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既然去榕城没有多余的时间,大家便打消了游玩的念头,谈话的重心再次回到了美食,马小雅则变得无比兴奋。

    无论是马小雅还是燕泽,都曾到过榕城,但对于当地的美食理解,又怎么能及得上卫教练,很快,大家被带入了一个美食的世界。

    “捞化算是最具榕城特色的美食,它是一种很细很细的米粉,一捞就熟。通常搭配罗汉肉、花蛤、鱿鱼等配料。鲜美的汤汁搭配细软的粉丝,让人回味无穷。”

    “肉燕是闽南榕城又一道著名的特色风味小吃,也是传统喜庆名菜。它类似哏儿都的云吞,皮薄馅大,特质燕皮配上后腿的精肉,口感绝妙。”

    “锅边糊也是我们当地的一种美味小吃,在店里随处可见,许多人早上都爱来一碗锅边。它取材自米浆、海蛎、花蛤、蛏干、葱花、香菇等,吃在嘴里,别有一番风味。”

    “教练,说得我现在都心动了,恨不能马上就能一样样地尝过来。”此时的楚南雁,眼中已经全是小星星。

    “榕城美食不只有这些,还有芋泥、鱼丸、饭团、线面等,太多了,在榕城随处可见,明天早上就可以吃到,并且能让你们看花了眼!”卫教练笑眯眯道。

    飞机在十点半降落,此时的外面已是一片漆黑,待取了行李走出机场大厅,又是半小时以后。

    董明暗叹榕城机场与市区距离之远,与赵州机场也有得一拼,夜间行车,在不存在堵车的情况下,几人乘坐机场大巴,连同等候又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来到榕城火车站,下了大巴。

    到预订好的酒店办完入住手续,已经是半夜一点钟,不出预料,董明与燕泽分在了同一个房间,虽然心中多少有些抵触,也只得如此。

    进入房间之后,董明不怎么想理会燕泽,可对方倒是挺不见外,立即抱怨开了,“队里也太抠门儿了,怎么找了这么个酒店,为什么不到体育馆附近与一队汇合,现在倒是好,去球馆还要折腾,还有,我最不愿意住的地方就是车站附近。”

    在行李箱中翻找着换洗衣物的董明,抬眼看了看燕泽,淡淡说道,“住这里也不错,起码机场大巴可以直达,不用换车,方便!”

    “今天倒是方便了,以后的几天就有的麻烦了,”忽然,燕泽发现董明已经拿起洗漱用品准备走进卫生间,脸上迅速挤出了愁容,央求道,“董明,能让我先去吗,憋了一路了,大事儿啊!”

    董明听得好笑,哪里在意这点小事,轻轻点头说道,“还以为你不急呢,挺晚的了,快点儿吧!”

    燕泽立即应了一声,飞快跑进了卫生间。

    董明索性将手里的东西丢到桌上,顺手打开了电视。

    待董明也洗过,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之际,燕泽却好像不困了,继续向董明灌输榕城的风景之妙。

    “教练虽然不建议我们去太远的地方,可是,刚刚我查过,金鸡山就离我们不远,可以找机会去逛一逛,我跟你说啊,那里的栈道也挺不错,如果来榕城没有见识过栈道,就真是白来了!”

    “问题是我们白天要去观摩比赛,难道要晚上去吗?”

    “晚上去当然没问题啊,我在白天到过金鸡山,据说那里在灯光的照耀下,雕塑群呈现神奇的琥珀色,景色简直绝了!”

    “我们过去方便吗?”董明也被勾起了一点兴致,轻声问道。

    然而,董明却没有收到回应,他转脸看去,却见那小子已经睡着了。

    苦笑着熄了床头灯,董明也开始休息。

    转天早上,卫教练与四位队员,穿街走巷绕了大约十来分钟,找到了一处鱼粉店,没错,他要带队员们感受榕城的早点文化。

    鱼粉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店内全是木桌木凳,没有什么华丽的装修,店内却是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在这家店内,绝大多数卫教练曾经介绍过的美食,居然都可以找到,食物种类多得离谱。

    董明见到马小雅要了一份鱼丸,目光不由得瞥向她的大嘴,心里又是怪念丛生,他也不着急,又见到卫教练自己要了一份锅边糊、楚南雁点了芋泥,而燕泽却皱眉看着菜谱。

    董明没有继续等下去,叫了一份捞化和饭团,便端着饭团,到捞化取餐口排队。

    待几人围坐在一起后,大家讶然发现,燕泽只要了一份花生粥,并且,他似乎对这份粥也不甚满意,其他食物恐怕更难接受吧!

    “只要了一碗粥,够吃吗?”马小雅满意地闻了闻鱼丸的香气,看着燕泽大拉拉说道。

    “我对餐厅的味道不是很适应,没有什么食欲。”燕泽咬牙喝下一口粥,然后叹声道,“等下到外面买些饼干充饥吧,不然还能咋办!”

