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注意周围环境,这人都摸到你旁边了。”壮汉对着原本林辉的目标说道,此时在那枪口之后伸出一个小脑袋,看年纪,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留着一头短发,长的十分可爱,分不清男女,看着壮汉说道:“对不起,爸爸,我下次一定注意。”

    壮汉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至于泥土下林辉的脑袋,则已经和附近的泥土混合在一起。”我去,这还有人伏击的?“林辉坐在地上,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脸的不爽,原本还以为自己可以报仇雪恨,却没想到竟然还有渔翁在后,林辉并不知道身后的人与那枪口下的目标之间有什么关系,只以为是另外的人。

    虽然身体上此时并没有多少的痛感,背后打枪那人的水平实在太高,一枪便让林辉魂归天外,连个反应到疼的机会都没有,但即便如此,脑袋被开一枪,心理上依旧让林辉有些害怕,摸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周围的环境,林辉很无奈的发现,他根本没来过这个地方,而整个天空也被森林所遮蔽,周围也没有水源,黑暗的环境中,只能够听到周围音乐有声音。

    林辉拿着枪先找到一棵树隐藏起自己的身形,然后打量起周围的情况,但这片森林树木太过于密集,且根茎十分发达,相比起自己之前看到的树木,这些大树的年龄应该是之前那些树木的好几倍,一颗大树几乎要七八人才能够抱笼,巨大的气根盘根错节,地面上几乎没有一寸平坦的土地,到处都是树木的气根,有的插在泥土之中,有的则是插在小水潭之中。

    但这只是假象而已,林辉拿起周边一块石头,往这些小水潭中一扔,却发现石头落进去之后根本深不见底,这让林辉不敢在空地上随意的乱走,他的每一步都落在这些气根上,他现在很怀疑,这一片巨大的树木林是在一个巨大的幽潭上,周围坚硬的石壁把这些树木支撑起来,而下面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水系,这些小水潭便是证据。

    林辉试着爬到树木的顶端来观察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但这些气根非常的滑,上面日经月累之下,常满无数的苔藓,手放在上面,根本无法用力,这让林辉无从施为,自己要是带一把小刀就好了,林辉在心中想到,那奈何,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他只能够沿着气根之间交缠的部分往一个方向走,希望自己能够走出去。

    根据这些树木的形状和大小,显然这些树木的年龄都不小,而依照尝试来判断,年龄越是古老的树木,显然与人类之间的接触往往是最少的,同时也不会被天灾,比如海啸,暴风雨等等破坏,那么这些树木应该是最为靠近岛屿的中心地带才对,不然若是靠近海滩周围,势必会被那些海浪冲走,就像刚才林辉所看到的一样,大部分的树木都十分细小,几乎每过几年,就会轮换一批。”这里没有任何生存物资,也找不到吃的,自己必须得赶快离开才行。“林辉在心中想到,这一次游戏不像上一次一样,直接在每一栋别墅之中都放置有食物可以让众人直接拿来吃,《无限岛》中,所有的食物问题,都得玩家自我解决,而这片巨大的榕树林中,根本没有可以用来吃的东西都没有,甚至连动物都很少,这让林辉的心中有着极大的不安。

    按理来说,人迹罕至的岛屿之中,越是深处,动物应该越多才对,但这里却什么都没有,显然,对于动物们来说,这里都是十分危险的地方,相比起人类,动物才是这一片土地的主人,他们最清楚的知道,哪里是安全的,哪里又是魔鬼的巢穴,这种万籁俱寂,只有叶子发出轻轻声音的世界,让林辉急迫的想要离开这里。

    也幸好,林辉此时的力量得到极大的加强,这让他可以长时间的大跳,抓爬,同时还要注意周围敌人出现,不至于体力耗尽,但随着林辉的脚步,眼前的景色依旧没有太多的变化,整个榕树林像是没有尽头一般,林辉的上下左右四周,环境的微小变化根本无从分辨,而林辉的体力却已经快耗尽,此时的天空也已经渐渐黯淡下来。

