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卫教练与董明出了体育中心,便立即叫了辆出租车,疾驰而去。

    董明在来榕城之前,与卫教练进行过沟通,知道卫老爷子的收藏品交流会就在今天上午十点举行,交流地点位于东方古玩城的一处茶社。

    二人现在的目的地不是交流地点,而是先去卫老爷子的家。

    按照卫教练的想法,卫老爷子此次所携带的藏品及交流会中的交易,都要经过董明把关!

    卫老爷子住得距离体育中心并不算远,汽车在二十分钟后,停到了连洋西路的一处小区。

    小区规模不小,一色十层的小高层,楼宇规化得非常合理,绿化也做得相当到位。

    “教练,您自己的家,也在附近吗?”待二人走进小区,董明轻声问道。

    “都在这处小区,但不是同一座楼。”

    “您不到自己的家里看看吗?”董明再问。

    “嘿嘿,自己家里没人,就不去了!”卫教练笑道,看着董明似有不解,继续道,“目前我的太太多数时间还要留在大马照顾孩子,我家老大已经工作,可是老二和老三还在上学,离不开人啊!”

    “原来还是两地分区啊,您就没有考虑过,让孩子回到国内读书吗?”

    “谁说没想过,可是,两个地方的教育体系不一样,如果硬让他们转学的话,万一回来之后学习跟不上,就麻烦了,不如再辛苦几年,等他们都上了大学,就没什么可担心了。”

    两人一路闲话着走进了一处楼道,卫老爷子住在一楼,虽然是一楼,却仍然可以保证阳光。

    卫教练敲开了房门,开门的是一位身材矮小且极瘦的老太太,老太太见到卫教练,脸上登时露出了笑容。

    “终于来了,你爸都等得快不耐烦了,这是董明吧,赶紧进屋。”

    不用问,老太太就是卫教练的老妈,董明客套了一下,就被让进了屋内。

    这是一处两居室的单元,客厅面积很大且非常敞亮,然而,进屋之后,董明就感到古色古香。

    在卫老爷子的客厅内,可没有沙发电视之类物什,原本应该摆放电视的位置,是一只红木展架,上面陈列了各类藏品,大半是些玉器,也有几样铜器及瓷器。

    沙发位置摆了一件红木长椅,椅前摆了一件巨大的根雕功夫茶具,一位同样瘦小、精力旺盛的老头,正端坐茶桌前面,摆弄着几样玉器,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

    “爸,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对您说过的董明!”卫教练拉着董明笑嘻嘻地凑了过去。

    “别站着了,快点儿过来坐下!”卫老爷子的眼睛登时就亮了,哪能让这位神交已久的孩子站着,连忙起身,并且一把拽过了董明,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

    “卫爷爷您不用那么生分,我和教练挺熟的,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就好!”董明坐下后,一脸谦逊道。

    “是啊是啊,别跟董明见外,他比一般孩子都成熟,不会耽误事儿的!”卫教练在一旁说道。

    “行了,你先给董明拿点儿水果,别让人家在这儿干坐着。”卫老爷子瞪了儿子一眼说道。

    卫教练一溜烟走了,董明的目光却落在了茶具上面,上面摆放有几样玉器,有白玉、普通翡翠还有黄翡!

    “这些是您准备带到交流会的藏品?”董明轻声问道。

    “带不了那么多,我们的交流会,通常要带一件主要收藏品和几件普通藏品,其中主要藏品最好保证真品,哪怕不是真品,也不要轻易被挑出毛病,当然,如果交流出去再被挑出毛病,就没问题了,普通藏品没有太多的要求,可以是真品,也可以是仿品。”

    “您的哪一件藏品作为主收藏品呢?”董明看着眼前的几样东西,询问道。

    “这也是我犹豫的地方,在这件如意和那件玉璧间拿不定主意,不如,帮我参谋一下?”

    “老爸,我早就跟你说过,董明只玩黄翡,其他物件从来不沾,所以,不可能给你意见的!”此时,卫教练已经回到了客厅,手中端了一盘龙眼。

    “确实是这样,我平时只玩儿黄翡。”董明讪讪道。

    “嗬,瞧我的脑子,忘了这岔,博而不精,不如专攻一门,董明不错,阿康,去把我书房里的几样玩意拿来,小心点啊,都是我的宝贝!”卫老爷子再次吩咐。

    我们的卫教练,又不得不悲催地再次转身离去。

    “这两件黄翡,也是准备带去交流会的吗?”待卫教练离去,董明指着茶台上两件黄翡,轻声问道。

    这两件黄翡,其中一件是长约十厘米的鸟刀,所谓鸟刀,就是狭长的刀身呈鸟形,刀尖处,开有一孔,那是鸟眼,是一个长形摆件,而另外一件却是很小的双圆七孔挂件,七孔就是挂件的上圆和下圆及中间位置,以三三一分布开了七个孔,挂件通体乌黄,小到什么程度呢,高约两厘米、宽一厘米,厚度只有三毫米。

