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可没这么厉害,是杨松时机抓得好,不然我恐怕早就在里面迷路了。”

    “你这话也没错,但要我是你,单单凭借声音便能够走出来,我可做不到。”苦苓笑着说道,双眼看向林辉,似乎是在重新审视这一个人,而另一边的素梅则突然站在远处说道:“你们快过来看!”

    自从离开森林之后,他就没有和众人站在一起,刚才面对怪物时,她的逃跑让她此刻不太敢面对众人,便一个人往前走去探路,此时站在远方这一嗓子,让众人都不由向着她的方向走去。

    这是一条相比起刚才更为宽广的道路,脚下的泥巴路越往深处,道路便愈加平坦,紧接着林辉脚下的路漫漫从泥巴路变成石子路,等再往前百米左右,则变成砖石铺就的道路,砖石与砖石的缝隙之中有杂草生长,周围的树木逐渐从榕树变成青松,古柏,鸟啸虫鸣,一派春日风光的景色。

    不过短短数百米的距离,却营造出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仅仅方寸之间而已,但此时林辉众人已然顾不得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因为此刻众人的目光,已然都放在眼前这一不知该怎么形容的巨大建筑物上。

    那是一座宫殿,一座巨大的城,难以想象,在一片原始森林之中,竟然突然出现一座石头制造而成的巨大城市,整个建筑物气势磅礴,如同山岭一般,让众人都有短暂的失神,整个城市坐北朝南,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周围有大量的民宅,而中间则是一片十分巨大的金字塔,众人站在千米开外的地方,尚且有些看不太清楚,但即便如此,也不妨碍他们为这伟大的建筑感到惊叹。

    “这就是黄金城?”察阚喃喃说道,其实说实话,这建筑物虽然壮观,但与现代的摩天大楼,钢筋水泥制作而成的城市相比,还是非常有差距的,但因为他们刚刚才经历过什么叫做茹毛饮血,如今见到在这样一片雨林之中竟然能够有如此庞大的一座都市,自然是有一种极大的反差感。

    察阚一边看一边说道:“建筑风格类似古埃及的状态,但又不完全一样,毕竟埃及的金字塔是用来安放法老的,是为逝者所建造的,称之为陵寝,而这里的金字塔则是直接建设在城市之中,看上去类似祭祀用的庙宇,或者是高等级贵族的住宅,你们有没有懂行的?”

    “看上去有点像是南美洲,印第安民族的建筑风格,他们也喜欢建造类似金字塔一样的建筑,只不过作用并不是安放法老的遗体,而是举行祭祀仪式,就像你刚才说的一样。”杨松在一旁突然开口说道。

    “所以这是一座印第安人的城市?类似马丘比丘?”苦苓在一旁问道,马丘比丘是一座位于秘鲁的古代遗迹,是人类至今发现最为完整的印第安文明古代城市遗址,苦苓显然对此也听说过。

    杨松却摇摇头,拿着手上的望远镜递给苦苓,说道:“你看看这些建筑,包括民宅,全部用石头搭建,古代的印加帝国也好,还是玛雅帝国也好,他们连车轮都没发明出来,而这周围又没有石头,这里的石头怎么可能运输?这里恐怕是游戏另外编纂出来的一处地方,融合了古代地球各个类型的建筑风格而建造的一座城市而已。”

    众人听过之后不由一阵沉默,人总是喜欢那些自己熟悉的东西,俗称恋旧,比如喜欢自己熟悉的枕头,只有躺在这上面才能够睡得着,比如说茶杯,牙刷,等等,莫不是如此,文化也是如此,即便是对中国古代史并不了解的人,也大致能够知道中国古代城市中应该会有一些什么,比如说风水格局一般坐北朝南,建筑物有孔庙,县衙,书院等等。

    但面对这样一座杂糅出来的城市,众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还是先进去再说吧,一直站在这里,什么都得不到,我们不能够耽误时间。”苦苓在一旁说道,素梅道:“我们就这么进去?那个什么黄金颅骨在哪都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情况也不知道,直接进去,是不是有点冒险?”她有些担心。

    她的担心也并非没有道理,这座城市的规模并不小,东西大约二十公里左右,南北则达到十五公里,整个建筑面积达到三百平方公里,按照这些房子的容积算,最起码是一座人口达到三十万左右的城市,现在站在高处,尚且还能够俯瞰整座城市,但如果身处其中,恐怕不需要太久,就会彻底迷路。

    通过望远镜便可以看到,这是一座十分奇怪的城市,一般的城市,无论是亚洲的,还是非洲的,又或者是美洲的,都会有一条主路,也被称为中轴线,是一座城市最为重要的建设区域,一般什么祭祀啊,政府部门,都会修建在这条主路上,伴随着的还有各种恢弘的建筑。

    而这一座城市则完全没有什么主路可言,且所有的道路就像是老北京的胡同一样,狭小至极,周围全部都是住宅,只要你身处其中,便像是进入到一座迷宫一样,这显然也是游戏设置出的关卡,素梅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杨松说道:“我们站在这里也不是事儿,难得都逃了出来,就站在这里,未免也太浪费这次机会了,我看不如这样,我们这里有谁画画技术不错,就站在这里把整个城市的大致街道画出来,到时候我们就沿着这些主干道走,你们看怎么样?”

    这里的道路虽然歪七扭八,且十分狭窄,让人难以辨认,但总归也有那么几条在望远镜的观察之下,能够勉强看清来龙去脉的,只要把这些道路画出来,一张大致的地图也就能够完成。

    “来都来了。”一旁的林辉帮腔说道,听到这句话,在场众人一阵沉默,最后还是察阚先行表态,道:“我同意杨松的想法,我们应该进去看看,你们觉得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