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时间他有些不知所措,想去按门铃,又害怕看到父母,自己情绪会失控,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那个小伙子,你是林辉的同学吧?这段时间来的可多呦。”

    林辉心里一惊,转过头去看,只见是隔壁的张大爷,拄着一根拐杖,站在自己后面,心里不禁松一口气,林辉见他没有认出自己,显然是把自己认作林辉的同学,林辉心想,估计这段时间有挺多自己朋友过来的吧。

    想到这里,林辉心中又酸又暖,心酸在自己不能够跟他们见面,二来则是林辉在学校中的朋友并不多,人缘并不好,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却没想到死后会有那么多人关心。

    林辉故意压低声音说道:“对,我是林辉的同学,想要上门来看看,他们家的人是不在吗?”

    “嗯呐,今天是小辉火化的日子,他们现在应该在火葬场的殡仪馆那,做最后的告别,你现在要是去,估计还能够见最后一面。”张老爷子温和的说道,他这个年纪,生生死死见多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戏码,他看过好几回,对于这些年轻人的离去,纵然有叹息,但也比别人好受的多,尽管林辉的死,也让他好几天,吃不下饭,想到那个沉默寡言,但却善良的孩子,张老爷子心里不由一叹,可惜啊。

    “是,谢谢您。”说着林辉朝着张老爷子鞠了一躬,便转身向着公交车站跑去,张老爷子看着年轻人的背影,突然之间,他莫名觉得有些熟悉,这怎么那么像林辉那个小子呢,他们邻居十几年的时间,林辉几乎是张老爷子看着长大的,此时林辉情急之下,压根没有隐藏自己的动作,立即被敏感的张老爷子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张老爷子刚想把那年轻人叫回来,林辉却已经跑的影子都没有了。

    跑到公交车站,坐上前往郊区火葬场的车,林辉一路上都在想着到时候该怎么办?还没等他想明白,他就已经抵达了目的地,看着面前肃穆的白色建筑,以及旁边那一大片的陵园,林辉心中沉重几分。

    ‘你可千万要冷静,就看一眼,别去做其他的事儿。’林辉在心中对自己说道,然后扯了扯自己的口罩,便走向殡仪馆,此时差不多是中午十点左右的时间,殡仪馆里也是人声鼎沸,有哭喊着的,有老朋友在叙旧的,还有互相争吵的。

    海城人口千万,每天离开这个世界的人数不胜数,火葬场也是生意兴隆,只不过来这的人,各个愁眉苦脸,其中也不乏以泪洗面者,一进入到这个环境,林辉的心中便自动蒙上一层阴影,因为殡仪馆的规模很大,林辉走到前台,询问道:“姐姐,我是来参加林辉的葬礼,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

    自己参加自己的葬礼,林辉怎么都觉得别扭,一旁的前台服务员倒是没什么,直接把地址告诉给林辉,嘴里还说道:“这么年轻就死了,真是可惜。”旁边的同事也附和着说些什么,但林辉就没再去听,顺着小姐姐的指引来到告别仪式的门口,林辉只听得里面人声鼎沸。

    此时大门正开,林辉可以看到里面有着许许多多的人,曾经从没见过的亲戚也都来齐了,还有自己的那些同学们,一个个穿着黑色的衣服,还有两个女同学在哭,几个男同学也都是一脸的肃穆,而在棺材最前面的是自己的父母,还有自己的亲姐姐。

    林敏正扶着妈妈的手,支撑着中年妇人那脆弱的身体,弟弟去世之后,母亲已经好几天没有进水米,几乎每一天都陪在林辉遗体旁边,看着那具残破的身体,以泪洗面,即便谁来劝,都收不住。

    林母生下林辉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岁高龄,对于他们来说,林辉简直是上苍赐予他们的宝贝,所以林辉从小到大,几乎没受过什么苦,姐姐的年纪比他大十岁以上,也一直都宠着他,可以说是在众人的爱护之下长大的,但如今,却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林母张素锦默默儿子的脸蛋,那冰凉的触感和再也不会睁开的眼睛,张素锦不停的摇头,这几天的时间里,她就几乎要把一辈子的眼泪都给哭干了,一旁的林父林长森也是一脸悲戚,扶着张素锦的另外一边,一家人站在那里,是那么的孤独。

    林辉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父母和姐姐的背影,心中犹如刀绞一般,他多么想冲过去,抱住自己的父母,让他们知道,自己并没有死,自己还活着,林辉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一步一步走到棺材口旁边,站在人群中看着那躺在棺材里的自己。

    依托于现代发达的化妆技术,棺材中的自己并没有因为死亡而变样,躺在那里,仿佛就像是睡着一样,只要轻轻一碰,就会重新醒来,但从胸部往下的位置,则被用棉花填充起来,那里已经被汽车完全撞碎了。

    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自己,林辉只觉得这一切很不真实,自己明明站在这里啊,怎么会此时有两个自己呢?

