“你的主,真的能够让我复活么,不要撒谎。”

    “我们从不会撒谎,只会在真话之间有选择性的讲述,我可以告诉你,主确实可以让你复活,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杀兔见林辉似乎还有参加的意思,此时说话也不免真诚许多。

    林辉心中此刻天人交战,他不知道灵魂到底有多么的重要,失去之后又会怎样,但此刻,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自己的父母,还有那些原本觉得枯燥,此刻却怎么看怎么觉得顺眼的高中生活,他还不想死,忘记掉这一辈子所经历的一切,他才十六岁啊。

    想到这里,林辉最终下定决心,拿起桌子上的笔,将自己的大名写在纸上,当名字的最后一个笔画落下的瞬间,林辉便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猛然加重,他又重新感觉到了重力的存在。

    这还真是神奇。

    杀兔此时无疑是最为高兴的那一个,他原本还以为这一单要吹,却没想到林辉签下了这一场游戏,看来人类这种生物,还是眷恋尘世啊,将合同小心收好,杀兔笑眯眯的说道:“很好,从今天开始,我就将是你的经理人,副本的安排,都将由我来提供帮助,当然,首先欢迎您,加入《绝命游戏》。”

    “那个,我先问一下,如果我要复活的话,需要多少的积分。”这个问题,林辉其实刚开始就想要问了,但话到嘴边,却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此时却能够脱口而出,显然,这个游戏如果不签合同,就不能够问细节,当然也不排除是杀兔在作祟,这家伙明明能够听到自己的心声,却在这个问题上一言不发,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没听到。

    “让我看看,如果您想要复活,并把时间拨到医院抢救的时刻,那么需要五千点积分。”杀兔说道,林辉再一次问道:“那我通过一次副本,可以得到多少的积分?”

    “这个并不确定,如果只是普通副本,那么一次通关可以获得五十点积分,其中还会有支线任务,完成同样可以提高积分,至于中型副本和大型副本所能够得到的收入更多,当然,这些您现在都没有资格参加。”杀兔说道。

    “这么少,杀兔,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林辉很是愤怒的问道。

    “您不是也没问吗?”杀兔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丝狡黠,这下林辉算是明白了,自己刚才之所以不能够说话,肯定是杀兔搞的鬼,这家伙,刚才还以为对方难得真诚了一次,却没想到又在戏耍自己。

    可还没等林辉发怒,讨要一个解释,杀兔便开口说道:“好啦,第一个副本已经开始,现在,请玩家详细了解该剧本,游戏将在三分钟之后开始。”说着林辉的面前便突然跳出一个面板,上面最开头写着几个大字,“大逃杀”,林辉心中不妙,连忙看下去。

    “本次游戏主题为大逃杀,系统将会挑选一百名新玩家和十五名老玩家共同进入一座被废弃的小镇,残酷的厮杀与血腥的殴斗,将会让观众们血液沸腾,游戏胜利条件:

    1.存活至游戏结束,本游戏将会在新玩家还剩下十名之后自动结束,存活者将全部成为游戏的正式玩家,本项成就将获得五十积分。

    2.在战斗中互相残杀,将会使游戏变得更加精彩,每杀死一名新玩家,将获得三十点积分,如杀死老玩家,将获得十点积分。

    3.游戏结束之后,将根据此轮游戏所累积的积分计算各位的成果,获得第一名的玩家将获得系统赠送的大礼包,各位玩家,还请在游戏中好好表现吧。

    您的剩余时间:两分零三秒。”

    看到游戏的内容,林辉心中暗道不妙,自己这连鸡都没有杀过的人,竟然第一次游戏就这么刺激,他倒是玩过吃鸡之类的游戏,但那可是游戏,这玩意儿虽然说是游戏,但林辉是打死也不信,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游戏。

    看着倒数的时间,林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看着上面给出的三个条件,心中快速的分析着,或许是生存的压力让林辉的潜力都爆发出来,他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觉得自己的大脑好使。

    “首先,在游戏中,新玩家剩下十名游戏自动结束,这其中并没有规定老玩家剩下多少名,同时这个生存任务,特别写出新玩家的达成要求,那么老玩家们必然会有另外的任务,这个任务,很大可能就是猎杀新手玩家。

    这将是游戏最重要的一点,老玩家相比起自己来说,经验要更加丰富,说不定有更多的手段也说不定,在面对他们的时候,新手玩家天然处于弱势群体,那么这些老玩家的任务,将很大程度决定他们这些新手玩家的危机程度在哪里。

    其次便是新手玩家之间,显然是不可能互相信任了,这个游戏故意将老玩家的积分设定的这么低,显然就是让新手玩家们降低去找老玩家麻烦,而彼此之间的设定却这么的高,显然是希望他们自相残杀。

    当你身边的人就有那么高的分数时,林辉可以保证自己绝对不动手,但其他人呢?这些新玩家什么来历,林辉根本不知道,反正不可能都是一群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然这游戏就不用开始了。”

    林辉的思考刚刚到这儿,眼前便逐渐开始模糊起来,紧接着身体便重新开始变得轻飘飘的,他在昏睡之前最后看了一眼那计时器,只见时间已经归零,这就开始了吗,林辉闭上眼睛,迎接着黑暗的到来。

    他讨厌黑暗,从小就讨厌,相比起旁人十七八岁之后就不再对走夜路感到害怕,十六岁的林辉依旧对于黑暗有着本能的恐惧,这似乎跟他唯物主义信仰有着十分的不符,但林辉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夜晚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他总觉得这黑暗在下一秒就会吞噬自己。

    就像此刻,无边的黑暗将所有的一切全部遮蔽起来,林辉甚至在一瞬间,都无法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的心里猛然升起一股恐惧,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尖叫,而下一刻,他果然尖叫出了声音,此刻的他,正在上千米的高空,一路往下。

    “请打开降落伞,准备着陆。”

    在林辉的耳边,一道令人觉得十分刺耳的机械音传来,林辉几乎是下意识的去拉动身旁的开关,也幸好林辉曾经在初中的时候玩过一次跳伞,不过当初他玩的跳伞是民间的娱乐项目,他身后会有一个老师带着他一起跳,主要的操控方是那位老师,至于林辉,主要的作用便是尖叫。

    在这种前提之下,林辉还能够记住开关,着实也是因为游戏手册看的比较勤,此时情急之下,再加上有着刺耳的声音提醒,这才快速拉动了开关,只觉得一股巨大的推背力从胸口传来,下落的速度猛然被降低,巨大的白色伞盖轻轻的顶在林辉的头上。

    感觉着速度的下降,林辉刚才那差点跳出来的心脏总算是重新回到心房,而此时,不少白色的伞盖此时也缓缓打开,林辉心想,这要是有不会跳伞的人怎办?难不成游戏还没开始,就直接摔死?

    不过还没来得及让他细想,在那一片白色的伞盖之中,突然出现几朵十分突兀的黑色,他们的数量不多,往往十几个人中才能够看见一个,而且他们都十分的老道,不像林辉等人,听到系统的提示便立刻拉动开关,以防止自己直接落地摔死,而是在距离地面还剩下四五百米的时候才拉动绳索,让自己下落的时间,尽可能的快。

    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布置,林辉想到这点,不由暗自为自己刚才的紧张感到自责,同时也明白这些黑色伞盖主人的身份,显然,如此有经验的人不可能是新手,他们应该就是那个游戏给他们安排的老玩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