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姜府尊阴沉着脸,他早就能猜到江恒肯定不会明着承认。

    “而且这些没意义的事就不劳烦姜大人重复提醒了。”江恒微眯着眼笑道:“何况,姜大人今日只怕做的有点过分了吧?本官是听闻姜大人邀请来此赴宴,却不曾想竟是鸿门宴,只是不知道姜大人这又是何意?谋害朝廷命官这罪责可不小啊!”

    “今日邀你来的,不是本官。”姜大人面色难看,没想到竟然会被江恒反将一军,不过还是阴沉着脸解释道:“是这群贼人骗了本官。本以为他们只是仰慕江大人,此事本官也是不知会是这样。”

    “姜大人你觉得你这番话本官会信吗?”江恒轻笑道。

    “江恒你敢威胁本官,你好大的胆子!”

    姜府尊紧紧咬牙,毫不掩饰其愤怒,寒声道:“大燕朝,法纪之地,你敢伏杀官府之人,谋害巡察使大人,还敢威胁本官,可知罪当如何?”

    不过在江恒看来姜府尊此番显得色力荏苒罢了。

    江恒淡然说道:“根据我朝律法,此罪为死罪,形同造反,只犯可判凌迟之刑,灭之九族。”

    姜府尊咬牙往前一步,厉声道:“既是如此”

    江恒不待他说完,便开口大喝道,道:“大胆!既然姜大人知我大燕朝讲究律法,也因知道凡事定罪,须人证物证俱在,这当诛九族的大罪,可不是张口就来的这是要倒打一耙凭空栽赃,冤枉朝廷命官么?!!”

    姜府尊面上一阵青一阵红,蓦然拂袖,喝道:“你敢说本官冤枉你?”

    江恒笑着说道:“难道姜大人抓到了什么罪证?是人证还是物证?你要明察,兴许有人是栽赃嫁祸,也说不定的。”

    姜府尊握紧了拳。

    这一句话,是在羞辱他么?

    姜府尊眼带阴霾,扫了院外一眼,方是继续往前,来到江恒面前,冷声道:“你以为事情收了尾巴,不留证据,便可以为所欲为么?真以为如今的苍州,便能让你肆意妄为么?!”

    江恒的笑容逐渐收敛,冷淡着说道:“这么说来,姜大人是要收集证据,将我诛杀么?”

    姜府尊感觉宛如被一头凶兽注视一般,恐怖的煞气直接压到他这脆弱的文人身上,让他声音有些发颤:“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江恒轻笑着,摸索着扶手,轻笑着说道:“我觉得姜大人应该是聪明人,我想你应该比我想的更清楚。”

    姜府尊此时面上的严峻之色尽数褪去,缓缓说道:“你真不怕本官翻脸?”

    江恒眉头一挑,似笑非笑。

    江恒点点头,说道:“关于这点,江某倒也清楚,毕竟府尊大人不畏强权,宁死不屈,对朝廷忠心耿耿。”

    姜府尊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说道:“所以,你明知如此,还敢如此?是想杀我灭口,还是明知自寻死路,还敢来这里赴死?”

    江恒吐出口气,轻声道:“当然姜府尊这是你自己的主意,不过你做出决定前最好先看看这个。”

    说完之后,才见江恒伸手入怀,取出了一张纸,上面写了文字。

    他递了过去。

    姜府尊接了过来,然后面色大变。

    江恒又道:“前几日我让人去了趟扬州,请了几位客人过来。”

    “混账!”

    姜府尊怒喝道:“江恒!你敢抓我妻儿,找死!”

    “姜大人既然令我不得安生,我迫不得已之下,便也需要让您不得安生,如此,才能展现我的诚意。”

    “而且姜大人你觉得,本官什么是不敢做?”

    江恒笑意吟吟,说道:“姜大人觉得,如今江某诚意如何?您此刻,可想要谈了么?”

    姜府尊默然良久,终是开口,出声说道:“你想要什么。”

    姜府尊此刻已经面如死灰,对方不仅绑架了自己的妻儿,而且那些罪证也尽数被人挖了出来。

    姜府尊颤抖着手捏着那纸张。

    上面写的,是他在府城,与帮派的来往交易。

    帮派之所以能立足府城,很大原因自然是有官府在背后支撑着。

    实际上,最致命的还是最后一条,记录的是上月流水。

    中旬十六日,三千件精良甲胄,通过漕运运送至边界外。

    边界外有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他与大楚勾结的消息彻底被江恒掌握。

    除此之外这几年间,因为朝廷每年淘汰的军械是以往的数倍。实际上损耗率不如以往的五成,绝大多数都被他贩至关外,银两也大多入了他的钱袋里。

    这些罪证,任何一条都够他脑袋分家好几回了。

    却见瞬息之后,却见他脸上绽放出了笑意。

    “江老弟,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姜府尊笑道:“以往确是本官的不是,轻视了老弟你,过于逼迫,如今想来,有你执掌镇抚司副统领一职,简直是苍州近千万百姓之福啊本官与江老弟相助,你我合作,财源滚滚,和气生财,何乐而不为?”

    江恒此时也是浮现出笑意来,拱手说道:“姜大人所言极是。”

    在这一瞬间,二人笑意吟吟,和善亲切到了极点。

    接着,二人欢声谈笑,各自奉承,互相引为知己,颇有相逢恨晚之感。

    走廊上。

    水龙门门主阮俞飞在走廊来回走动。

    微风吹拂,仍吹不动愁绪。

    “唉”

    阮俞飞揉了揉眉宇。

    此时此刻,那江副统领正在与姜大人交谈。

    原本此次鸿门宴在阮俞飞看来都已经十拿九稳了,没想到形势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没想到那些个天守剑阁弟子竟然如此不堪!

    此次的事情,着实闹得太大。

    本来阮俞飞还想着能不能,铤而走险,鱼死网破。不过在看到对方瞬杀十名内气境高手之后,他很知趣的选择沉默。

    里边如今虽然还算安静,但里头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且那姜大人有着读书人的气节,这时候可切莫为了颜面,来个螳臂当车啊!

    正在这般想着,身后却传来了欢声笑语。

    两道声音,俱都颇为熟悉。

    阮俞飞面上露出错愕之色,缓缓转头。

    只见一行人徐徐而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