    告别仪式很快便结束,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走过来,开始把棺材推走,准备进行燃烧,林辉看着自己的身体逐渐消失在电梯之后,周围的人一片哭泣之声响起,突然,张素锦叫了一声,便向后倒去,林长森眼疾手快立刻去扶,但他此时也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睡觉,身体虚弱的不行,只是凭着日常的好身体硬撑着罢了。

    这一扶,差点跟着张素锦一起倒下去,一旁的姐姐则是没有注意到,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林辉是她的弟弟,他一直都很宠爱着这个弟弟,自己的第一份工资,林敏并没有拿去买包包,或者是其他自己的用品,而是给自己的这个弟弟,买了一套西装。

    林敏现在还记得,当时穿上西装之后,林辉脸上那不自然的样子,而自己则是老成持重的告诉他,穿上西装以后,就是大人了,以后要孝顺父母,要懂事,要做姐姐的依靠,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知道吗?

    林敏到现在都记得,当时还有像腼腆的林辉看着自己,十分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了,姐姐,我答应你,我一定做到。”想到当时林辉那认真的模样,林敏的眼泪便流下来,她知道自己的弟弟有多好,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弟弟就这么走了,他还没有长大,还没有上过大学,甚至都还没有谈过恋爱。

    人生才刚刚开始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林敏心中万千的无奈,愤怒,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父母正要摔倒,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去扶,而就在此时,一双有力的手拉住了两个即将摔倒的老人,此人正是林辉,见到爸妈即将摔倒,林辉几乎是下意识的便一步走上前,用手托住两人。

    原本以他的力气,是万万承受不住两个成年人的,但此时他的力气相比起从前增加三倍有余,完全不是问题,将两人扶住不摔下去,此时林敏也注意到爸妈的情况,周围的人都上来关心,林辉赶紧抽手,准备离开。

    “小伙子,谢谢你。”林长森虚弱的说道。

    听到爸爸的声音,林辉新买的眼镜上积起一层烟雾,他本想要平淡的应一声,但声音到了嗓子眼,便成了哭腔,仅仅一个“嗯”字,嘴里保重两个字,林辉便再也说不出口,听到这声音,林长森一愣,对于这声音,他实在是太熟悉了,林辉也意识到不对,连忙往后退,作为死者,他不能够与亲人相聚,这是绝命游戏的铁律。

    林长森也仅仅只是产生片刻的怀疑,死而复生这种事儿,他是不相信的,只是因为刚才那声音实在是太像自己的儿子,他才会愣住,此时再一看已经没有对方的身影,林长森的心中莫名有些孤独的感觉,而此时的林辉已经离开了房间。

    他没有继续留下来将整场葬礼参加完整,他怕自己再看下去,就会忍不住扯下口罩,将一切告诉给爸妈和姐姐,来到屋子外面,青山绿水之间,林辉的心情却满是沉重,麻木的坐上公交汽车,林辉漫无目的,此时的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又该怎么办?

    从公交车站坐到终点站,林辉这才下车,看着周围的一切,林辉摸摸自己的肚子,从中午到现在,他几乎滴水未进,随意找一个地方坐下,拿着手机,林辉漫无目的盯着手机,也不动,就那么看着屏幕慢慢黑掉,然后他再把屏幕点亮,就这么重复着,脑袋里面完全是空的。

    就在此时,一个陌生电话突然打来,林辉想都不想就挂断了,这种电话十有八九都是诈骗电话,或者是广告,促销等等,可等他刚一挂断,那电话就再一次响起,林辉连续挂断两次,那电话则又一次打了过来,林辉不耐烦的接起电话,有些怒气的说道:“我不买。”

    “喂,买什么啊。”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林辉不禁意外的说道:“杨松,是你!”

    “呦,还认识我啊。”杨松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林辉此时开心的不行,自从回到现实世界,他跟所有的朋友都不敢联系,原本就为人比较孤僻的他,此时更是陷入到全世界只有我一个的寂寞之中,这个时候杨松来联系他,着实让他喜出望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