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逃,是肯定逃不掉的!

    这点毋庸置疑。

    如果一个一级巫师和一个一级骑士能够逃出凛冬城,那苏威也不用混了,等着凛冬领被大贵族发动领地战争吧!

    一个一级巫师和一个一级骑士你都抓不住,装什么大尾巴狼。

    这两人才冲出房子没多远,就被伊莉娜用火焰困住,然后就被活捉了。

    至于房子内部的战斗,则还在继续,当然,里面的战斗情况可不是苏威想象的那般,是一场恶战,而是一场一面倒的战斗!

    毕竟特战小队全员都是骑士,对上普通人还干不过,那搞个屁的以弱胜强啊!全部自刎得了。

    很快,战斗就结束了,特战小队,除了一个倒霉鬼手臂被砍中一刀之外,其他全无伤亡!

    “干得不错!”

    战斗结束,活捉四十三人,击杀三十一人,己方只有一人受轻伤,这样的战果,苏威是很满意的。

    所以,苏威当即就站了出来,对特战小队进行表扬。

    “你们十人,伊恩·布鲁克斯的月薪提高十枚铜币,其余九人,月薪均提高五枚铜币,作为这次行动及考核成功的奖赏,希望你们再接再厉。”

    有功就得赏,苏威当即对特战小队的人进行了奖赏。

    “巴兹尔,你带警备司的人,将这些人带走吧!明日一早,在凛冬广场进行公开审判!”

    苏威要做的,是敲山震虎,所以,这四十三人,苏威可没打算让他们有活路,既然敢于挑战自己的威严,薅自己羊毛,在《凛冬领禁止走私条例》颁布之后,受到惩罚依然死不悔改,那也没有必要活着了。

    杀无赦!

    那名一级巫师,苏威不知道他有什么能力,但是他也不准备留着了,必须敲山震虎,杀鸡儆猴,巫师又怎样?

    照杀无误!

    “那些尸体,也全部清运到凛冬广场上去,明日审判之时,全部火化!他们既然敢做,我就敢让他们尸骨无存!”

    苏威也在成长,杀坏人,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心理负担了,他也敢狠下心来对付挑战他威严的人!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就是在装大尾巴狼,如果不狠一点,事事退让,到时候一定会被人看不起,将会有更强大的势力盯上凛冬领。

    那个时候,凛冬领可能会死更多的人!所以,为了保护更多的人,这四十三人,还是去死吧!

    这一夜的行动,终究还是让很多人没有睡着,毕竟后来警备司出动,将人带走所产生的动静不小,一些人,注意到了这血腥的一幕。

    第二日清晨,苏威就让警备司的人员通知城内领民,今天先暂时不上班,全部过来凛冬广场,观看公开审判。

    公审是苏威亲自主持的,他站上了高台,将为什么公审说了一遍,然后,就立刻宣布,将那三十一具尸体烧成灰烬!

    负责行刑的火焰巫师卢西恩·拉德那即刻动手,丢出一团烈焰,一会儿工夫,就将堆积在广场上的三十一具残尸烧成了灰烬。

    这让围观的领民和商队成员纷纷胆寒。

    因为,这个世界,也是讲究入土为安的,这样把尸体烧成灰烬,死后灵魂也会被烧掉的,所以,火刑在这个世界,是最高等级的酷刑!

    “带犯人上来!”苏威的表情十分严肃。

    很快,四十三名犯人在巴兹尔·克里等人押送下,全部绑着送到了广场的空地上,一个个跪伏着,毫无尊严。

    这四十三人,也都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有些人还想挣扎,有些人满是后悔,还有些人眼神空洞麻木

    众生百态,在这四十三人脸上流露得十分清楚。

    “罪犯休伯特·弗尼瓦尔,组织走私活动,给凛冬领带来巨额损失,且在《凛冬领禁止走私条例》颁布之后,依然不知悔改,且更加猖獗,先判处极刑火刑!即刻执行!”

    “上火刑柱!”

    【零零看书00kxs】苏威话音一落,巴兹尔·克里立即亲自押送这名一级巫师休伯特·弗尼瓦尔送到了旁边一根艾萨克·科赞连夜打造出来的火刑柱旁,并亲手将还想挣脱逃生的休伯特·弗尼瓦尔绑在了火刑柱上。

    休伯特·弗尼瓦尔被德克斯特配置出来冻结巫力的炼金药剂制住了,他的挣扎,根本起不到作用。

    负责行刑的卢西恩·拉德那用了全力,将火焰在他身上燃起,很快,休伯特·弗尼瓦尔就伴随着他的求饶声、哀嚎声化成了灰烬。

    “路易斯·博尼费斯,罪责与休伯特·弗尼瓦尔等同,同样判处极刑火刑!即刻执行!”

    然后,路易斯·博尼费斯这名一级骑士,也毫无悬念地被烧成了灰烬。

    “其余四十一人,念在你们有投降情节,可以免除火刑,但是死刑不可免,全部判处斩首刑,即刻执行!”

    “上虎头铡!”

    很快,一架巨大的虎头铡被牛约翰和牛约里从城堡内搬了出来,放在了广场的空地上,发出了“咚”地一声巨响!

    让观看公审的人纷纷胆寒!

    这虎头铡,是地精一族的匠人们此前在苏威的指导下制作出来,苏威仁慈,因此一直放在城堡内没用,其他人也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负责斩首刑的,是军事司的没有杀过人的四十一名士兵,这四十一名士兵,怀着忐忑,依次将这四十一名走私犯全部斩首!

    血液溅慢了虎头铡周围,甚至离得近的几个领民,身上还被血液溅上,这让他们胆寒地不断后退。

    行刑完,苏威就开始演讲了。

    “从现在起,这火刑柱和虎头铡,就固定在这里,以后如果有谁屡教不改,非要触犯凛冬领的法律,这火刑柱和虎头铡,还能用!”

    “我知道,贵族在平民眼里,都是吸血鬼,可能以前是我太仁慈了,所以我得到了大家的爱戴,不是吸血鬼,而是神使!

    我不管你们以后会怎么看我,我还是我,不会改变!

    只要你们遵守凛冬领的法律,踏踏实实工作,那你们眼前的火刑柱和虎头铡,将会在这里生锈,我也依然还会对你们好,让你们吃饱穿暖!

    但是,如果有人钻我的空子,借着我给你们发放的福利谋取私利,薅凛冬领的羊毛,给凛冬领带来巨大损失,违反凛冬领法律,屡教不改者,那么对不起,你们眼前的火刑柱和虎头铡,就不用放在这广场上生锈了,我一定会,杀无赦!

    言尽于此,你们自己思考吧!好自为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