    在巨大榕树的遮蔽之下,即便天空才刚刚黄昏,但树叶之下的世界已然是接近一片漆黑,林辉知道自己不能够再走,夜晚之中,如果随意行走的话,势必会有巨大的危险,这脚下只要踏错一步,就有可能陷入到小水潭中,林辉天然的对这些深不见底的小水潭感到恐惧,他也说不出什么原因,只是觉得很恐怖。”就在这休息吧,等明天再继续走。“林辉找了一处气根的平缓处坐下,把身上的防弹衣脱下来,放在一旁,虽然力量的增强让他可以几乎无视防弹衣的重量,但将这么一块厚重的防护板穿在身上,也着实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拿出自己口袋里的所有物资,林辉清点一番。”子弹还剩下三十一颗,手雷四颗没用,这点物资,肯定坚持不到游戏结束,我得想点办法,多拿到一些物资才行。“林辉看着自己的武器装备,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苦笑,自己的装备其实不算差,但奈何这个游戏里的能人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同时还有结伴而行的人,他们彼此配合,想要击杀他们的同时从容而退,非常的困难。

    这个时候,林辉的心中便格外想念杨松,要是他也在这个游戏就好了,林辉心中想到,肚子的饥饿让林辉有些使不上力,大脑的思考也变得迟钝起来,迷迷糊糊之间,林辉便睡着了。

    天空渐渐暗淡,无人岛上的黑夜终于来临,但对于玩家们来说,黑夜显然不能够让他们安分下来,在黑夜的掩护之下,杀人放火变得更加频繁,尤其是对于许多强者来说,正是趁着这个机会大肆收获人头的时候。

    而对于身处在巨大榕树森林之中的林辉来说,这倒是一个难得的休息时间,因为这片森林之中复杂的地理情况,因此即便有人,此时也不敢在黑夜中行军,大家都安安分分的找一个地方睡觉,所以这一个夜晚,倒是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林辉也确实经过一天的战斗,累得不行,一睡到醒,便是天光大亮。

    穿上防弹衣,林辉继续往自己走的方向前进,但树木之前依旧是树木,林辉走到中午,也没有看到这片森林有终结的意思,而此时的他,口干舌燥,只能够拿树上的叶子放在嘴巴里嚼,通过叶子里的汁水来缓解自己的口渴,至于小水潭中的水,林辉可没胆子喝。”要不干脆自我了断?直接传送出去?“林辉心里有些丧气的想到,连续一天一夜的时间,这片森林就仿佛没有尽头一样,按照道理讲,这根本不可能啊,当时林辉在空中的时候,便已经看到过岛屿的全貌,最多不过上百平方公里而已,怎么可能走一天一夜都没有走过这片森林的?

    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自己迷路了。

    想到这一点,林辉就很沮丧,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他剩下的几天就都得浪费在这片森林之中,且也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片森林的人少得可怜,到现在一天一夜的时间,林辉愣是没有发现一个玩家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

    他甚至都不由自主的怀疑,自己的复活点是不是被标记错误,自己如今其实并不在岛屿之上,而是在另外一个地方,这个无限循环的迷宫,实在是让林辉有些崩溃,而自己此时的积分尚且还结余有五百五十分,即便自我了解,也还有存余,大不了出去之后多杀几个,这不是挺好的吗。

    但理智虽然告诉他,这么做要更加划算,可把枪抵在自己脑门上的时候,林辉怎么也开不了枪,即便他知道,这一颗子弹之后,自己会复活,但要对自己开枪这种事儿,林辉的求生欲却怎么也容忍不了。”再走一天,如果走不出去,再说吧。“林辉还是决定继续走,但可惜,等到第二天的晚上,眼前的一切依旧如同往常一般,林辉此时又累又困又饿,他随处找一个地方躺下,眼前十米开外的地方便是一片黑暗,在这种环境之下,林辉真的绝望了。

    干裂的嘴唇,沾满灰尘的身体,林辉此时又脏又臭,就跟泥巴地里出来的野孩子一样,蓬头垢面,即便是乞丐都达不到他如今的程度,握着手中的枪,林辉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够迟疑下去,一天的时间,足以让自己击杀多少目标了,如果再这么下去,根本毫无意义。

    林辉的双手颤颤巍巍的将枪口放进自己的嘴巴,手指按在扳机的位置,此时他的手抖得十分厉害,林辉的双眼直直的看着眼前这把枪,眼睛动也不动,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甚至能够隐约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没事,一枪的事情,到时候复活根本什么痛苦都没有”林辉自我建设着,他努力的让自己的理智占据思维的上风,以压制内心深处来自于生物的求生欲,他的双眼瞪得越来越大,林辉大吼一声,紧接着枪声响起,鲜血飞溅,背后的榕树上,一大片红白之物喷的四处都是。

    枪声之后,一切归于平静,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后,或许是十秒钟,又或者是二十秒钟,一阵光芒闪过,林辉看着倒在一旁的林辉尸体,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