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其中一条,五月中旬开始,横江县方圆百里内路过的客商以及行人都会无故失踪。庭圆镇失去联络。

    这卷宗很明确的表明,恠的影响范围在扩大。

    除此之外,镇抚司还调查出了一些十分麻烦的东西,比如水龙门的漕运船上据闻疑似发现大量军械!

    这让江恒眼瞳微微一缩,虽说他也动用过城内的军械,但他还待还是朝廷官员,也是有一定的权力动用军械。但这水龙门一区区江湖门派凭什么拥有大量军械?

    要知道军械在大燕可是属于管制器械,一般有指定衙门统一调配,每年下发各地都是有记录的。每一笔军械的走向都会明确记录。

    很显然这水龙门有大问题。

    不过猛然间,江恒想起当时在姜大人府邸时,见到的阮俞飞。心中瞬间有了一丝猜测。

    摸索着下巴,朝老秋吩咐道:“这横江县派人远远的盯着,再有异常随时汇报。”

    “水龙门这事,你私底下派几个机灵点的在姜大人府邸蹲守,有情况不要打草惊蛇,随时给我汇报!”

    “是,大人!”老秋恭敬应是。

    江恒又往下接着看去,后面倒是一些比较麻烦的甲级事件,一次性派遣两三名内气境高手或许可以解决,倒是不用太过紧张。

    除此之外江恒还看到一些比较奇怪的地方,比如四象帮最近竟然开始大肆收购粮食。什么时候四象帮开始转行当粮商了?

    以往四象帮做的生意可不会这么正规,而且四象帮收粮便收粮,竟然还是暗地里收。

    真以为镇抚司内的差人都是吃干饭的。而且府城就这么大,四象帮这次一次性收购了十万石粮食,这可不是小数目,稍微有心便能查到。

    除此之外飞雁门也在大肆收购粮食,不过没有四象帮那么多,但也极为夸张,足足有四万石粮食。

    这就有点意思了。

    江恒摸索着下巴,直觉告诉他,此事没有这么简单。

    这府城暗地里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作着这一切。

    “还有让底下的弟兄们最近都多辛苦辛苦,暗地里盯着府城里这些不安分的家伙。事后本官不吝赏赐!”

    老秋听此点头应诺。

    紧接着便是最后一条了,是京师来的急报,近日镇幽司大人很快便抵达苍州府城!

    这才是真正让江恒直接皱眉的大事情。

    据闻,镇幽司专门解决恠那等事故。这很可能说明,镇幽司之人极有可能具备压制恠那等层次的力量。

    这就极其恐怖了。

    恠多可怕,江恒是十分清楚的,然而镇幽司能够压制恠,这岂不是说明镇幽司比那些恠更加可怕?

    江恒不能保证这镇幽司过来之人会不会多管闲事。

    所以在江恒看来这危机很快便要降临。

    但江恒目前也只能希望来此的镇幽司差人是一个不喜欢多管闲事之人。

    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心道:“还是太弱了啊!”

    “老秋,你派几个人前往官道打探消息,如若看见从京师而来的人,迅速前来告知于我!”江恒沉吟片刻吩咐道。

    老秋低头,有些不解,不过还是点点头应诺。

    将一些要紧的事宜吩咐好之后,同时让他们有要紧之事直接前往西街江府告知于他。说着便消失在了镇抚司内。

    留下一脸欲哭无泪的范胖子

    回到府中,江恒便打算趁着最后的时间再次尽可能提升实力。

    当然江恒目前爆发力已经足够了,九重九龙狱锁真典全力爆发,那是极其可怕的。江恒自信比炮弹威力还要强上许多。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防御,江恒对自身的防御还是很担忧,肉体凡胎面对恠那等妖魔能不能扛住一两招真的难说。

    不过还好前一段时间刚好江记商行收到了一本不错的外练武学。对于现在的江恒而言,苦于没有前人的指导是一件十分吃亏的事情。

    毕竟寻常的外练武学七品就已经到头了,像九龙狱锁真典这样直通外练大宗师的外练武学真是少之又少。

    江恒现在就是需要一些大胆一点的外练武学,寻常外练武学对他已经起不到淬炼锻造作用了。

    起码在镇抚司五楼的藏书之中江恒很难发现令他眼前一亮的武学了。不过这次没想到江记商行竟然收到了一本让他眼前一亮的武学。

    或许是因为练习条件太过苛刻,这门武学竟然以区区十两银子的价格收到的。

    不过这门武学也真是极端,竟然需要脱衣服。在高温的铁锅之内混着铁水洗澡炙烤皮肉。这会产生极致的剧痛。

    而且这门武学如果没有基础,直接尝试肯定就是直接活烹了。

    当然这淬炼的效果根据记载极强,只有当能完全无视铁汁的极致高温才算是大成。

    这门武学名叫,一共分为两种境界。

    第一种境界,相对简单就能达到的,淬炼之后,一些铁汁会与皮肉相连,淬体之余也间接加强了体表抗击打能力。

    第二种境界,也就是真正的烈阳体。淬炼之后,气血运转会附带更加灼热的高温,且大幅运转气血时,体表将会宛如烙铁一般炙热。并且烈阳体最终要的是,铁汁不会与皮肉相连,皮肉完全扛住铁汁的灼烧。将皮肉锻造的比钢铁还要坚固。

    这门武学虽然比较丧心病狂,但很适合江恒眼下这种外练大宗师的层次。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江恒就让润土布置好了一切。当然为了避免家人担心,江恒直接用一间空的杂房,同时让润土隔绝了小季等人的探访。

    很快便在里面架了一口巨大的铁锅,在柴火不间断的烘烤之下,铁锅之内的铁水开始冒出一个个让人面色发白的气泡。

    宛如一片岩浆在不断冒着炙热的气泡,看的润土心惊不已。

    虽然事先少爷便说过,这些对少爷造不成伤害,但依旧压不住他忐忑的内心。

    润土悄悄观察着江恒的脸色,小声说:“少爷,要不,先撤点火,先试试不用这么热?”

    江恒褪去衣物摆摆手,一口回绝:“不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