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当头一人,面容有些苍老,看起来像是五旬甚至六旬,不过一扫往日高高在上的官威充满了和煦的笑意,赫然是姜府尊姜大人。

    至于姜大人旁边,则是一位身形比姜府尊要高出将近两个头的江恒,此时他正和姜府尊并肩前行,且两人笑的很是开心。

    “”

    阮俞飞哪怕是站在门口的姜宇皆是微微张口,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两人本以为,今日出入这等事,偷鸡不成蚀把米,姜大人肯定凶多吉少。

    如何此刻,二人竟然相谈甚欢,颇有知己相交,相逢恨晚之状?

    “江老弟,何必走得如此急切?”

    姜大人热切地道:“今日本就是设宴,何不留下小酌一杯?”

    江恒微微摇头,说道:“不了,近来镇抚司事多。还有许多事情,仍然还要我要亲自处理。”

    姜府尊顿时叹了声,说道:“是本官没有深思熟虑,没想到江老弟如此为国为民劳心劳力,本官对此深感惭愧。”

    江恒轻轻摆手,道:“不妨事,不妨事。姜大人才是我们苍州近千万百姓的老父母啊!”

    两人一番相互吹捧,几乎恨不得都把对方夸到天上去。

    阮俞飞这水龙门门主依然面露愕然之色,心中无论怎么想,都难以想象。

    为何两个结了这般仇怨,近乎不死不休的人,转瞬之间,却又引为知己,谈笑风生?

    “姜大人。”

    江恒笑着拱手道:“此次着实繁忙,不能留下陪老父母小酌一杯,只待改日空闲之时,再来赔罪了。”

    姜府尊面色始终带着和煦的笑容,见惯了许多风雨。不过心中还是忍不住赞叹这小子当真是油滑。他笑呵呵点头道:“贵人事忙,理所应当,本官也是官场中人,也能理解。”

    江恒笑道:“多谢大人谅解。”

    回府休息后,第二日一大早,他便前往镇抚司,到了自己的私人书房。

    书吏老秋一如既往的坐在侧面书桌前整理着卷宗,不过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大人!”他抬眼看了下江恒,看到他来了,顿时如蒙大赦,赶紧起身让位。

    “大人您终于来了!最近几日又送来了一批各地未决案件,光乙级就有十多起,还有甲级也有四五起!简直手忙脚乱。”老秋赶紧诉苦,他那本就苍老的面容更显憔悴。显然最近太忙,导致他觉也睡不好。

    “范胖子呢?”江恒坐下来随口问。

    “已经带人前去解决其中一起乙级案件了。”老秋回道。

    “胡闹!”江恒呵骂道“下次就不用分摊任务给他了,只需要让他管理镇抚司大小事宜。”

    这死胖子明明脑子这么好使,不抓来当壮丁简直太可惜了

    粗略的处理完镇抚司里一些紧要事务之后,江恒便将那些事务全部推后,打算让范胖子回来后交给他。

    回到府中江恒决定不能松懈开始继续疯狂的淬骨之路,至于范胖子回镇抚司交接任务时,被书吏老秋拉到堆积如山的书房之内时。他肥胖的双腿差点一软栽倒在地。

    从那之后一月,范胖子再也没见过江恒这真正的副统领进过书房。

    镇抚司内人员任务的对接,全落到了范胖子的身上。

    包括镇抚司内各种大小事务,同样如此。

    而江恒则在吩咐老秋将职能交给范胖子后,他就开始一门心思的淬骨。

    在阴凉气息和药物的辅助下,江恒的淬骨进度真正一日千里!

    四月末旬,江恒淬炼至第一百三十三块骨骼,五月中下旬,江恒淬炼至两百零三块。

    几乎除了头部以及附近的零星极快骨骼之外,其余部位尽数淬炼完毕。

    江恒正式开始进入淬炼的收尾部位:颅骨。

    颅骨一共23块,其中脑颅骨8块,有额骨、筛骨、蝶骨、枕骨、颞骨、顶骨。面颅骨15块,有上颌骨、下颌骨、鼻骨、下鼻甲骨、泪骨、颧骨、舌骨、犁骨腭骨。

    颅骨的重要性无须赘述,毕竟头部比起脊椎更重要也不为过,同样其淬炼难度乃是全身淬骨中最大的。

    如果一个不小心,气血鼓动的劲使大了,很容易造成脑震散。

    或者一个不小心脑溢血。这个可能性极高,因为是用气血鼓荡骨骼,脑溢血是最可能会出现的情况。

    江恒不想震成脑残、不像因为脑溢血而死。

    所以他放弃了以往大迈步的捷径,沉下心一块骨骼一块骨骼的慢慢淬炼。

    以往一次性淬炼数块骨骼同时淬炼的办法在此时是不可取的。

    还好多亏了心脏如今已经在淬炼了,对于气血的控制力远胜以往。

    为了安全着想,江恒需要精密的控制一丝血气,以小巧暗劲的手法一丝丝去撞击那些骨骼,有的骨骼,甚至要撞击数十次,才能撞出一丝裂痕。

    江恒淬炼那两百零三块骨骼一共花了两月多。

    这种速度堪比神速,简直不可思议。一般人想要走完这一步,至少也需要十多二十年。

    至于那颅骨二十三块骨骼却淬炼极慢,直到六月末这才堪堪淬炼完毕。

    光是这颅骨二十三块骨骼,他却足足花了将近两月才终于完成全身骨骼的淬炼。

    就在全身骨骼全部淬炼完毕的那一刹那。

    江恒就察觉到体内的血气忽然开始大幅度的减少。

    就像是他的身体,一下子就变成了一筛子,所有的血气都在透过筛眼漏出去。

    他没有慌,他这和他预料的一样。

    他沉下心细细一感知。

    果不其然,体内的血气在随着血液运转,融入了他周身的骨骼中。

    不是他淬骨时那种强行将骨骼震裂,将自身的血气挤进去那种。

    而是骨骼主动需求血气。

    这是全身骨骼淬炼完毕之后,再一次全面汲取气血进行蕴养。

    这种力量飞速被吞噬的感觉,前所未有,这是第一次。

    但他能明显的感觉到,体力在飞速下降,但明显的,本质上的力量在飞速提升暴增!

    逐渐、逐渐的,一种力量感从他身体内部升腾而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