    “这里的美食,别说以前有没有吃过,见都没见过,唉,你没有口福啊!”楚南雁咯咯笑道。

    “我还是最喜欢鱼丸,超级好吃!”此时,马小雅已经将一只白生生的鱼丸咬开,却发现,里面居然还藏有一只肉丸,看得董明都相当心动。

    董明的心动没有持续多久,便发现一只丸子出现在了自己的碗中,自然是出自马小雅的手笔,有相同待遇的还有楚南雁,至于卫教练,这里是他的老家,不差这么一口,马小雅也没有去讨燕泽的没趣,分享,只给有需要的人。

    董明道了声谢,然后有样学样,捞化是无法分与他人的,分给马小雅和楚南雁各一只饭团,同样无视了卫教练与燕泽,因为一旦分了,他自己就没了,饭团一共只有四只!

    除燕泽外,大家早餐吃得都很开心,他仅仅喝了几口粥,然后果然去买了一盒饼干,马小雅说他矫情,余下几人微笑不语。

    全国青年羽毛球赛榕城站的比赛赛场位于闽南省体育中心,远倒不是很远,几个人没有坐车,溜达着前往,二十多分钟后,便抵达了目的地。

    体育中心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体育场、游泳馆和体育馆,其中体育场位于南侧,面积约四万平方米,可容纳三万余观众,拥有国际标准足球场和田径跑道,可以举办田径、足球等项目的国际比赛;游泳馆位于西北侧,建筑面积三万平方米,拥有国际标准的10泳道游泳比赛池及双人跳台跳水池,配套设施齐全;体育馆位于东北侧,建筑面积三万平方米,主馆可容纳观众8000人,能满足国际性篮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等各类室内体育比赛要求。

    大家由体育中心东门进入,西行不远,便是体育馆,经与赛事组委会沟通,卫教练几人由南侧单号区走进看台。

    “赵教练他们就坐在那边!”几人刚刚来到看台,眼尖的楚南雁便发现了一队球员的身影,手指着他们的方向,尖声叫道。

    赵琨与一众一队球员坐的位置距离出口并不算远,走上看台便可看到。

    楚南雁的叫声,惊动了一队的球员,已有几人侧目看来,哪怕两队球员并不熟悉,在异乡的赛场相遇,双方也热情地相互打着招呼。

    卫教练自是跑去与一队的主教练赵琨搭话,楚南雁和马小雅则是凑到了夏雨荷的身旁,倒是董明,被燕泽拉着,到了一位男球员的身边坐下。

    这位球员董明自是认识,名叫尹玉龙,闽南球员,不是很熟罢了,此君便是与自己的混双搭档江岚谈朋友的那位,在这一次全国青年赛中,他们进入了正式比赛。

    与燕泽的满面春风不同,尹玉龙的脸色却不大好看,其中缘由董明也是明了,只因为马上举行的比赛正是混双八进四,而此刻尹玉龙仍留在看台上面,很显然,他小组赛没有出线。

    燕泽也察觉了这一情况,怎奈,发现得似乎晚了一些,只得轻拍对方肩头,以示安慰。

    全国青年赛,不是那么容易混的,看台上另外一位国青男单选手郑理群,同样在小组赛中被淘汰!

    “混双输得有点意外,在先胜一局的情况下,被对手逆转,但是,我们的女双超水平发挥,赢了,与夏雨荷共同进了八强。”赵琨微笑着说道。

    “我知道那对女双选手,实力不错的,比赛取得胜利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我们的那对混双,输给了哪对选手?”看着场上混双八进四比赛马上打响,卫教练侧脸问向赵琨。

    “从这边数,第二片场地,那两位黑白条运动服的选手,他们的实力确实不错,极有韧性,第二局是在结束前实现的逆转,决胜局也是同样,唉!等一下再认真研究一下那对选手,他们有自己的可取之处,否则,想赢我们的混双,不是那么容易,双打毕竟是我们国青的强项!”

    “一场比赛的失利说明不了什么,只要积极寻找失败的原因,从哪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他们的,他们还可以再创辉煌。”

    “现在的情况出现了一点变化,一些省青开始对双打重视了赶来,包括一些羽毛球二类地区的省青,就比如,一对来自西晋的男双选手,居然打进了八强!”

    “百花齐放,这样挺好!”卫教练轻笑说道。

    就在此时,场上四片场地,八对混双选手的比赛同时展开,他们的胜者将晋级四强。

    “嗯,比赛开始了,我们拭目以待吧!”赵琨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场上。

    “呃,比赛就不看了,我现在还有点儿事儿,几位队员,帮忙照看一下,我,下午再过来!”谁想到,卫教练却轻轻拍了拍赵琨,微笑说道。

    “什么,你不看比赛了?”赵琨讶然,以不解的目光看着卫教练施施然起身,向董明招了招手,两人就这么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