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走在密林里,田荏让一种亲卫手举火把,注意警戒,走夜路多少要危险些。

    四名亲卫一起护持队伍四周,以防止可能出现的意外。

    约莫走了半个多时辰,前面终于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类似的火把光点出现。

    一行五人一路朝着苍州府城方向驶去。

    穿过一大片田园城池,之后便是密林山道,一行人虽都是骑马正常行驶,但也没遇到什么麻烦,一路上那些绿林之辈多少还有点见识,知道此行人不好惹。

    田荏一马当先,身上穿了巡察使特制官府,气质沉凝,看起来倒也威武不凡了。

    田荏皱眉,示意众人和他都留下林子里,派一人往前跑了一段距离,差不多出了树林,在外面一片视野开阔之处,看到了前来火光来人。

    那亲卫此刻有些奇怪这大晚上的竟然还有这么多人跑夜路,但他也不惧,策马快步向前。

    “哪里的朋友?去往何处?”那亲卫只身骑马立于道路前朗声道。

    火光在风中明晃不定,亲卫看不清对方的面貌,不过能够看出来对方人数不是很多,一共才三人。

    就在此时亲卫看见对方竟是将手中的火把随手丢弃在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的意图。

    却在此刻猛地传来一阵马匹嘶鸣之声,紧接着一两息的时间,陡然感觉面门传来一股劲风,亲卫惊诧万分正欲待惊呼。

    怦!!!

    一声闷响,血水迸飞,无头亲卫整个从战马上倒飞出去数十米,手中的火把也随之落在地面掉落在水洼之中逐渐熄灭

    “咦!”

    在后方谨慎等候消息的田荏不禁发出一声惊疑声。他身处战马之上皱着眉头,从这里看过去根本看不到什么,甚至连声音都听不到什么,只是看见突然之间四个火光相连熄灭。

    远处陷入一片黑暗。

    “大人!这”亲卫也发现有些奇怪道。

    “他们来了!”

    就在此时田荏耳朵动了动道,紧接着其余几人都能隐隐约约间听到快速而来的马蹄声。

    田荏皱着眉头,他身为五品镇抚司巡察使来巡视自己的辖区,自然没有还未入城就被吓退的。

    只是心中对于苍州情况的定义,又低了一个级别。他隐约间已经感觉到苍州的局面只怕远不止邪祟这么简单。

    马匹声至三十步前便止住,云雾逐渐散去,将隐没在黑暗之中的江恒三人暴露在田荏等人面前。

    田荏能够从草莽爬到镇抚司巡察使这位置,除了自身的苦修,还有便是逐渐养成的智慧。

    皱了皱眉,他深吸了口气,眉宇散开露出一抹笑容轻笑道:“几位这么晚来这里,只怕不是来赏月的吧?”

    江恒并未带任何遮掩身份之物,只是穿着一身劲装,手上缠着绷带,不过此时右手绷带已经被血污沾染一大片。好似在简直明着告诉众人。

    田荏眼看见那细节之处,眼睛猛地一颤,差点没把持住,长长的深呼吸一次,这才暂时压下心中的怒火。

    “几位知道本大人的行踪,想来和镇抚司或者官府有点关系。”田荏轻笑道,“不过应当不是蒋烨的人,那家伙不敢这么做。陆禀这家伙或许有这胆子,只是他真以为派几个无名小卒可以拿下本大人不成?”

    一直沉默的江恒将目光逐渐落在田荏身上,掷地有声道:“能不能拿下,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说了算!”

    “好大的口气。”田荏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不过本大人宽宏大量,看你实力尚可,下马宣誓效忠本官,本官或许还能饶你小命。不然不仅你要死,你背后的家族也要被问罪株连!”

    “我的命还没有谁敢收!”江恒冷笑道。

    “莫要一条路走到黑,你实力不错,不要自误。”田荏淡淡道。“否则,轻则惹祸上身,重则鸡犬不留。”

    好大的口气!

    江恒面色一凝,心头却是越发阴沉下来。不过此番他本来就没打算留活口。

    “鸡犬不留?嘿嘿。”他狞笑起来,“你可以出来试试,看能不能让我鸡犬不留。”

    一丝丝危险气息缓缓从他身上弥漫开来。

    第三重的九龙狱锁真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多强威力,正好可以来个高手测试一下。

    “狂妄!”那田荏声音怒喝,紧随着声音的是一道锋利无比的铁钉,破开空气急速打向江恒胸膛。

    这铁钉速度极快,悄无声息,还被喝声掩盖。等江恒发现时,已经来不及躲避。

    噗!

    针狠狠打在他胸膛上。

    铛

    一声脆响,铁钉被右手一甩弹开,下一刻江恒胯下战马整个倒地,数百斤的体重整个一跃而起朝着田荏狠狠一拳飞去。

    轰!!!!

    战马倒地,马背上的田荏,没料到对方速度和力量这般恐怖。猝不及防下,被一拳狠狠击中。连带着一股雷鸣般的炸响,宛如爆炸般打在他身上,浑厚的内气护体此刻宛如纸糊的一般,瞬间撕裂开来,紧接着宛如惊雷一般瞬间爆发出恐怖的力道。眨眼便打出一道硕大的血洞。

    “哈!!”江恒大叫一声,落地再次一个跳跃过去,这一拳对准他脑袋,狠狠往下一落。

    噗!!

    他整个人将田荏撞倒在地,铁拳从其鼻梁竖着落下,猛地砸进地面,几乎将田荏自脖子以上整个砸进泥地之内。

    江恒此拳威力远逊第一拳,且多亏田荏身为内气境,一身内气护体虽说瞬间被破,但脑袋并未第一时间被击垮。

    还保留着求生的意识,他挣扎着被锤进地里的脑袋,嘴里血泡混在一起,发出嗬嗬声。

    透过血污死死地睁着眼睛盯住江恒,他伸手抓住拳头,想要将其拔出来,但无济于事。

    “要我鸡犬不留?就凭你?”江恒变拳为爪一把抓住田荏的头发,往上一提。

    田荏惨叫一声,却张口脸上既有惊恐也有笑意,他笑了声,满口是血,狰狞可怖,好似已知自己必死无疑。

    “你你你断然不会是蒋烨和陆禀的手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