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全身206块骨骼想要尽数淬炼完毕,难!太难了!

    只有踏出这一步,才能血气反哺肉身、再度开发肉身潜力。

    淬骨完毕之后血气精纯程度,就直接决定了肉身能锤炼到哪一步、肉身潜力能开发到哪一步。

    而这种全身淬骨完毕蜕变的神奇变化,每个人终其一生,能够获得这种质变的机会那绝对是外练一道的绝世天才。

    毕竟这条路太难走了,比内练要难上数倍数十倍。

    踏出这一步就是真正的外练大宗师,未踏出就只能被内练武者随意按在地上摩擦。

    也就江恒这等异类能够无视这条铁律。

    未淬炼前,人体内的气血看似总量庞大强大,实则不然,看似雄厚实际上宛如浮萍空中楼阁,面对内气境的内气则处于毫无阻碍的筛子,根本不设防。

    而如今则不然,气血变得无比的浓稠,哪怕是刚踏入这一步,气血的浓稠度还不高。但面对内气境高手也能极大的隔绝甚至抑制内气攻击。

    而对于这个层面的外练大宗师而言,一个呼吸都极其漫长,很可能内练武者刚想再次攻击,他就已经被击毙了!

    外练大宗师可不是内练上三品宗师能比的,不说横扫,以一敌二是能做到的。

    当然外练大宗师的难度就不用赘述了,这个世界九成九的武者都只能走内练的路子。

    能在内练之道称王称霸,已经是许多武者毕生所求

    不过哪怕在外练成就大宗师,面对恠那等非人存在,也是近乎绝望!

    淬骨的质变渐渐陷入尾声,激荡的血气也慢慢平复下来。

    江恒没急着睁开双眼,继续精心体悟这股质变的余韵。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慢慢睁开双眼,抬起右手拿过桌上的一壶茶水,手掌逐渐开始泛着一丝红晕,仿佛瞬间被红色侵染了一般。

    下一刻已经凉了的一壶茶水,在几个呼吸之间,壶盖则开始剧烈的颤动着,一股股蒸腾的热气从里面冒了出来。

    茶水越来越沸腾!越加沸腾!

    哐哐哐!

    壶盖被顶的不断作响。

    嘭!

    嘶

    一股白烟冒出来。茶壶先是一片通红紧接着好似承受不住一般猛地爆裂开来,滚烫的茶水溅在手心,刹那间便被蒸腾的一干二净。

    呼!

    江恒吐了一口浊气,接下来就是该向恠级迈进了。

    希望时间来得及

    次日清晨时分,一反常态今日老江起得比江恒还早,他刚踏入江恒的卧房,江恒便自己醒了。

    踏入外练宗师这一层次,五感极其敏锐,这是一种蜕变所带来的好处。

    看到江恒醒来了,江佑迁略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笑呵呵道:“醒来了?”

    “嗯。”

    江恒有点不明白自己这老爹啥意思。

    “那你先洗漱,我在内堂等你。”说着老江一溜烟跑了。

    江恒苦笑摇摇头,或许是如今随着实力的提升,他这父亲对他然变得有些距离了,李叔更是对他敬畏不已。

    还好,在窦氏和玉音对他倒是一如既往,只是两母女每次见江恒似乎都挺忙的,再加上前院外人多,所以两母女也就经常在内院没怎么外出过。

    只是这老爹今日这是怎么回事?

    摇摇头,很快小季捧着簇新衣袍进来,帮着江恒梳洗打扮。

    看的江恒有些一愣,不免问道:“小季,怎拿新衣裳过来?平日练功无须穿这些新衣裳。”

    小季撅着小嘴,似乎心情不太好,闷闷道:“是老爷吩咐的。”

    江恒听此更加纳闷了。

    内堂里,江佑迁正一个人喝茶,却没见窦氏和江玉音的影子。

    “爹。”虽然如今地位大不一样,但江恒依旧规规矩矩给江佑迁行礼。

    “嗯,起来了?”江佑迁笑呵呵的搁下茶盏,上下打量着江恒,只见他身穿一袭绣着翠绿竹叶花纹的雪白绸袍,头簪羊脂白玉的发簪,腰间悬着碧绿的玉佩,愈发显得唇红齿白,华贵不凡。

    “唔,不错。有为父当年的风采。”江佑迁摸了摸自己的大肚腩,满意的点点头。

    “爹,你让我穿成这样,这是?”江恒虽然也是骚包过,但习武这么久,已经习惯劲装打扮,一时间让他这样打扮,心中难免别扭。

    虽然江恒样貌还算俊朗,但这魁梧的体魄身上套上这么一件儒雅翩翩的衣衫总归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这个呵呵。”江佑迁脸上含笑缓缓起身,“恒儿,你现在是苍州镇抚司副统领,为父也知道你事务繁忙。但你也知道,你现在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为父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玉音都已经吃奶了。”

    江恒暴汗,就说为什么这么反常呢,原来是想抱孙子了!

    “爹,孩儿觉得此事不急。”江恒挠头苦笑道。

    “还不急?”听到这里江佑迁顿时吹胡子瞪眼起来,也没有了那份局促感了,气呼呼道,“现在不光是我急,你娘也急!像你那几个舅舅都是十四五岁便以成婚,你倒好一点也不在乎!”

    “我看城东蔡举人家的闺女就不错,年芳十五,听闻也是不错。家中还有人在朝廷当官,乃是书香门第。恒儿配她也算是绰绰有余。前日我便与蔡举人约好了,今日要在城东山珍楼宴请蔡举人,你且与我前去。”

    好吧,都已经安排上了。

    江恒有些无奈,不过他也不好拂了老爹的兴致。

    只是想不到重生一回,竟然来是沦落到被家人逼着相亲的下场

    山珍楼二楼门口,这时双方初见。

    江恒首先看见的是一位身穿儒袍的中年男子,虽说年近中年,但依旧有着读书人的傲气,同样也因为读书的缘故,身上有股子书卷气质。

    这位想必就是蔡举人了吧。

    不过紧接着他便看到他身旁,还立着个如冰雪般澄澈空灵的少女,少女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好似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人一般。

    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而且气质极佳

    江恒心中暗赞一声,但这也是太小了吧?这比自己小了不少吧?让我比我还小好几岁的小女孩谈婚论嫁,还不如一刀杀了我!

    虽然,这个世界,这个年龄正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但江恒是不一样的。他也不愿意去接受这种陋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