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说他江恒是这府城内第一高手,或许还行,但在有一片拥有近千万人口的州府之内,被第一还是太夸张了。

    “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谈谈吧。”姜府尊面容苍白提议道。

    三人迅速换了个房间,至于死了的一众天守阁弟子,没人再提,等到几人离开后,很快便有家丁过来拖走。

    这十位天守阁弟子中,那流云至少有五品巅峰之境,江恒一拳挥出时,感觉到拳头阻力明显比其余人要坚固不少。不过他一发力,险些没一拳击破对方的内气护体,不过最后还是直接打进其体内,恐怖的力道以及那音爆之术,瞬间将流云打爆。

    也就是说,普通五品高手一旦被他击中,九龙狱锁真典第二重,金刚拳,音爆之术爆发,就再也无力回天了。

    那凌云就更不用说了,一身剑法根本没办法发挥出来,便被江恒抓住机会一击毙命。

    看起来他似乎是头颅被捏爆而死,但实际上率先被破的是内气护体。像天守剑阁这种主修内气的门派,对外练并不感冒。只有破去对方护体内气,才能有效的杀伤对手。

    三人换到一个新的似乎是书房的地方。房内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瓷器以及书籍字画。这些字画瓷器似乎都是出自名家,那些画作更是看起来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嚯嚯嚯,在下也就这点兴趣了,两位莫要见笑。”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姜府尊勉强笑道。

    “哪里,姜大人不愧是风雅之士,没想到还有收集有如此多名家字画。”江恒笑着夸赞了几句。江恒实际上对这些东西懂,但耐不住此刻他感觉眼睛一片冰凉之意,源源不断的冰凉气息开始顺着双目汇入丹田之内,磅礴无比的冰凉气息,比起上次江记商行吸收的冰凉气息更甚。

    “江大人谬赞了。”姜府尊面容还有些发白,然后虽说亲卫姜宇就候在门外,但是他知道面前此人如若要杀自己,在场众人谁也拦不住。

    “现在一切都完了”姜府尊心中叹息不已。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一看起来应有四旬以上的中年管家看了看江恒等人,犹豫着来到姜府尊身侧,附耳小声的说着。

    “怎么可能?!”姜府尊心中大骇。

    实际上就在刚刚传来一个消息,因为巡察使数日之后还未至府城,姜府尊就让捕快出城打探消息。

    结果得到的消息简直让他几乎昏倦。

    在城外通往霸州四十里外的必经官道上发现一些人为焚烧的迹象,这些捕快都是老油条,很快发现了一些异常,还有一些衣角布料的痕迹,以及血迹。从痕迹上推断数日之前,此地可能发生过一起杀人焚尸案。

    再结合进入江恒几乎是十数息就连杀十名天守剑阁精英弟子,这份能耐,貌似杀一个区区五品巡察使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

    想通此处姜府尊微微闭目,说道:“你先下去。”

    那管家如遇大赦,匆忙退下。

    “你也退下去吧!”

    阮俞飞愣了愣,不过对手姜府尊的目光还是听话的退去。

    “江大人,你觉得什么盗匪,胆敢伏杀官府之人?”

    “哦!”江恒面上浮现出一抹诧异,“伏杀官府之人?什么人胆敢如此胆大包天?”

    姜府尊面色虽还有些苍白,但还是拿出了读书人的气度道:“可还就有人胆敢袭杀官府之人!”

    江恒脸上浮现出迷茫之色,摊手道:“一般盗匪求财,但也不是不要命。谁会没事对官府下手呢?还是说姜大人意有所指不成?”

    “你就是冲着本官来的!”姜府尊面上浮现出一抹愠怒,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谋反?”

    姜府尊看着一脸玩味甚至轻松的江恒握紧了拳头,心中浮现出纷乱的念头“难道他真想谋反?”

    区区一草莽出身,真有这个胆量,冒这么大的风险?

    此事如若真敢谋反,朝廷便可以诛他九族!

    无论怎么想,一区区商贾之子怎么敢这么做?

    简直胆大包天!

    “姜大人这么说就不对了,本官为国为民,一心为了朝廷,何来谋反呐?”江恒随手拉过一张木椅坐上笑道道:“而且姜大人如此污蔑本官,那本官是不是可以告姜大人污蔑朝廷命官?”

    “这就是公然挑衅!”

    江姜府尊此刻也顾不得害怕,冷声道:“城外四十里地外的事情别告诉本官你不知道!三日傍晚你也曾出城,别说事情会如此巧合!”

    他面带厉色,喝道:“江恒,你胆敢杀巡察使!这是在找死!”

    他甚至有些色力荏苒,不过依旧显得怒发冲冠。

    “巡察使?”江恒面上依旧故作一脸茫然,笑呵呵道:“巡察使不是还未到苍州吗?姜大人如此说,莫不会是咒巡察使大人死不成?”

    “你”

    “你实话实说”姜大人走近前来,压低声音,咬着牙,道:“是不是你干的?”

    “姜大人此言何意?”江恒含笑道。

    “本官明白了。”

    姜大人微微闭目,深吸口气,平复了下浮动的心绪,他见江恒没有否认,也没有露出讶异而询问的神色,心中便已知晓,此事与江恒定然脱不了干系。

    原本还只有七八分把握,现在已经十拿九稳了。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呵呵,江某一向谨慎,但迫不得已时,总也会胆大一些。我们江家做事,您老应该清楚的。”

    “每一位巡察使的死亡,都牵扯极大的干系,你这是公然挑衅官府!”姜大人低声咬牙道:“江恒,你决意公然与朝廷对抗,可你不要忘了,你只是区区商贾之子,若在民间,还算有些势力,但又有什么资格与整个天下朝廷抗衡?”

    “姜大人所言,江某不大理解,何谓挑衅官府?”江恒轻笑了声,说道:“江某不太懂姜大人的意思,而且巡察使死了吗?谁说的?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位平和人,若是被逼急了,也未必不会行蛮力,走下策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