    “桌上这些都可以作为普通藏品带去交流会,除一件主要藏品外,我准备再带上四到五件普通藏品。”卫老爷子呵呵笑道。

    董明没有继续多问,而是将手缓缓伸向两件黄翡,鸟刀并没有引起他什么反应,反而将那件七孔挂件抓到了手里,仔细观察起来。

    七孔挂件来历不明,保存得却相当完整,没有任何损伤,也不存在玉沁,然而,董明却知道,这件看似普普通通、体量极小的挂件,确是古玉无疑。

    它非但是一件古玉,历史还应该比较久远,它身上的灵力表现,相当不凡!

    董明暗道,卫老爷子不愧积年玩家,居然还有这种精品,如此小的身量,其灵气含量,居然接近他手里那件貔貅,要知道,两样东西的大小相差了几乎十倍,足见挂件的不凡!

    “不是吧,你似乎,对这个小东西感兴趣?”董明的异样落在了卫老爷子的眼中,他面带不解道。

    “能说说这个挂件的来历吗?”董明也在疑惑着呢,这么一件小东西,是什么来头呢?

    “也说不上什么来头,它在我手里有十年以上了,当时,我在大马隆市的一处古玩市场闲逛,遇到一个摊主大甩卖,他把玉器分堆打包出售,我在其中一堆中发现了喜欢的玉蝴蝶,感觉价格合适,就买了下来,其中包含了这件七孔挂件。”

    “其余几样还在吗?”董明愕然道。

    “陆续出手了,最后只剩下了那件最喜欢的玉蝴蝶,而这件挂件由于实在不起眼,也就留在了手里。”

    “玉蝴蝶在这里!”恰在此时,却见卫教练已经由书房走出,手里端着一只塑料盆,盆里大大小小十余件玉器,全部都是黄翡。

    “还真是能偷懒,为什么不能一件件拿出来呢?”卫老爷子被儿子的行为气笑了。

    “这里可都是你的宝贝,不能让它们有任何闪失,我感觉,放在盆里更保险!”卫教练不以为意地说道,“刚刚说的玉蝴蝶,也在这儿了。”

    董明的目光立即落入盆中,那只所谓的玉蝴蝶,赫然在列。

    说起来,这只蝴蝶并不算大,也就是四厘米见方,样子还有些抽象,但其花样古朴、外皮斑驳,给人一种沧桑之感。

    董明第一时间将玉蝴蝶拿到了手里,入手的刹那很有质感,相当厚实,并在蝴蝶的底部,还有一处向下的凸起,翻过面仔细观看,却见这处凸起里面有缝,可以起到连接之用。

    正不明白它的来历之时,卫老爷子开口了,“这是古代女子的鞋花,用于鞋面的装饰,它应该是成对的,可惜,我仅仅收到了其中的一只!”

    董明恍然,不过,下一刻,他眼睛却是一缩,因为,这件玉蝴蝶居然没有半点灵力!

    他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验证,没有灵力的黄翡,必定不是古玉,那么,这件玉蝴蝶应该是件新玉!

    认定了它是新玉,董明按照这个认识再次观察。

    结果出乎董明的意料,哪怕他已经预设了答案,居然也找不出其为任何赝品的证据,反倒是古玉特征相当显著!

    就在董明迟疑之际,忽然卫老爷子放声大笑起来,“这件玉蝴蝶虽然体量不大,也只有一只,但是,却经历了众多高人的掌眼,确认是一件古玉无疑,尤其是我们收藏协会的老刘和老李,早就对它已经垂涎三尺,多次明里暗里希望我能出让,并提出了丰厚的条件,嘿嘿,可惜啊,这么一件好宝贝,我又怎么可能轻易出手?”

    此时董明的嘴角已经沁出了一股笑意,将这件玉蝴蝶平举在手中,目光凝视,说出了让卫老爷子和卫教练最不可思议的话,“其实吧,我觉得,这件玉蝴蝶可以作为交流会的主收藏品,你们意下如何?”

    “绝不可能,玉蝴蝶是非卖品!”卫老爷子一怔之下,断言否决。

    卫老爷子不认可,卫教练则从董明的话语里听出了不一样的意味,他突然想到了一些什么,讶然道,“难道,你认为玉蝴蝶不是古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